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4章 做七(11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问,显得有些尴尬,吱吱唔唔地说:“九哥哥,我…我…我说出来,你可不能对她说啊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一旦说出去了,梨花妹估计在学校也没法混下去了,早晚会遭到那女生的排挤。

    她再次朝门口瞥了一眼,好似有点不放心,又走到门口瞄了几眼,缓缓合上门,走到我边上,压低声音说,“就在刚才,那妹纸从郑老板那回来,临走前,她把手机落在郑老板那边,想回去拿,却发现那郑老板蹲在窗户边上啃白蜡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背后一凉,啃白蜡?这特么什么情况,小时候在乡下那会,经常听老一辈的人说,说是阴间的鬼,一般是蜡烛跟泥巴,就问她:“具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说:“那妹纸在看到这一幕后,吓都吓死了,哪敢多看,立马回来了,现在还在酒店直打颤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大致上明白了,这梨花妹应该是在知道这事后,觉得我跟郑老板再纠缠下去,很有可能会出事,这才跑出来跟我坦白,而她的初衷很有可能是希望我多赚点钱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点,再看梨花妹一脸的自责,我特么居然有些不忍心了,就说:“行了,这事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那梨花妹居然哭了起来,一边哭着,一边说:“九哥哥,我当初跟你保证过,绝对不会再骗你,可…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柔声道:“行了,这事真不怪你,对了,不知道能不能把你那同学请出来,有些事情,我想向她打听一下,毕竟,明天还得去郑老板那。”

    “还去?”她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已经七天了,必须得去,主要是我已经答应替他做七,我们八仙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面露尴尬之色,“那好吧,只是,你得注意一点啊,那郑老板绝对不是善茬,不行,明天我必须跟你去,我得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苦笑不得,我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妹纸来保护了,若说以前,指不定还真需要,毕竟,那时候没啥身手,只要稍微会点拳脚上的功夫,都能打的我哭爹喊妈。

    现在么!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说:“梨花妹,我记得你手头上功夫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她破涕为笑,一脸自豪地说:“像你这种男人,我一只手能打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去外面试试?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试试就试试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们俩走了出去,一分钟后,我们俩又回来了,至于谁输谁赢,我只能说,我是笑着进来的,梨花妹是苦丧着脸进来的,一边走着,一边嘀咕,“不对啊,上次见你时,你还是个菜鸟啊!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她这个问题,而是笑着问她:“怎样,能不能把那妹纸请出来?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你让我怎么请?我要是请她出来,那不是直接告诉她,我告诉别人,她是小三了么?”

    好吧,这的确是个问题,就问她:“那你觉得这事该咋办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“这样吧,那妹纸是我跟一闺蜜睡得,我让我那闺蜜出来,你自己一个人进去问她,但你得记住一点,不能把我给卖了,得说你自己发现她跟郑老板眼神不对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目前也只能这样,说实话,我不太想跟那妹纸单独相处,主要是心里比较排斥这种小三,说难听点,这种破坏人家庭的,早晚得遭报应。

    随后,那梨花妹又跟我招呼几句,大致上是说,那妹纸叫谢雨欣,人挺好说话的,就是家里贫穷了点,之所以会做小三,也是被家庭环境给逼的,又让我跟她说话时,尽量避开小三这个敏感话题。

    出来社会也有些年头了,我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说了一句放心,我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接下来,那梨花妹给她闺蜜打了一个电话,估摸着是刚才ktv回来没多久,她闺蜜也没睡觉,在听到梨花妹说一个睡觉怕鬼时,她那闺蜜二话没说,立马说过去陪她睡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后,我也没在房间久留,直接去了那谢雨欣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进房间,那谢雨欣坐在床上,抱着双腿直打颤,见我进来,她好似挺害怕的,整个身子往后挪了过去,一脸惊恐地看着我,“你…你…你要干吗,你再过来,我要叫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我像那啥人么,就说:“别怕,我只是进来问你点事!”

    我这一开口,她好似更怕了,死死地抱着双腿,说:“你…你…你这样做,对得起梨花妹么,她可是向我们全校宣布你是她男朋友,你再这样,我要叫梨花妹了。”

    醉了,醉了,真的醉了,这什么跟什么嘛,当下,我停下脚步,尽量让自己声音平缓点,说:“那个…谢雨欣,我过来是真有事问你,真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好似有些信我了,不过还是有几分警惕,“大半夜的过来问什么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膀,我倒是想明天过来问,这不,明天得去郑老板那边,今晚得把事情弄清楚,否则,明天过去完全是处于被动的局面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没再废话,干脆单刀直入,就说:“我发现你好似跟郑老板的关系有点不正常,我怕明天问,会让你那些同学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谢雨欣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就连语气也变得打颤了,说:“你…你…你怎么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若不是梨花妹说出来的,我还真不知道知道,但眼下她既然问了,我自然得编个理由,就说:“你跟郑老板那事,我无意中听郑老板提过一两句,再有就是你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谢雨欣好似完全信了我,这让生出一个念头,原来大学生这么好骗啊!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问她:“你跟郑老板啥时候认识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