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3章 做七(20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我把这些疑惑对那中年妇人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听,也没说话,而是很自然地扭头朝边上的郑老板,伸手推了郑老板一下,意思是让郑老板说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被这么一推,原本还在抹眼泪,立马拭了拭眼角的泪水,缓缓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,这些年我担心她身子出问题,一直给她提供人肉,但人肉的血腥味太重,我只好处理一番,至于她为什么说自己是我的小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估计是想起什么事,眼泪又掉下来了,连带他媳妇也是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片刻时间,他好似恢复了一些,继续道:“大概是三年前,她的记忆紊乱了,经常把自己当成外人,有些时候也会产生幻觉,幻觉自己成了我的小三,起先,这种情况还好些,直到她上大学那年,这种情况变得尤为严重,隔三差五会往家里跑,躺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好似有些明白了,说穿了,所谓的小三,完全是谢雨欣自己幻想出来的,那么另一个问题出来了,她为什么对梨花妹等人,却没发生记忆紊乱的事。

    我把这事跟郑老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,对于任何事情,雨欣都跟正常人没啥差别,唯独在家人身上却出现各种幻想,对了,还有就是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,我们每次给她的时候,总会偷偷摸摸塞在她书包里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些年你们杀了不少人?”那刘颀忽然冒了一句话出来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他本身就是警察,他考虑事情方式的肯定是先从犯法这个角度来看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郑老板一口承认,他说:“不错,当我打算请陈九先生过来帮忙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自首的准备,我也知道等待我的会是法律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深叹一口气,“雨欣这些年也足够苦了,只要她能变得跟正常人一样,作为父母就算被枪毙了,我也能含笑九泉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郑老板的语气格外淡,淡到看不出任何感情变化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不知道该说郑老板变态,还是说他是慈父,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女儿活的好,不惜残杀人,另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女儿,截然不顾其它家庭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刘颀缓缓起身,将手机在郑老板面前摇了摇,说:“郑老板刚才的所有话,我已经录了视频,待这件事后,我会将这视频交给警局。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面色微微一怔,也没说话,倒是他边上媳妇开口了,她说:“能不能求你个事,等雨欣好了,再…。”

    那刘颀好似明白她意思,不待她说完,就说: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也不是冷血动物,考虑到事出有因,定会等到谢雨欣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!”那中年妇人忽然起身要朝刘颀跪下去,被刘颀给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隐约有些明白郑老板为什么会给这么多钱了,想必他是抱着必死的心态来办得这事,就朝那郑老板看了过去,问了一句,“对了,郑老板,你一连七天请我们过来,是担心我们在知道事情真相后,会报警还是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有这方面考虑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问他:“那你说一个戏班消失了,是否是真的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,“那一个戏班的人,不会是被你给那啥了吧!”

    我意思是他杀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他立马摇头,“不,这事我没干,他们是真的消失了,消失的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眉头立马皱了起来,就说:“要是没记错,你奶奶并没有死,既然她老人家没死,何来的法事,那些戏班的人又为什么要去唱戏,这中间是不是矛盾了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“陈九先生,你听过衣冠冢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衣冠冢我自然听说过,就说:“你意思是,你帮你奶奶弄了一个衣冠冢?”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就在前段时间,有个道士告诉我,弄个衣冠冢,或许能改善雨欣的情况,我便按照那道士的说法做了,谁曾想到,不但没什么效果,反倒是整个戏班的人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说话,脑子则开始捋整件事的来龙出脉。

    随着我静了下来,整个场面变得安静起来,谁也没开口说话,就连那一直抽泣的中年妇人也停了下来,几双眼睛直刷刷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他们意思,无非是在等我的答案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问了郑老板一句,“你听谁说的,做七能救你女儿?”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立马说:“洛东川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倒也在情理之中,毕竟,从一开始这郑老板便提了洛东川的名字,只是我想不通的是,做七能救人吗?据我了解的东西来说,这做七怎么可能救人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疑问问了出来,令我失望的是,他说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好吧,我也是醉了,就说:“郑老板,你看这样行不,用做七救人,我还真不是怎么捣鼓,得回旅馆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需要多久?”他一脸紧张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“要是不出意外,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能给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直勾勾地盯着那郑老板,就想知道他是否同意,若是不同意的话,我只能重新考虑一下他先前的话,若是同意的话,他先前的话,或许是真的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之所以提出回旅馆,是想查查谢雨欣的情况,毕竟不能单方面相信郑老板的话。出入社会几年了,被骗的次数也不少,自然明白逢人信三分的道理。

    令我松出一口气的是,那郑老板没有拒绝我的要求,不过,他却提了一个要求,说是让我去他家一间房子去看看情况,我问他那房子有什么特殊不成?他说,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带着种种疑惑,我跟刘颀跟着那郑老板从书房内走了出来,至于那中年妇人由于行动不便利则留在书房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