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6章 做七(3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我一听,她说的颇有道理,就朝刘颀看了过去,他摇了摇头,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怕我被人骗去搞传/销,但那梨花妹都这样说了,我总不能拒绝吧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梨花妹真去搞传/销了,我也得把她从传/销窝救出来,毕竟,我当初答应过傅国华照顾好梨花妹。

    当下,我大致上告诉梨花妹,明天下午能到,让她到火车站接我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挂断电话,那刘颀凑了过来,他说:“小九,你真确定要去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把傅国华临终前招呼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默了片刻,缓缓开口道:“这种情况的话,肯定要去,只是…,小九啊,广西那地方传/销太厉害了,就这样让你过去,我有点不放心,你看这样行不,我向领导请几天假,陪你过去,只要那地方不是搞传/销的,我立马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疑惑地看了看他,这刘颀刚升官没多久,就这样请假不好吧,支吾了一会儿,大致上是告诉他,我一个人能应付过来。

    但,那刘颀也不晓得咋回事,死活要跟我一起过去,说是他不放心我。

    最后,我被他说的实在是没办法了,只好同意下来,便订了两章去梧州的火车票。

    我们订的是早上7点多的车票,由于那梨花妹招呼过,让我带点烧饼过去,当天晚上我跟刘颀在街头转了一圈,买了二十来个,又另外买了一些东西,算是刘颀送给梨花妹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翌日的早上六点,我们俩人直奔火车站,在火车上颠簸了六七个小时,于下午两点的样子,到了梧州,出站前,我给梨花妹打了一个电话,她告诉我,她已经在火车站外面了。

    在火车站边上一家肯德基边上,我见到了分别已久的梨花妹,她一袭轻松的休闲装,脸蛋比去年更精致了,若说刚见到她时,给人一种惊艳感,此时的梨花妹多了一种内敛美。

    我这边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刘颀在边上来了一句,“我擦,好漂亮,比乔姑娘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手肘怼了我几下,继续道:“我说陈九,你小子桃花运怎么这么好,一个比一个漂亮,我…特么都后悔认识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说:“现在你放心了吧,这么漂亮的妹纸,肯定不会搞传/销吧!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,谁知道呢!万一她漂亮的面庞下,隐匿着一颗搞传/销的心呢!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无语了,懒得跟他说话,就朝梨花妹望了过去,就发现梨花妹眼角有点湿润,我走了过去,问她:“咋了,我又没死,哭啥子嘛!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缓缓抬手,朝我头发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了,她这是看我头发白了,伤感了,就说:“这没啥,只是营养跟不上,造成头发白了,你要是请我吃点好的,指不定就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被我这话给逗笑了,小粉拳在我胸口扑打了几下,说:“才多久没见,我发现你居然学会贫嘴了,以前那个死气沉沉的陈九跑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没说话,倒是边上的刘颀不适时宜地来了一句,“小姑娘,你可别被这小子给骗了,就在前段时间,这小子还带着一女明星跟我吃饭来着,那女明星天天粘着他,好像想跟他耍朋友来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脸色一沉,脑子立马想起颜瑜,心情一下子变得不好了,但那梨花妹听着这话,却是另一番感觉,她先是抬腿狠狠地踩了我几脚,嗔道:“好啊,你居然敢背着我找女人,你可别忘了,当年你师傅说我注定会成为你媳妇。”

    不提这话还好,一提这话,我特么也是无语了,据这梨花妹说,我那个所谓的师傅,说过这样的话,至于是真话,还是假话,估计只有梨花妹自己知道了,毕竟,我又没见过师傅,哪里晓得这事。

    不过,这倒让我想起一件事,当初梨花妹在说这话时,我曾跟父亲打过电话,父亲居然也说,的确有过这样的事,这让我曾怀疑过师傅跟父亲的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深想的时候,那刘颀推了我一下,不停地朝我使眼色,他的眼神很猥琐,大致意思是,你这小子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媳妇儿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也不想解释,有些事你要是解释起来,只会越描越黑,但你若不会解释,对方又会以为你默认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特想说句,做人真特么累,这不,那刘颀见我没说话,嘿嘿一笑,给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直接无视她,朝梨花妹问了一句,“叫我来那人呢?”

    她一怔,解释道:“那人好像有点事去了,说是三天后,他会主动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便跟着梨花妹出了火车站,直接上了一辆的士。

    车上,那梨花妹告诉我,她这次之所以来这边,是因为她们学校搞了一个什么活动,要在这边待上一个月,她今天是到这边的第十天。

    当我问她具体搞什么活动时,她却欲言又止,最后直接来了一句,“九哥哥,这是我们学校的事,你就别问了,有时间关心这个问题,还不如关心那中年男人,我总觉得他对你好像有些不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问下去,毕竟,现在人都没见着,问什么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在一栋高楼边上停了下来,抬头一看,这栋楼名字很牛气,叫齐天大厦,一楼是大堂,往上好像是酒店、酒吧、桑拿之类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一看,皱了皱眉头,梨花妹住这?

    从这装潢来看,在这住一晚上,可不便宜,我跟刘颀都属于那种小**,兜里没啥钱,特别是我,兜里的钱还特么是借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支吾了一句,大致上是告诉梨花妹,这太贵了,住不起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梨花妹说:“九哥哥,尽管住就行了,找你那人已经替你埋单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要知道天上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掉馅饼,就算真掉了,那特么也是个毒馅饼,这让我一下子警惕起来,疑惑地盯着梨花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