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8章 做七(25)
    林巧儿?

    我一愣,上次从香港回来后,我的确拜托刘颀帮忙查一下林巧儿的资料,主要是想知道林巧儿在坟墓在哪,想过去祭拜一番,毕竟,在香港时,她曾那样帮我。

    即便那只是一场亦真亦假的遭遇,但个中感悟,或许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吧!

    那刘颀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小九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事,就问他:“林巧儿跟谢雨欣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说:“算是外亲吧,跟林巧儿母亲的母亲有些亲戚,对了,她所在的坟头,我也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我呼吸一急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“离郑老板家没多远,就在那附近的坟场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只要知道具体位置,等空下来,必须找个时间去祭拜一番,眼下之际,还得考虑要不要帮谢雨欣,若说没林巧儿这个存在,我或许会纠结,但既然是林巧儿的亲戚,能帮肯定得帮。

    于我来说,我曾欠了林巧儿一条命,这次正好还上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谢雨欣看了过去,就发现她还在熟睡当中,睡得是那样酣甜,我心中一动,朝刘颀说了一句,“老刘,我想帮她。”

    他冲我一笑,在我肩膀拍了拍,深叹一口气,说“我就知道你会帮她,只是,警局那边已经急着催我回去了,恐怕不能留下来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他继续道:“你看这样成不,郑老板那边,我已经跟警局那边打过招呼,只要你想探监,随时可以进去。对了,我答应过郑老板等整件事结束后,才把那视频交出去,但现在需要提前回衡阳,又怕你遭到郑老板算计,这才把那视频交了出去,为了表示歉意,那几万块钱我也不好意思拿,这样吧,等我回去,把那钱转到你这,你替我给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抬眼望了望谢雨欣,“你替我给谢雨欣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刘颀就这样,典型的那种无功不受禄,我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,他是一名警务人员,忽然多了几万块钱出来,他也不好向上头交待。

    那刘颀说完这番话后,又跟我招待了几句,大致上是让我注意安全,在说到梨花妹时,估摸着是考虑到梨花妹就在边上,他也不好说什么,仅仅是摇了摇手机,意思是,他会给我发短信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,那刘颀将他给我的手枪拿了过去,说是他回警局,这手枪必须得交过去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表示理解,再说,我以抬棺匠身上揣着枪,万一被查到也不好意思,真要解释的话,只会拖累刘颀。

    在弄好一切事情后,那刘颀径直走出房门,说是去火车站,今天就得走。

    我提出送他,他让我办好这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便将他送出门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也没犹豫,既然打算帮谢雨欣,自然得上心一点,毕竟,不单独有林巧儿这层关系在,那郑老板前前后后还给了我七十万,若说不做好这件事,当真是良心难安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过来,那郑老板为什么会给这么多钱了,他应该是知道自己这事后会进去,这才给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我先是问了一些梨花妹关于谢雨欣平常的一些事,那梨花妹告诉我,平日的谢雨欣跟正常人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这让愈发疑惑,到底是什么事情把谢雨欣变成这样?

    不想还好,这一想,只觉得脑子愈来愈乱,根本理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不过,我能肯定的一点是,那洛东川既然说做七能救谢雨欣,想必这话肯定是有道理的,可,我翻遍记忆,压根没发现做七有任何特殊的地方,甚至可以说,做七跟谢雨欣的病完全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事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我一直待在房内想谢雨欣的事,而梨花妹跟毕若彤也待在这房间,至于梨花妹的另外一些同学,说是有事出去了,也没怎么来这房间,倒是谢雨欣有些奇怪,一直到睡到接近六点的样子,方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,并不是问我先前发生的事,也不是问梨花妹,而是径直朝她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,在她走路时,就好似没看到我们一般,眼神中涣散的很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叫她,我连忙罢了罢手,一把拿起谢雨欣的包,将茶几上那些包装袋放了进去,便跟上谢雨欣的脚步朝她房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谢雨欣刚进房,径直朝床边走了过去,我问那毕若彤:“雨欣先前的包放在哪?”

    那毕若彤抬手指了指床边,说:“就在那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将谢雨欣的包放在床边,就见到那谢雨欣拿过包,熟练的打开拉链,从里面掏出包装袋,熟练的撕开包装袋,熟练地往嘴里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若说我们不知道那是人肉干,估计没啥感觉,但知道后,再看这一幕,令我胃里一阵翻腾,那梨花妹跟毕若彤更是直接朝门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见那谢雨欣却是吃的津津有味,像是在享受一般,时不时还会吧唧几下嘴巴。

    她食量好似挺少,仅仅是吃了两个小包装,便拉上拉链将包放在床边,奇怪的是,就在她刚将包在床边的一瞬间的,她双眼好似有了神韵,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瞬间完全活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怎么在这?”那谢雨欣盯着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我回过神来,死劲晃了晃脑袋,玛德,真特么活见鬼了,第一次见这么奇怪的事,先前的谢雨欣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没有魂魄,有得只是躯体,她的每一个动作,像是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陡然,那谢雨欣好似想到什么,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,死死地抓住我手臂,“九哥哥,九哥哥,先前你身后怎么那么多人,他们看起来好凶,好像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,就发现她无论讲话还是神态,丝毫不像是演戏,而是发自内心那种恐惧,这让我心沉如铁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遇到难题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