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8章 (5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我缓缓起身,打开门,入眼是梨花妹,她身后站着一名四十来岁的年龄中年男子,那人国字脸,板凳头,一身黑色的中山装,给人一种正气逼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见那人,我的第一感觉是不认识这人,我敢发誓的说,我绝对不认识这人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一见我,伸出手,说:“陈九先生,您好,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把您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在他身上打量了几眼,跟他象征性地握了握手,回了一句,“您这话我可不敢受,应该说我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把您盼来了才对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让我来广西的是他,而让我等待的还是他,到头来,他却来了一句,盼星星盼月亮,把我盼过来了,这特么不是瞎扯淡么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尴尬的笑了笑,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,掏出两个红包朝我递了过来,“一点心意,不成敬意,还望您笑纳!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也没接红包,主要是因为有些红包不是那么好接的,特别是我们抬棺匠,一旦接了就等于答应他某些事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罢了罢手,说:“红包这事过后再商量,倒不如说说您为什么把我骗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在试探他,想试试他是否真的认识我跟洛东川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正欲开口,边上的梨花妹说:“九哥哥,你这是干吗呢,怎能让郑老板在门口待着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梨花妹领着那中年男子往房内走,我皱了皱眉头,这梨花妹好似对那郑老板格外热情啊,还有点热情过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也没说话,进入房间,坐在床边,而那郑老板则在茶几边上坐了下去,又将手中的红包放在茶几上,最后用一个茶杯压着。

    看见他的动作,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他这分明是把有意将红包送给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梨花妹开口了,他先是对那郑老板说,“郑老板,我九哥哥很好说话的,只要你将那事说出来,他绝对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愈发疑惑了,这小丫头片子搞什么名堂,三天前还口口声声告诉我,她跟那人不熟悉,而现在听这语气,哪像不熟悉,分明是熟人好吧!

    当下,我轻声咳嗽了几声,恶狠狠地瞪了梨花妹一眼,也不说话,径直朝那郑老板看了过去,问了一句,“不知郑老板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也没啥事,就是最近祖上有人仙逝了,想请您帮忙做七,不知您可有时间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疑惑的很,这画风不对啊,这人千方百计让我过来广西,仅仅是让我替他祖上做七?还有就是,我记得梨花妹跟我说过,这人对我有些不善啊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郑老板哪有半点不善啊,分明是来找我办事的啊!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答应他,而是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也顾不上有外人在了,就问梨花妹,“梨花妹,你说的那人是他不?”

    她一愣,好似没回过神来,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玛德,这小丫头片子,那三天是不是玩疯脑袋了,“就是那个让我来广西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冲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九哥哥,怪我,都怪我,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清楚,这郑老板是找你办事的人,至于找你的那人,还没过来,我给他打过电话了,一直无人接听,估摸着是有事给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特么那个尴尬啊,羞愧的无地自容,刚才一直以为这郑老板就是让我来广西那人,谁曾想到居然会闹一个大乌龙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我,毕竟,几天前那梨花妹说,三天后,那人会过来,而这郑老板又正好是第四天早上过来的,这让我很自然地认为郑老板就是那个人,这才对他语气上有颇多冲突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我瞪了梨花妹一眼,连忙朝那郑老板说了一句,“抱歉啊,我把您当成另外一人了,刚才在言语上多有得罪,还望您海涵几分。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估计是被我弄得莫名其妙了,直到梨花妹在边上解释几句,那郑老板才明白过来,立马对我说:“陈九先生说的是哪里话,这点误会乃人之常情,见不得怪,不过,郑某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但讲无妨!”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就如刚才梨花妹所说,那人用近乎威胁的手段,让您过来广西,恐怕绝非善事,还希望您多上心才对,倘若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,陈九先生大可告诉郑某人,不说别的,在梧州这块地头,郑某人还是有几分薄面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没怎么将他的话放在身上,毕竟,要找我那人,绝非善人,岂是郑老板这种商人能帮忙的,不过,人家都这样说了,我自然也不能拒绝他的好意,就说:“您放心,倘若真有那一天,小九定当向您求救,到时候还希望您伸出援助之手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“好说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郑老板大致上说了一下他的情况,他在梧州开了七八家夜店,身价挺高,属于特有钱那种,大概是一个月多前的样子,他家里的老奶奶仙逝了,请了当地的道士办了一场丧事,将老人家风风光光的送上山。

    按说,这事应该算结束了,但自从那老人家下葬后,这郑老板每到晚上,便会做梦,梦见各种稀奇古怪的事,他便找道士算了一下,道士告诉他,他这种情况是家里的先人在找事了。

    他一想,要说家里的先人,那只有刚下葬没多久的老奶奶了,又请道士在老奶奶坟头做了一场法事,还请了戏班,在坟头边上唱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不唱戏还好,这一唱,整个戏班的人在第三天晚上,一夜之间全失踪了,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    为这事,当地公安局找到郑老板询问了一番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但整个戏班的人消失了,却在整个梧州引起了不少躁动,各种谣言四起,有人说是郑老板杀了那整个戏班的人,也有人说是闹鬼了,戏班的人被阎王爷请去唱戏了,更有人说,戏班的人是为了讹郑老板,故意躲了起来,目的是骗点钱。

    至于真相是什么,谁也没个准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