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7章 做七(14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只见,那谢雨欣先是抬头瞥了我一眼,我恍惚间好似看到她一对眼珠居然呈灰白色,没丝毫黑珠,这吓得我连忙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她双瞳却没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看错了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谢雨欣陡然起身,猛地朝窗户那边窜了过去,看那架势是打算跳楼,我特么真心醉了,完全搞不懂眼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犹豫,一把拉住她手臂,她猛地回过头,嘴里重重地喘着粗气,猛地朝我手臂咬了下来,她口头上力气特别大,一口下来,一阵钻心痛传了过来,令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!”我问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到我的话,牙齿死死地咬住我手臂,无论我怎么掰,愣是没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足足咬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牙齿磨动的声音,片刻时间,她赫然一用力,只觉得手臂上一痛,就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我特么差点没晕过去,玛德,她居然活生生的撕裂了一块肉,约摸大拇指那般大小,最为诡异的是,她居然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我内心的感受,就知道眼前这一切太特么诡异了,诡异到我这个当了几年时间的八仙,都冒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吖!”我朝她吼了一句,伸手去拿她嘴边的肉。

    她好似发现我的意向,一把打开我手臂,她手头上的力气特别大,仅仅是一下,我只觉好似被什么钢管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谢雨欣!”我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没理我,双手放在嘴边,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,好似沉迷在吃人肉当中。

    估计是我声音太大,惊到了隔壁房间的梨花妹跟她闺蜜,那梨花妹进来一看,先是盯着我手臂看了一会儿,后是盯着那谢雨欣望了一眼,没任何犹豫,她一个箭步跑了过去,一把抓住谢雨欣头发,抬手就要拍下去,“你…你…你居然咬我九哥哥。”

    我急了,一把抓住梨花妹手臂,“算了,她估计是受啥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那梨花妹支吾一声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没事,对了,你跟谢雨欣认识多久了,她以前有没有类似的症状?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样问,是感觉这谢雨欣不像是受到刺激,而是本能地咬人,本能地吃人肉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不是亲身所经历,我完全无法相信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的女人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一愣,下意识松开那谢雨欣的头发,朝她边上的闺蜜看了一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立马问:“这谢雨欣以前有这种症状么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“好象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好似不确定,又朝她闺蜜看了过去,问:“若彤,你见过没?”

    那毕若彤微微一怔,支吾道:“好似没有,不过,以前听她同学说,雨欣的身体好似有点异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沉如铁,起先这谢雨欣倒还像个正常人,在说到郑老板一家人吃狗肉时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,这让我不得不把重点重新放到郑老板一家人身上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一点,谢雨欣说郑老板一家人吃狗肉很恐怖,可,一般人都喜欢吃点狗肉,也不算恐怖啊。

    等等,莫不成郑老板一家人吃的不是狗肉,而是…人肉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浑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,下意识朝谢雨欣看了过去,就发现她满嘴全是鲜血,嘴里好似还有些人肉残渣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愈发疑惑了,本来想着从谢雨欣嘴里打听点消息,现在倒好,消息没打探出来,反倒发现谢雨欣的异常。

    郑老板?

    谢雨欣?

    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?

    不想还好,这么一想,我只觉得脑子越来越乱,甚至搞不清到底是郑老板有问题还是谢雨欣有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梨花妹走了过来,问了我一句,“九哥哥,你手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她又说:“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吧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顺手捞起一卷纱布,稍微包扎了一下,深深地看了谢雨欣一眼,也不晓得是我想多了,还是咋回事,就感觉这谢雨欣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,我甚至怀疑这谢雨欣与郑老板的关系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望着谢雨欣,瞪了我一眼,“九哥哥,你不会想打她主意吧!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都这时候了,居然还有闲心情吃醋,白了她一眼,也没说话,倒是那毕若彤拉了梨花妹一下,说:“你九哥哥在想事,别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回过神来,哦了一句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皱了皱眉头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接近六点,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已经浮现一道红日,撒下一片殷红,唤醒了这座沉睡的城市。

    “梨花妹,你们几个要是没事的话,以后尽量离我们远点。”我考虑了一下,对梨花妹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那梨花妹说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说:“这件事恐怕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,我担心你们在我身边会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主要是怕整件事就是一场阴谋,一场针对洛东川的阴谋,而我成了替死鬼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也不知道咋回事,直接说:“九哥哥,是我叫你来的梧州,我有责任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我没心情跟她说这些,直接扬了扬手,淡声道:“以你的身手能保护我么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开始赶人,我怕再耽搁下去,郑老板来了谁也走不掉,那梨花妹见我脸色不对,说了一句,那你自己注意安全,便领着她闺蜜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梨花妹离开后,那谢雨欣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边,我叹了一口气,正准备叫醒刘颀,哪里晓得,我还没拍下去,那刘颀陡然睁开眼,沉声道:“小九,那梨花妹可能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脱口而出,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“我没睡觉,一直在暗中观察你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,我发现整件事很有可能是个圈套,而这圈套并不是针对洛东川,而是针对你,一场针对你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我跟他们没什么交集啊!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“对,你跟郑老板的确没啥交集,但你别忘了一件事,你为什么会来梧州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愈发疑惑了,我来梧州是因为梨花妹告诉我,这边有人找我,还说不来会后悔莫及,甚至还提了洛东川。

    来了梧州后,那人并没有出现,反倒是郑老板找上门,说啥做七。

    难道这一切当真是梨花妹在捣鬼?

    不可能,以我对梨花妹的了解,她不可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,那刘颀说:“小九,我知道你相信梨花妹,可,你就不觉得好奇么,为什么整件事当中都有梨花妹的影子?更为重要的一点,就在刚才,我发现梨花妹的一个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