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21.第1412章 小翠花
    这样的,那乔秀儿直勾勾地盯着我,我也直勾勾地盯着她,我们谁也没说话,倒是小姨在边急的跟热锅的蚂蚁,但碍于我们俩脸色不对,她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在这一瞬间,静了下来,连空气都好似凝固了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时间,那乔秀儿脸色一松,笑了一声,“陈九,别说我打击你,现在的你仅仅是刚入门,别以为学了纯阳剑法觉得天下无敌,在有些人眼里,你如同蝼蚁一般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陡然起身,凌厉的眼神在我身扫视了一眼,右手一抖,一只蛊/虫径直朝我这边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没动,因为我在她眼神没看到任何杀机,想必是试探我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我的猜测是对的,那蛊虫在离我三公分的位置停了下来,旋即,扑腾着翅膀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乔秀儿好似没想到我居然会不动,面色微微一怔,“还算不错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瞥了小姨一眼,又望了望表姐,最后将眼神停在我身,笑道:“如果没什么问题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里会给她机会,忙问了一句,“你究竟是活的还是死的?”

    她缓缓扭头,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“你觉得我活着,我活着,你觉得我死了,那便死了,得看你自己怎么想,对了,最后警告你一次,以后别妄图接近丝丝,否则,别怪我翻脸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说话,对于这乔秀儿,我只觉得这女人像谜一样,在墓穴这女人明显是死的,还是没手没脚那种,而现在摇身一变,居然成了活人。

    个原因,我实在是想不通,不过,我敢确定两件事,那便是颜君山跟乔秀儿绝对有一段感情,否则,这乔秀儿绝对不会出现在这,也绝对不会跟颜家扯什么关系,严格来说,她之所以出现在这,并非她先前所说的两个原因,而是三个原因,其两个先前已经说了,最后一个便是她跟颜君山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最后我敢确定的是,颜君山说乔秀儿是人棍,已经死了,我有理由相信这句话的真实性,否则,颜君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,再加乔伊丝也曾说过,她母亲很早前死了。

    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现在的乔秀儿居然会完好无缺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我怀疑过,眼前这个乔秀儿是假的,但她的神韵、动作以及对蛊虫的掌控力无一不在证明她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乔秀儿见我没再说话,笑了笑,抬步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好几次我想喊住她,但最终还是没能喊出口,眼睁睁地看着她缓步走出门口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也不晓得为什么,我忽然生出一股凄凉感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会有这种感觉,但这种感觉却是实打实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为乔伊丝,又或许是为整个颜家吧!

    我知道随着她的离开,这件事也算告了一个段落,然而有些事情却成了谜团,并不是我能解开的,或许这一切真如乔秀儿所说的那般,仅仅是为了取出情/蛊,又或许乔秀儿的出现仅仅是一个开端。

    具体过程,我也没那个心思去想,更没那个心思去追寻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,此时的我,只想去颜瑜的墓碑看看,看一眼那个小姑娘,看一眼颜瑾,看一眼林巧儿,看一眼那些曾存在的人儿。

    小姨见我神色有点不对,在我肩膀拍了拍,“小九呐,刚才乔秀儿在这,有些事情我不好说,现在她走了,有一句话,我真的很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望着她,说:“小姨有什么话,尽管问!”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会儿,问我:“你真不认识颜瑜?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意思,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深深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我意思是在来香港之前,你真的不认识颜瑜,你仔细想想,有没有这个人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说: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面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“看来你是真的忘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更加疑惑了,没来香港之前,我哪里认得什么颜瑜啊,说:“小姨,你有话直说吧!”

    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在几天前,我作了一个梦,梦见颜瑜了,她告诉我,她跟你是小学同学,她在你们学校念过一个学期,跟你是同桌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愈发疑惑了,我小学同学?还是同桌,怎么可能,我那同桌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楚的很,那人一年四季留着两条长长的鼻涕,直到小学毕业那年,两条鼻涕才跟那人告别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,我对小学同桌的印象深刻的很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说:“小姨,你是不是弄错了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说:“应该不会错,梦境,颜瑜的确说她跟你是同学,还是同桌。哦,忘了,她小时候有个绰号,是你给她取得,叫小翠花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小翠花!

    我记得这么一个人,那是我一年级的时候,从外地来了个同学,一口粤语,讲的那些话我们都听不懂,不过,那小女孩却能说两个字,翠花。

    我当时也不懂她说的翠花是啥意思,便给她取了一个绰号,小翠花。

    只是,后来那小姑娘也不知道咋回事,仅仅在我们班待了半年,便走了。

    当时,为这事我还伤心了好久,一直觉得失去了一个能玩耍的小伙伴。

    等等,我记得那小翠花离开我们学校时,好像还给我送过礼物,是个小玩偶,小时候一直没舍得玩,放在家里的收藏。

    要是我父母没丢的话,那小玩偶应该还在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朝小姨看了过去,只问了一句话,“她的墓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。”她缓缓吐出几个字,继续道:“你是否想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催了小姨几句,偏偏在这个时候,那周敏醒了过来,她先是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,后是疑惑地在我们身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陡然,她尖叫一声,“你们怎么会在我家,保安,保安,把他们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苦笑一声,看来这周敏是不记得我了,也没久留,跟小姨交换了一个眼神,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临门出时,小姨停了下来,对我说了一句话,令我痛哭起来,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