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23.第1414章 做七(1)
    小姨一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说:“小九,你是不是担心没脸回家?你放心,有小姨在,保证让你风风光光回乡。(%¥¥)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抬眼看了看她们俩,便同意下来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,由于小姨她们也要去衡阳,她们娘俩捣鼓了不少东西,说是送给我母亲。

    翌日,早六点的样子,小姨领着我们出了门,直奔罗湖关口,由于我的港澳通行证已经过了限定的时间,在过关口的时候,捣鼓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直到早八点的时候,才从关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了关口,按照我的意思是从深圳那边坐火车回家,毕竟,我们湖南离开深圳也算不很远,火车**个小时行了,哪里晓得,小姨说,她需要在深圳办一件事,等她办好事,直接飞长沙,最后从长沙坐大巴回衡阳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要在深圳干什么事,她也没带我去,而是让我跟着表姐,在深圳瞎溜达了一小时的样子,大概是十点的样子,小姨办好事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去的时候是空着手的,回的时候手里却多了一样东西,那东西用一块红色的绸缎包着,约摸有半米长,我问她是什么东西,她笑着说,等你回到家知道了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把那东西交给表姐,再三叮嘱表姐要保管好那东西,说是那东西关于我的性命。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什么东西还能关于我的性命,我本来想深问下去,但小姨说,不到时候不能说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我也没再问下去,便跟着小姨直奔机场,要说有钱人是我们这些农村土包子豪气,一到机场,小姨直接来了一句,三张去长沙的头等机票。

    瞧瞧,这话说的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长沙的时间是下午三点,由于我急着回家,我们出了机场便直奔大巴,当天下午五点多一点,车子到了衡阳,我去了一趟刘颀家,把手表交给他,又跟他简单的聊了几句,便匆匆告别,跟着小姨她们直接去了东兴镇。

    坐在回东兴镇的大巴,我心里忐忑的很,或许如那句话说的,近乡心怯吧!

    眼瞧东兴镇要出现在眼前,我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,当年离开东兴镇时,可以说是被赶出去,如今这样回去,或多或少心里有些不舒服,最为关键的一点,这东兴镇目前是那水云真人的地盘,我贸然回去,指不定会招来一顿数落,甚至会影响到我父母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立马朝开车的司机喊了一声,“师傅,踩一脚!”(我们那边停车,一般都是喊踩一脚,其实是踩一脚刹车的意思。)

    陡然,大巴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姨问我:“小九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冲她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小姨,我现在还不能回家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她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,我怕回去后,会给父母带去麻烦,等我处理好那事后,再回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冲她说了几句对不起,起身下了车。

    车,小姨疑惑地盯着我,满眼错愕,直到车子缓缓启动,小姨才回过神来,冲我喊了一句,“小九,你别忘了回家啊,那东西我放在你家,三年内必须取走啊!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她说的那东西可能是用红丝绸包着的什么东西,我回了一句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车子缓缓启动,行驶在马路,看着车子,我心里宛如大凡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俱在,本以为这次能见到时别几年的父母,没想到却忘了此时的东兴镇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东兴镇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这东兴镇的水云真人等人不除掉,想要回家恐怕有些难。

    当然,以我目前的身手,想要解决水云真人还是可以的,但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因素,一旦解决水云真人,以后这东兴镇的丧事咋办?

    毕竟,目前是由水云真人掌控着整个镇子的丧事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对着东兴镇那个方向跪了下去,重重地磕了几个头,算是向父母道歉吧!

    随后,我在路拦了一辆车子,再次回到衡阳,给刘颀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,可能要打扰他几天,那刘颀倒也好说话,说我想住多久便住多久!

    谁曾想到,刚到衡阳,还没来得及去刘颀家,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打了过来,我掏出手机一看,打电话来的是盘梨花。

    看着这电话号码,我有些入神了,自从次一别后,这丫头说是自力更生,什么学费、生活费都能自理,根本不需要我费神,而事实证明,她的确做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丫头一般不会给我电话才对,莫不成遇事了?

    我连忙摁了一下通话键,听到梨花妹的声音传了过来,她说:“九哥哥,我被欺负了…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语气不对啊,那丫头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了,她能被别人欺负?她手头的功夫,不欺负别人算不错了,正准备说话,另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我在梧州等你,来迟了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梨花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“九哥哥救我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眉头皱了起来,从他们的语气我听出来一丝异常,这电话看似有人绑了梨花妹,但从梨花妹的语气,我却听出来她说救我两个字的时候,没任何慌张,相反,隐约有一丝期待感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冷声回了一句,“梨花妹,别闹了,没心情陪你闹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不敢确定梨花妹是否真的在闹,再说,绑架是大事,也由不得我马虎,万一是真的,这事的后果不堪设想了。

    毕竟,我答应过傅国华照顾好她女儿。

    “嘻嘻!”很快,梨花妹嬉笑的声音传了过来,她说:“还是九哥哥聪明,知道骗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想杀人的心情都有了,玛德,这事也拿来开玩笑,正准备训斥她几句,哪里晓得,那梨花妹下一句话却令我整个人都懵了,她说:“九哥哥,我现在在梧州,这边有个人认识你,指名道姓要见你,说是见不到你,会让你这辈子后悔莫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