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4章 做七(21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那郑老板领我们去的房间是在地下室,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会享受生活,他这地下室弄得比我们家还要敞亮,舒服。

    “陈九先生,这边请。”刚到地下室,那郑老板朝我做了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顺着他手指的地方走了过去,这位置有三间房,令我疑惑的是,这三间房的房门贴着很奇怪的图案,像是某种凶兽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是…?”我朝郑老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“这些年我杀了不少人,怕那些人的鬼魂回来报复,这才在门口贴了梼杌。”

    梼杌?(chou,tao)

    我一愣,这东西好像是中国四大凶兽之一,与饕餮、穷奇、浑沌其名,据《神异经·西荒经》记载,这梼杌其状如虎而犬毛,长二尺,人面,虎足,猪口牙,尾长一丈八尺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图案一看,挺像的,传闻这凶兽以人肉为食,而这郑老板本身就是杀人取肉,贴这种图案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就问郑老板,“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他抬手朝中间那房子指了过去,“这间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推门而入,还没来得及细看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了过来,我皱了皱眉头,扭头瞥了郑老板一眼,就发现他朝我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从面向来看,这郑老板真心没啥问题,相反,他的相貌还偏向善的那一方,没想到暗地却干这种事,当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“灯的开关在左手边。”那郑老板子在后面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没急着去开灯,而是朝他问了一句,“郑老板,您要求我们来这房间看看,不知这房间跟谢雨欣的身体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陈九先生,是这样的,当初谢雨欣就是在这房间开始吃人肉,她老说这房间有脏东西,这才请您下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往深处想,倒是刘颀皱眉道:“小九只是抬棺匠,倘若这里面真有脏东西,应该请专业人士来看看才对嘛!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“这位兄弟有所不知道,我干的这些事,哪能让外人知道,一旦让外人知道,只能杀了那人,才能保证让我女儿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刘颀冷笑一声,“那郑老板以什么保证,我们进去,你不会对我们下手呢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冒出一身冷汗,虽说这郑老板承认他杀了挺多人,但不可否定的是,我凭什么相信他不会对我们下手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估计也是看出这个担忧了,也不说话,而是径直走了进去,拉亮灯泡,趁这个功夫,我朝里面瞥了一眼,约摸四十来方,一口大红棺材摆在房屋中间,两边放了一块像砧板似得的木板在那,木板上面放着几把刀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没什么脏东西东西。”我立马说了一句,就想离开这地方,主要是觉得地方太恶心,再者就是刘颀的担心也不是完全多余的,万一那郑老板想对我们动手呢!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那郑老板松出一口气,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,抬步朝外面走了过去,脑子陡然想起谢雨欣说的一句话,她说,她在郑老板家看到一口大红棺材,想必他看到的就是这口棺材。

    只是,有一点我想不明白,谢雨欣说,放棺材的那房间终年漆黑一片,为什么我看到的这房间却是明亮的很,莫不成平常她进来时,并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又把谢雨欣跟郑老板的话作了一番对比,就发现他们俩的话,大致上能对得上,而现在我要做的事,只有两件,第一是搞清楚谢雨欣是否真的记忆紊乱,又或者说她有什么奇怪的病,第二是必须找到第三人去证实他们俩的话。

    倘若不能做到这两点,我实在不敢在这边待下去,我怕再待下去,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对梧州这边一点也不熟悉,甚至可以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,我可以毫无条件地相信梨花妹,但刘颀说梨花妹可能有问题,这让我对梨花妹的话也打了一个折扣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特么居然发现,在梧州这边,除了刘颀,我压根不知道该相信谁了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念想,我跟刘颀从地下室走了出来,那郑老板一直跟在我们后面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出了地下室,我连忙向郑老板道别,告诉他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再过来,他也没多说什么,就把他手机号码告诉我,说是我要过来时,给他打个电话就行了,他过去接我。

    说完,他再次恳请我一定得帮他,说是看在一个可怜的父亲份上。

    在说完这些话后,他让司机送我们俩回旅馆,车上由于那司机的存在,我跟刘颀谁也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刚回到旅馆,还没来得及开门,那刘颀立马开口,他说:“小九,你觉得那郑老板的话可信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“应该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刘颀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看,他所说的,所做的合情合理,没什么纰漏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眉头紧锁,也没说话,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他一把抓住我手臂,说:“不行,如果就这样去帮他的话,我们太被动了,我得去附近的警局查查这些年的失踪人口,还有就是,那郑老板的话有个很大的漏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漏洞?”我连忙问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说:“小九,你是不是忘了谢雨欣念书的地方并不是在这边,而是在京都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怔,玛德,怎么忘了这个事,那梨花妹是清华大学的学生,她同学谢雨欣肯定也是那个学校的,而清华却远在京都,倘若郑老板真要给谢雨欣送食物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那刘颀见我没说话,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,说:“你在这边查看一下谢雨欣的情况,顺便防着点那梨花妹,我去警局查查资料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眼下这种情况,只有分开行动了。

    那刘颀见我同意,撒开腿就朝旅馆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推门而入,就发现我房间里坐着三个人,梨花妹、毕若彤以及梨花妹,她们三人好似商量什么,很是入神,截然没发现我进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