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9章 做七(6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在听完郑老板的话后,我稍作思量,问了他一句,“办丧事的时候,有没有出啥事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没出啥事啊,整个过程都是顺风顺水的,就连一点响动也没有,听办丧事的人说,从未办过如此顺利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正所谓物极必反,这情况恐怕有点异常了,就如郑老板说的那样,这丧事太顺利了,一般丧事或多或少会出点异常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见我没说话,就问我:“陈九先生,您是不是也觉得这事很怪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从丧事来说,太顺利了的确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问我原因。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人死后,或多或少会有点怨气,毕竟,能活着,没人愿意死,哪怕是百岁老人,也未必甘愿死去,所以,在丧事期间,或多或少会出现情况,而这种情况,外行人可能看不出来什么,但作为办丧事的人,肯定能看出来,我现在只问你一句,当初办丧事那人,当真说过,从没遇见过如此顺利的丧事?”

    他点头,说:“那人的确说过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没再说话,心里却有些明白了,恐怕这事有原因在里头,否则,这丧事怎么可能这么顺利,就大致上问了一下,他家人平常对死者怎样,又问他,死者对他家人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死者生前一直卧病在床,长年由保姆在照顾,至于嫡亲,因为忙于工作的事,倒也很少回家,但每周都会回家看望一下死者,至于死者对家人的也没啥怨言,毕竟,久病无孝子的情况,无论在哪,这句话都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那郑老板一脸自责地说:“想来也是可怜的很,我那老奶奶已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,家父如今也七十来岁了,二老的生活起居,都是由我们这些后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一些老人生孩子比较早,一般九十多岁的老人,应该都是四代同堂,稍微早些,甚至有五代同堂的,按说这是好事来。

    可,死者的丧事却是令我着实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随后,那郑老板又大致上告诉我,死者有四个儿女,郑老板的父亲是老三,前头是两个女儿,后面那个也是女儿,而郑老板的父亲则生了六个,六个全是儿子,最为关键的一点,这六个儿子都混的还算不错,倒是死者的三个女儿,她们家境相对而言比较平庸,勉强能混个温饱。

    在听完他们家的情况,我也是毫无头绪,就让郑老板先回去,说是有时间,我亲自去他府上看看,那郑老板好似挺急的,死活让我今天务必随他一起回家看看情况,否则,他心里难安。

    这让我也会死无语的很,我本意今天是等那个找我来广西的人,可看这郑老板的趋势,今天必须要让我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权衡一番后,正好现在缺钱,便打算跟他一起去,毕竟,看这郑老板出手挺阔气的,应该不会亏待我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那郑老板说:“那行吧,现在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听我这么一说,连忙将先前那两个红包递了过来,一个给我,一个给了刘颀,我伸手捏了捏,挺厚,估计得有一千左右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顺手接了过来,就朝刘颀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家伙拿着红包正在犯愁,按说,这红包他不能拿,毕竟,这货压根不是我们行内人。

    那刘颀估计也是考虑到这点,拿着红包收也不是,不收也不是,就愣在那。

    我推了他一下,说:“要不,你就留下来呗,反正你是扛皇家徽章的人,就算留下来也出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他抬眼望了望我,也不说话,片刻过后,他嗯了一声,将红包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诧异的很,我刚才只是跟他开玩笑的,要知道这家伙就请了几天假,而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,离他的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问他:“你确定你时间没问题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现在是太平盛世,哪有那么多案子处理,耽搁几天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都这样说了,我也没再说什么了,便领着他直接跟郑老板走了出去,本来吧,那梨花妹要跟过来,说是去看看,被我瞪了一眼,吓得她也没敢跟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三人走出旅馆,那郑老板开的一辆路虎,让我们俩坐了上去,车子在马路上极速行驶。

    车内,我跟刘颀也没咋说话,就坐在后面,倒是那郑老板像是打开话匣子一般,一个劲地说他这辈子不容易,从身无分文混成现在这成绩,又说,他那几个兄弟也差不多,都是白手起家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话,我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,像他们这种靠夜场发家的,要说他们一清二白的,估计也没人相信。但,我现在是替他去办事,自然不能说这话,只能将这话压在心里。

    在车上颠颠转转的坐了接近一小时的车,车子最后在一栋别墅面前停了下来,抬眼一看,好家伙,这别墅好大,占地面积估计得有五百个方以上,弄得跟古时候的皇宫一样。

    下了车,那郑老板领着我们走了进去,刚进门,立马能感觉到这房子贵气逼人,整个室内多数的家具都是以金色为主,用金碧辉煌来形容也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直接领着我们去了书房,这书房设计的倒也还行,有股书香气,没有大厅那种俗气。

    “陈九先生请坐!”他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又吩咐保姆给我们俩端了一杯咖啡过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什么咖啡我是真心喝不惯,就让给我端了两杯白开水。

    “陈九先生,你就不纳闷我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那郑老板笑呵呵地盯着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一愣,疑惑地看着他,脱口而出,“不是梨花妹介绍的么?”

    他笑着罢了罢手,“不,梨花妹仅仅是引荐罢了,真正让我下定决定找你的,却是另有他人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