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0章 做七(7)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郑老板的话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就问他:“谁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又问了一句,“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“说起来,你应该认识那人,他长的跟你差不多,叫洛东川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脸色沉了下去,洛东川?这郑老板认识洛东川?还有就是让我来广西那人,好像也提到了洛东川,莫不成这郑老板跟那人有啥关系不成?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把心zhong猜测的事跟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摇头道:“陈九先生,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,绝对不认识那人,只不过,当年洛东川先生在梧州这边干了一点事,有不少人对他恨之入骨,你来了这里,恐怕会惹上一些是非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我这张脸跟洛东川长的太像了,难免会让有些人认为我跟洛东川是亲兄弟,一旦让那些人这样认为了,洛东川所谓的仇人,很自然地会将我视为眼zhong钉肉zhong痣。

    这让我苦笑不已,玛德,我这是典型的背锅啊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见我苦笑,笑了笑,说:“陈九先生,你也无须担忧,万事有差的一面,自然也有好的一面,当年洛东川先生的确有一些仇人,但他的朋友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稍微送了一口气,倘若全是仇人,我特么想自杀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点点头,又跟他瞎扯了几句,大概是zhong午的时候,那郑老板请我们俩吃了一顿简单的便饭,说是简单的便饭,那是相对于郑老板来说,对我们俩来说,这顿zhong餐,菜真特么多。

    饭后,那郑老板又扯了一长段话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他闭口不提让我去看死者坟头的事,这让我着实郁闷的很,大概是下午两点的样子,我实在是摁耐不住心zhong的疑惑,就问他:“郑老板,说了这么多,不知您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死者的坟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郑老板微微一怔,笑道:“莫急,先了解下我的家庭,对看坟头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本来想说直接去看就行了,但他是主家,我也不好反驳他的意思,便跟他又瞎扯了好长时间,直到下午六点的样子,那郑老板依旧没有提出看坟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zhong越来越疑惑,就提出要回旅馆,等他准备好再过来。

    我这番话本来是气话,毕竟,来了大半天时间,仅听他瞎扯淡了,这不是耽搁时间么。

    可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郑老板居然一口同意下来,说是明天去接我。

    说完,他让司机将我跟刘颀送回旅馆。

    回到旅馆,我特么再也忍不住了,就对刘颀说:“老刘,你说那郑老板是不是有病,玛德,这不是逗我们玩么?”

    他好似在想什么,没听到我说话,我推了他一下,又把刚才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神色一凝,低声道:“我看未必!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小九,你觉得那郑老板为人怎样?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从为人来说的话,应该不差,毕竟,一般有钱人就算请我们去办事,鲜少跟我们扯那么多,多数情况下是找个管事的人陪着我们,鲜少亲自陪同。

    而那郑老板则不同,从头到尾一直陪着我们瞎扯淡。

    当下,我说:“应该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既然还不错,你可曾想过他为什么会陪我们瞎扯淡,却不让我们去看死者的坟头?”

    我一想,也对,有这个时间瞎扯淡,倒不如陪我们去看死者的坟头,而他偏偏没去,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便是不方便。

    我把这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刘颀罢了罢手,说:“根据我当警察这么多年的经验,我觉得事情恐怕绝非这么简单,他之所以没陪我们去看坟头,可能是在暗示我们什么。”

    暗示?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了,这能暗示什么?

    当时在场就我们三人,就算真有啥事,他直接说出来就行了啊,完全没必要暗示什么啊。

    除非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刘颀看了过去,笑道:“老刘啊,你说那郑老板不会是在提防你吧!”

    他白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小九,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当时看似那房间只有我们三人,但你别忘了隔墙有耳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那郑老板家里,除了三个保姆,还有一个管事,还有几个小孩以及他媳妇,可,这些人都是郑老板自己人,按说应该信得过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,我觉得那刘颀肯定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那刘颀应该是看出我的想法,沉声道:“据我猜测,那郑老板可能明天还会来,还会请我们过去,还会跟我们瞎扯一顿,绝对不会让我们去坟头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差点没笑出来,倘若真是这样,那郑老板绝对有毛病,从我住的旅馆,到郑老板别墅来回得两小时车程,有病的人才会这般做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早上八点的样子,那郑老板果然来了,也没说啥话,又给我们俩包了一个红包,跟昨天一样,每个红包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给完红包,那郑老板告诉我们,让我们去他家看看坟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挑衅地看了刘颀一眼,意思是,你看,你猜错了吧!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上了车子,颠簸一段时间,再次来到郑老板的别墅内,跟昨天一样,他先是请我们在书房待了一会儿,zhong午吃饭的时候,也不晓得是我想多了,还是咋回事,zhong午的菜肴跟昨天zhong午的菜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饭后,那郑老板又请我们进入书房,开始了长篇大谈,在他说话的时候,我实在是受不了,就问他,什么时候带我们去分死者的坟头。

    他说,莫急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zhong愈发疑惑了,想打破沙锅问到底,问他到底想怎样,却被刘颀给拉住了,他朝我使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让我听郑老板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一天过去,下午六点的样子,郑老板派车送我们回到旅馆。

    一回到旅馆,不待我开口,那刘颀沉着脸说,“小九,我们可能遇到大麻烦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