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9章 做七(16)
    我跟刘颀对视一眼,点点头,我说:“行了,走吧!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听我们俩这么一说,抬步朝前走了过去,我跟刘颀在后面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忽然,我背后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是梨花妹。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疑惑道:“你过来干吗?”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咋回事,眼泪簌簌的往下掉,我问她:“你这是干嘛呢,我还没没死勒!”

    她走了过来,径直绕过我,朝郑老板走了过去,说:“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“啊!”那郑老板一怔,“你过去干吗,郑某人可没那么多钱给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刘颀不动声息地拉了我一下,说:“小九,看到没,这梨花妹是不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倘若刘颀先前没说那番话,我或许会觉得梨花妹过来,仅仅是担心我的安全,但现在么,我也不得不怀疑梨花妹的用心,但一时之间,我还是无法相信梨花妹会害我,压低声音说:“肯定是你想多了,她不可能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刘颀叹了一口气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梨花妹走了过来,亲睐地挽住我手臂,说:“行了,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朝郑老板看了过去,就听到他说:“梨花妹想去,就让她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想也没想,立马拒绝这个提议,先不说梨花妹有没有问题,我绝对不会让她以身犯险,再说,万一梨花妹真有问题,带着她在身边,不就等于带了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么?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说,柳眉微蹙,“九哥哥,让我去嘛,你知道我身手的,可以自保的,再说,我是名牌大学生,我懂得东西多,指不定还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同意,这一次去郑老板家,我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就说:“不行!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好似有些不情愿了,在边上来了一句,“陈九先生,梨花妹想去,你便让她去呗,你们几个也好有个照应,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,男女搭配干活不累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玛德,你倒是说的轻松,无论站在哪个角度来看,梨花妹过去,绝对是对你有利,就说:“不行,这个死活不能同意,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,你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把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子上了,如果那郑老板还坚持让梨花妹去,我只能说,他们之间绝对有问题,令我松一口气的是,那郑老板见我如此坚持,也没再说什么,就对梨花妹说了一句,“那算了,既然陈九现在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,再坚持下去恐怕只会难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郑老板抬步朝前面走了过去,我跟刘颀跟上去,那梨花妹想跟上来,被我一个眼神给吓得愣在原地也没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上了车,那郑老板坐在前面正准备发车,就听到梨花妹在后面,“九哥哥,注意安全啊!”

    我摇下车窗玻璃,探出头回了一句知道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郑老板驱车直奔他家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我们三人在车内谁也没说话,那刘颀好几次想说话,最终还是没开口。

    待车子到了郑老板家后,刚听稳车,那刘颀拉了我一下,朝我递了一个东西过来,我低头一看,是手枪,这吓得我疑惑地盯着他,就见到他冲我摇了摇头,意思是让我将枪收起来。

    我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你把枪给了我,你咋办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裤腰的位置,意思是,他还有一把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太相信这话,毕竟,一个警察配一把手枪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,但那刘颀一而再的表示,他还有枪,让我收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再坚持下去,把枪还给他,偏偏在这个时候,那郑老板在前面催了一句,“陈九先生,该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顺势把手枪放进口袋下了车,刘颀也跟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,跟前面七天一样,那郑老板直接领着我们去了书房,给我们泡了一壶茶,让我们一个劲地喝茶。

    这次,我也懒得跟前几次一样跟他客套,直接开门见山地说:“郑老板,八天了,你到底有啥打算,是时候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我们对面坐了下去,微微一笑,“以陈九先生这几天的观察,你觉得郑某人为什么会请你们一而再地来我家,却不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说:“据我所知,贵府好像并没有人仙逝吧!”

    他也没否定,示意我继续说。

    我继续道:“郑老板一而再地请我们来贵府,又一次比一次给的红包多,无外乎三件事,其一,或许是郑老板遇到难事了,想找我们帮忙,但事情有些棘手,怕我们半途而废,这才一连七天请我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,抬眼打量了他一眼,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,失望的是,他脸上毫无任何表情,我只能继续说:“其二,郑老板可能因为痛恨某人,而将那种恨意转到我身上,想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微微一笑,示意我继续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就说:“其三,按我朋友的说法,郑老板的行为跟刑事犯罪的某个罪犯行为有些类似,说不定郑老板是想吃一点比较新鲜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再次抬眼盯着他,缓缓吐出几个字,“例如人肉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郑老板表情一怔,哈哈大笑起来,“陈九先生,没想到郑某人在你心里会是这种人,这吃人肉的说法,放在古时候的战乱年代,或许会出现,现在是和平年代,你觉得这个说法可信么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或许有些人心理变态,有某种特殊爱好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郑老板也没反驳,反倒掏出烟给我们一人派了一支烟,缓缓道:“不得不说陈九先生想象力很丰富,很适合写,若是哪天陈九先生有写作这方向的爱好,郑某人倒不介意给你介绍几个出版社,而现在,郑某人只能告诉你,我请你们来,仅仅是想请你们救救我女儿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