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2章 做七(19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当谢雨欣长到六岁时,郑老板已经成了一家夜店的老板,而谢雨欣的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,小俩口一合计,肯定是那些道士瞎说,想糊弄点钱。

    随着这小姑娘的成长,不单独是郑老板一家发了财,就连郑老板那些兄弟也跟着发了财,这让整个郑家把谢雨欣当成了活菩萨,至于谢雨欣小时候病的厉害的事,也忘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在谢雨欣七岁那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具体事情说起来的话,也是邪门的很,用那郑老板的话来说,谢雨欣七岁那年,一共经历了三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件大事是改名,这谢雨欣以前不叫谢雨欣,而是叫郑雨欣,这件事里面有个小故事,值得说一说,郑老板说,在谢雨欣七岁的时候,他们家来了一个落魄的道士。

    我就问他,那道士是他找的,还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说法是,那落魄道士自己找上门的,开口就是,你家闺女活不过20岁,不过,老夫有办法让她活久点。

    那道士的办法就是让谢雨欣换个姓,说是谢雨欣跟郑老板八字不合,而与她母亲的八字却是合的很,换成她母亲的姓,说不定能多活一些时日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谢雨欣换了一个姓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是遇鬼,郑老板说,谢雨欣在满了七岁后,每天神经兮兮的,经常说自己家有好多人在客厅打麻将,又说看到了一些已故的先人在守在自家门口数钱,到最后那谢雨欣更是说,他看到两个奇怪的人,一白一黑整天跟在她身后,说是要带她下去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最为邪乎,那谢雨欣整天进食的东西不再是普通食物,而是疯狂吃肉,各种肉质类的食物,至于其它事一概是不闻不问,郑老板那个时候觉得肯定是谢雨欣偏食,有一次愣是让谢雨欣吃了一口白菜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刚吃下去,那谢雨欣脸色剧变,紧接着就是呕吐,连胆汁都快吐了下来,这吓得那郑老板哪里敢喂青菜,只好每日三餐全是肉食。

    但这种情况没持续多久,大概是下半年的时候,那谢雨欣的口味变了,不再喜欢吃熟食了,而是喜欢吃半生不熟的肉,到了年底的时候,更是直接吃生肉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那个时候,你们俩生意怎样?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苦笑一声,“整个梧州,就数我开的夜店生意好,我也是那个时候开的分店,后来每个分店的生意也是那么好,短短一年时间,我挤进了梧州富人榜的前十名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赚钱的速度当真是恐怖的很,就问他:“发现这种情况后,你没送她去医院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没敢去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原因,他解释道:“一个七岁大的小姑娘,我哪里敢送医院去啊,指不定会让医院强行留下来做实验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也对,这种情况的确很少出现,就问他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郑老板脸色一变,变得支支吾吾起来,倒是她边上的中年妇人说了一句,“有钱啊,都这个时候,你还要瞒着陈九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…”那郑老板支吾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钱,你是不是忘了这些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,好不容易请来陈九先生,你就把事情全盘说出来吧!”那中年妇人说这话的时候,眼泪一直在那掉,看的我很是不忍。

    “嗯!”那郑老板点点头,朝我看了过来,说:“陈九先生,我也不瞒你,后来雨欣进食的东西越来越奇怪,对生猪肉没啥兴趣了,倒是对老鼠肉之类的东西很有兴趣,发展到最后,她…她…她开始吃人肉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一凉,在旅馆时,那谢雨欣咬了我一口,当时我就纳闷她的动作怎么看上去那么熟练,像是一种习惯,现在听郑老板这么一说,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那谢雨欣居然一直吃人肉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胃里一阵翻腾,就在这时,一直未曾开口的刘颀忽然开口了,他说:“郑老板,那谢雨欣当时只有**岁吧!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颀又说:“一个**岁的小姑娘,就算想吃人肉,恐怕也是无能为力吧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强忍胃里那阵呕吐感,朝郑老板看了过去,就觉得刘颀这话问的好,一个**岁的姑娘,即便再诡异,内心再有很强的**,但想要吃人肉,恐怕还是无法实现,除非有人帮忙。

    当下,我紧紧地盯着郑老板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见我们盯着他,惨笑一声,“我也没打算隐瞒你们,当年我看雨欣哭的很凄惨,便…便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变得吱吱唔唔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谁也没说话,一个劲地盯着他,就听到他继续说:“便…便把雨欣的同学骗到家里,那个时候,我们不敢确定雨欣是否真的想吃人肉,一连七天请她同学过来玩,在第八天的时候,我跟我媳妇儿有点事出去了,就留下雨欣跟她同学在家里,当我们回来时,正好看到…看到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郑老板嚎啕大哭起来,抬手朝我自己脸上煽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他应该是看到谢雨欣在吃同学,只是,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。按照郑老板的说法,谢雨欣吃的东西不同于常人,怎么可能会上学。毕竟,一般学生中餐是在学校吃的,试想一下,校方要是看到一个小姑娘在那啃生肉,即便给再多的钱的,也没哪个学校敢收吧!

    我把这一疑惑问了出来,不待郑老板开口,那中年妇人说,“是这样的,我们家雨欣吃东西有个规律,早上五点,以及晚上六点。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那谢雨欣咬我的时间好像就是五点左右,当时也没看时间,倘若真如她说的这般,那么问题来了,这谢雨欣已经念大学了,她这些年在学校是怎样度过的,再有就是,谢雨欣为什么会说自己是郑老板的小三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