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5章 做七(12)
    那谢雨欣听我这么一问,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,弱弱道:“在来梧州之前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,搞不好她们学校组织来这边搞什么活动,这里面都有郑老板的影子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一般有钱人都有这么点爱好,就问他:“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偶遇的!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细问,主要是我对他们怎么相识的没兴趣,我只想她对郑老板了解多少,但又不好直接问下去,只能先问几个闲杂问题,否则,很容易令她起疑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大致上问了几个问题,大抵上是问她,郑老板每个月给多少钱,又问他们认识多长时间了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谢雨欣告诉我,她居然跟谢雨欣认识三年了,我滴个天呐,她现在这年龄估计也就20出点头,三年前,也就是十七八岁。

    要说这些有钱人当真是无孔不入,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他们怎么下的去手。

    那谢雨欣估计也是考虑这点,脸色一下子就红了,支吾道:“我家穷…要不是郑老板…我…我…我高中都念不完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她:“你哪里人呢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梧州本地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也对,若不是本地的,估摸着跟郑老板不会那么早就认识,就说:“对了,你对郑老板这人有啥看法没?”

    问完这话,我掏出烟,问了她一句,介意抽烟么,她摇了摇头,说不介意,这才抽了一根烟点燃,双眼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被我这么一盯,眼神中有些躲闪,“没…没什么看法,他除了年龄大了点,其他都还好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看这情况,她是不愿意说实话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那郑老板是她的金主,我估摸着她也不敢轻易得罪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雨欣啊,我最近七天都去了郑老板家,你知道吧!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去了他家七次,也不晓得是我想多了,还是咋回事,总觉得他家里有股很奇怪的气氛,你也知道我是吃阴阳饭的,对有些事情很敏感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盯着她眼睛,想从她眼神中看出什么,令我没想到的是,这话一出,她表情一滞,双眼闪过一丝恐惧的表情,说话也变得打结了,“他…他…他家很正常吖,没…没什么奇怪的气氛吖!”

    我一听,饶有深意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本以为这小姑娘挺好忽悠的,没想到在这事上,死活不松嘴,若不是考虑到梨花妹招呼过别出卖她,我真心想直接说出来,但梨花妹既然招呼了,我自然不好直接问,就谈了一口气,故作深沉道:“雨欣啊,我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告诉你,有些人看似一派正气,实则是道貌岸然的很,要知道这个世界,很多东西是钱买不到的,例如,生命,又例如亲情,再例如友情,你觉得我这话有理么?”

    听完我的话,她表情一紧,抬眼微微打量了我一眼,旋即又低下头,低声道:“的确是这样,可…可…郑老板家真没什么嘛!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这小姑娘咋回事,咋这么不上道勒,我特么差点都没耐性了,就说:“雨欣,别怪我说话难听,我观你双眉之间有股晦气,寿元宫黯淡无光,恐怕近日会有血光之灾,情况严重点还会伤到性命,我之所以找你聊这么多,也是看在你是梨花妹的同学份上,言尽于此,你自己好自为之,若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深深地望了她一眼,抬步朝门口走了过去,我不相信把话说到这份上,她还是无动于衷,如果真是这样,只能说明梨花妹骗了我。

    但梨花妹显然是不可能骗我的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直到我踏出房门,那谢雨欣也没出声,真特么活见鬼了,我又不好意思再回去,只好闷着头回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梨花妹还在,她边上站着那一名女生,那女生我认识,好像是她闺蜜,叫毕若彤,小姑娘长的挺水灵的,看上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我进来,那梨花妹问了一句,“九哥哥,怎样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,“她好像对郑老板挺依赖的,一直没提郑老板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抬头瞥了她俩一眼,继续道:“你们俩大半夜不睡觉,待在这干吗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凑了过来,“我这不是担心你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毕若彤也凑了过来,笑道:“九哥哥,我刚才跟梨花妹打赌,说你对她没感觉,可梨花妹愣是说,你是她男朋友,我特想问你一句,你真梨花妹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瞥了她们一眼,这些个小女生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些什么啊,没看见我被郑老板的事都快烦死了么,她们倒好,居然拿这事打赌了,当真是没心没肺呐!

    当下,我正准备说话,那梨花妹拉了我一下,“九哥哥,你告诉她,你是不是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真心没心情跟她们闹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梨花妹朝门口的位置打了我一个眼色,我微微一怔,斜眼瞥了一眼门口的位置,就发现门口的位置多了一只脚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要是没猜错,那只脚的主人十之**就是谢雨欣,要说这女人也是没脑子,你说偷听就偷听吧,你好歹也把脚缩回去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立马明白梨花妹的意思,就说:“嗯,是男朋友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毕若彤惊呼一声,“我不信,除非你当着我的面,亲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擦,我暗骂一句,玛德,这俩小妮子商量好来坑我的吧,就说:“不用了吧,老刘还在这呢,再说,我跟梨花妹认识很长时间了,也不需要用什么来证明吧,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对你们那同学谢雨欣倒是担心的很。”

    那毕若彤好似不明白正准备说话,梨花妹立马反应过来,就问我:“九哥哥,雨欣怎么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