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1章 第一百六十五张 做七(18)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那郑老板听我这么一问,在我脸上盯了好长一段时间,缓缓开口道:“陈九先生,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意见,但有些事情郑某人也是出于无奈,还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盯着他,意思是让他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他好似明白我意思,苦笑道:“严格来说,这两件事本身就是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实不相瞒,在请陈九先生之前,我曾派人到东兴镇调查过,据我所知,您曾经救过一名没有生命线的少女,不知道您可还记得这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立马想起来了,那时候我刚入行没多久,的确救过那么一个少女,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乔伊丝跟杨言,要是没记错,那少女好像叫王洁,她当时快死了,是我用活埋给她救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点头道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,连忙站起身,朝我走了过来,跪了下去,说:“陈九先生,这次无论如何请您务必帮我。”

    按说此时我应该拉他起来,但想到前七天的事,我也没了那个心情,任由他跪在那,就问他: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救救我女儿。”或许是想到什么伤心事,他声音有股很重鼻音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就问他:“怎么个救法?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做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暴走,玛德,那做七是人死后埋入地底下才有的仪式,而听他这语气,他女儿明显没死,何来做七之说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应该是看出我的反应,连忙道:“陈九先生,我有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倒是边上的刘颀问了一句,“哦,什么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好似在看我意思,我点点头,就听到他说:“我女儿你们见过了,她看上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连忙打断他的话,“等等,我们什么时候见过你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从地面站了起来,“就在两个小时前,你们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前?

    两个小时前,我好像还在旅馆吧!

    等等,不会是她吧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忙说:“谢雨欣是你女儿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这什么情况,这郑老板不是姓郑么,他女儿怎么姓谢?还有就是那谢雨欣明显说,她是被郑老板给包养的,怎么又变成他女儿了。

    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!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:“你没骗我,谢雨欣真是你女儿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我知道你们不信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冲门口的位置喊了一句,“媳妇儿,进来!”

    很快,一名zhong年妇人走了进来,鹅蛋般的脸蛋,一头齐肩的秀发,在相貌上有六分跟谢雨欣相似,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那妇人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,走路时,双手向前探出,像是在探路。

    瞎子?

    这是我的第一想法,那郑老板的一个动作,证实了我这个想法,但见,他疾步走了过去,一把扶住那zhong年妇人,“媳妇儿,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扶着那zhong年妇人走了过来,开口道:“媳妇儿,在你对面就是陈九先生,他应该有办法救我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zhong年妇人脸色一变,朝我这边就跪了下来,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,“陈九先生,求您了,我跟有钱就这么一个女儿,求您了,一定要救救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要朝我这边磕头,吓得我连忙站了起来,扶起她,心zhong颇不是滋味,正准备开口说话,那郑老板在边上介绍道:“早些年,我媳妇儿为了我那女儿,哭瞎了双眼,眼睛有诸多不便利,有的得罪之处,还望陈九先生见谅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怪不好意思的,特别是在听到那句为了她女儿哭瞎了双眼,我整颗心都颤抖了,这种母亲值得天底下所有人尊敬,忙说:“您说这话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先生,求您了,一定要帮帮我们。”那zhong年妇人在边上低声抽泣着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你放心,只要能帮忙,我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那刘颀轻声咳嗽了一声,又拉了我一下,在我耳边说,“小九,你注意点,别让他们俩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我自然明白这其zhong的道理,但从心里来说,我特愿意相信他们俩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应该是看出我们俩的小动作,他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说话,而那zhong年妇人则一直在边上低声抽泣着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朝郑老板说了一句,“郑老板,有事坐下来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他朝我说了一声谢谢,扶着他媳妇在我们对面坐了下去,把事情从头到尾对我们娓娓道来,按照郑老板的说法,在他很穷的时候就娶了谢聆凤,也就是那zhong年妇人,小俩口开始打拼事业,或许是因为太拼事业了,小俩口一直没怀上孕,直到30岁那年,这才怀上谢雨欣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古怪的,刚怀上谢雨欣没多久,郑老板的事业便蒸蒸日上,待谢雨欣出生时,那郑老板更是打工仔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小老板。

    这让小俩口一致认为谢雨欣是他们的福星,然而,这种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,在谢雨欣满月的时候,郑老板家一个亲戚是算命先生,那人一看谢雨欣当场就下了定论,说是这娃活不过20岁。

    因为这话,郑老板跟那亲戚是翻脸了,可,有些事情就是那么怪,就在谢雨欣满月后,身子开始出现问题,三天两头往医院跑,具体是啥病,医院也没给出个具体说法。

    更为怪异的是,谢雨欣病的越重,郑老板的生意越好。

    这下,小俩口总算发现这事有点不寻常了,便四处找道士帮忙看看,令他们奔溃的是,每个道士看过都说谢雨欣活不过20岁,就连路边摆摊的那些个假道士都说,这小姑娘活不过20岁。

    这把小俩口给吓得,也没了心思做生意,一心想把女儿给照顾好,但有些时候钱来了,当真是挡都挡不住,即便他们没把心思放在生意上,生意却是一天比一天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