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3章 做七(10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梨花妹扭扭捏捏地走了进来,在我对面站着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了一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抬眼看了我一眼,好似想到什么,立马低下头,拽着衣襟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急了,这梨花妹也没啥好骗我的,再说,来梧州这几天,我跟她的接触并不多,若真要说骗的话,那只能是郑老板的事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朝她看了过去,就问她:“是不是关于郑老板的事?”

    她声音极低的回了一句,“嗯!”

    我又问:“你意思是真正找我来梧州的人就是郑老板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这个,是…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吖?”我急了。

    让我奔溃的是,我这边越急,那梨花妹越跟没事人一样,一个劲地在那拽着衣襟,愣是不开口。

    “梨花妹,到底是咋回事啊?”我语气不由重了几分,主要是刘颀遮遮掩掩的,现在这梨花妹又是遮遮掩掩的,我特么完全就像个傻币一样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头,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这才开口道:“九哥哥,你想过郑老板不是人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,她这话什么意思,郑老板不是人?莫不成是鬼啊?

    不对啊,通过这几天的接触,我发现那郑老板没问题啊,怎么可能不是人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瞥了我一眼,应该是愧疚,低着头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,立马站起身,拉了她手臂一下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好似快哭了,眼角泛着泪花,说:“我…我…我不知道从哪开始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捡重点说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缓缓开口道:“这事得从半个月前开始说起,我那个时候刚跟学校来的梧州,有次不小心走散了,你也知道我这人比较路痴,恰好碰到郑老板,他领着我找到组织,给我留了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说:“后来我跟同学们去一家ktv唱歌,刚好是郑老板的店子,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才跟郑老板接触,他邀请我们去他家玩,我当时是拒绝,但我同学不这样想,后来我们便去了他家,九哥哥,我真的不想去的,是同学拉着我才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以前在学校那会的确是这样,有些事情自己明显不想做,但一票同学去,你若不同意又会显得不合群,所以,这种情况一般都会随大流走,就说:“去了他家后呢?”

    她好似想到很恐怖的事情一般,一脸惊愕地说:“我看到他家有个老婆婆,八十多岁的样子,听郑老板说,那老婆婆是他奶奶,那老人每天都会做一件重复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她说:“每天都会请两个人来家里吃饭,吃完饭后,大概下午6点的样子,又会送那两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有点懵了,这情况咋那么像我跟刘颀的遭遇,那郑老板好像也是这样,等等,不对,这梨花妹说这事是半个月前,而郑老板告诉我,他奶奶在一个月多前就死了,这时间有点对不上啊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她:“梨花妹,你刚才说,你们是帮个月前去的郑老板家,看到了他奶奶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忙说:“这时间不对啊!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时间的确不对,因为他奶奶根本没死!”

    “没死?”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了,这什么意思,那郑老板说请我们做七,现在倒好,听梨花妹这语气,他奶奶压根没死,人都没死,做个p的七啊!

    她点头道:“的确没死,就在几天前,我还接到那老婆婆的电话,她邀请我跟同学们去她家玩,被我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看向梨花妹的眼神变了,如果真如她所说的那样,她是知道整件事的原委啊,如果她真的知道,为什么不告诉我们,还让我们傻乎乎的去郑老板家?

    我把这事说了出来,她低声抽泣起来,“我…我…我知道你好面子,也知道你身上没啥钱,想让你…在郑老板在那多赚点钱,可…可,看到刘大哥今天的表情,我觉得这件事,我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,捣鼓老半天,她这是想让我多赚钱,只是,如此以来,整件事就变得破溯迷离了,甚至连郑老板有啥用意都搞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想到刘颀所说的那个可能,他说,郑老板很有可能是想对我们下手。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,那我这次很有可能是替洛东川背锅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越来越乱,不过,我敢肯定的是,那郑老板绝对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对,还是不对,那郑老板说,他奶奶死后,有个戏班子消失了,在梧州还闹得挺大的。

    我把这事问了出来,梨花妹给我的解释是,那是他奶奶假死,而戏班子消失的事却是真事,而消失的原因目前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,就问她:“那你刚才说郑老板不是人,又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她尴尬的瞥了我一眼,吱吱唔唔起来,直到我催了几句,她才缓缓开口道:“我一同学是郑老板的小三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我特么刚才还在纳闷,那郑老板没事请她们去家里玩干吗,捣鼓老半天,那郑老板是看中其中一个妹纸了。

    也对,现在这个些个有钱人,哪一个不想在大学包个小三啥的,而那些个女大学生,只要扛不住诱惑,绝对会上钩。

    “哪一个?”我好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朝门口瞥了一眼,压低声音说,“就是那个带眼镜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立马明白过来,那妹纸我见过,长的斯斯文文的,看上去话不多,我一直以为那妹纸挺好的,没想到居然会是郑老板的小三,当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那妹纸跟你说了什么?”我也没啥兴趣去问那妹纸的事,反倒比较关心那妹纸跟梨花妹说了什么,否则,梨花妹绝对不会大半夜来找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