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16.第1407章 扑朔迷离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撒开腿朝外面跑了过去,跑着,跑着,陡然脚下一痛,低头一看,天呐!脚下居然一片片人骨骸,根本数不清有多少,整个地面全是那种蹭白蹭白的骨骸。

    玛德,这些骨骸哪来的?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滑燃火机,大致数了一下地面的头颅骨,不多不少正好108个。

    108个头颅骨。

    难道是佛门108弟子?

    我…我真的怕了,只觉得眼前这一切是那么不真实,那么没有存在感,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说过坟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我内心歇斯底地呐喊,脚下疯狂朝前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跑到门口时,我滑燃火机大致看了一下,这是颜家的房门没错,抬手推去,很重,重到我根本推不开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飞身是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饶是我力气这么大的人,那门愣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玛德,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瞬间冷静下来,滑燃火机,照着那房门看了起来,不看还好,这一看,我特么居然这房门被人用电焊死死地固定了,也是说,我现在被关在这房子内了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冷汗直冒,再次抬腿踹了几脚,失望的是,那房门还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玛德,我记得颜家好像这么一条大门啊,如今这大门被固定死了,想要出门肯定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不对,还有后门,颜家的一条后门是直接通向车库的,当初颜瑜开车时,从后门走过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凭着一些模糊的记忆朝后门走了过去,令我松出一口气的是,这后门看似关着的,好在并没有被电焊给固定死,仅仅是抬腿踹了一脚,那房门便哐当一声开门。

    入眼是一片漆黑,按照记忆来说,这条路通向的地方是车库,需要在车库内绕一个大圈子方才能回到地面。

    进入车库后,我摸着墙壁缓步前行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可能是半小时,也可能是一小时,主要是在这黑暗根本没得时间概念。

    陡然,我眼前出现一道亮光,那亮光十分微弱,仅仅只有绣花针的针头那么大,但在这漆黑的夜晚里,却是那么耀眼,宛如半空当的明月般。

    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刚才这一路走来,虽说没遇到磕磕碰碰啥的,可在这黑暗行走,对人的心理考验却是极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好在我入行抬棺匠有段时间了,否则光凭这段黑暗的路途,足以让不少人吓破胆子了。

    当我跑到那光线处时,我迫不及待地伸手摸了摸,入手有股潮湿感,像是工地经常用到的羽纱布,我微微皱眉,用力一推,发现那羽纱布忽然凸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头一喜,抬腿是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陡然,那羽纱布撕裂开一道口子,一道强劲的阳光射了进来,照的我眼神有些受不了,抬手挡了挡那光线,待适应那阳光后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阳光照在手臂那种柔和感。

    这是我下墓后第一次感觉到阳光,没人能体会到这种感觉,宛如渴了很久的人,忽然看到水源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,我伸出双手,将那羽纱布撕开,抬腿朝外面迈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到外面,我还没来得及深呼吸,便被一道惊呼声给吸引了,抬眼一看,喊话那人是一名女子,二十出头的年龄,身穿的花里花俏,头戴着一顶的帽子,帽子边缘挂着两串钢镚圈。

    那女人一手指着我,满目尽是错愕,好似见鬼了一般,“妈吖,从鬼屋爬出来鬼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看了看自己,除了脏了一些,没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啊。

    等等,她刚才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鬼屋?

    颜瑜家是鬼屋?

    不可能啊!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理会那女人,缓缓扭头朝身后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入眼是一张超大的黄se羽纱布,将整个颜家给罩了起来,边长满了荒草,一条羊肠小道蜿蜒地将整个颜家缠绕在内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这颜家不是地处最好的小区么,怎么会荒废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幻觉,肯定是幻觉。

    我死劲拍了拍脑袋,再看,没错,颜家的确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我特么当真是彻底断片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如果说现在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觉,难道说,我来香港之后所遇到的一切全是幻觉?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立马朝身后的包裹摸了过去,还在,又伸手朝包裹内摸了过去,入手是芭蕉扇,这让我立马确定在颜家所遇到的一切肯定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对整件事满脑子是疑惑,根本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扭头朝那女人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女人一见我眼神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,颤着音说:“大…叔,你…你…你想干吗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我特么真有那么老么,老子才20出头好吧!

    不过,想到我一脑白发,也没在乎这些细节,对那女人说:“姑娘,能不能借你手机给我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她警惕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估计是想看我是不是骗子,约摸过了半分钟的样子,她问了一句,“大叔,你不会是骗子吧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你见过这么惨的骗子没?”

    她脑袋像拨浪鼓般摇了摇,但还是没敢拿手机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估摸着没戏了,只好找下一个人试试运气,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女人偏偏在这个时候把手机递了过来,还说了一句令我哭笑不得的话,她说:“大叔,你要是骗了我手机,我会每天给你烧黄纸、点清香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难道香港这边骂人都是这么斯的么。

    当下,我点点头,也不说话,从她手里接过手机,脑子稍微想了一下小姨的手机号码,立马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嘟、嘟、嘟、嘟…”

    电话响了好长一段时间,压根没人接,我心里隐约升起一丝不安,又给表姐打了一个电话,跟先前一样,没人接。

    我急了,难道她们出事了?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手机陡然响了起来,低头一看,是小姨的号码,我内心一喜,连忙摁了一下通话键,听到小姨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你好,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小姨,是我!”我迫不及待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电话那头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紧接着是一道狂喜声传了过来,“小九,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内心一紧,听她这语气好似知道什么,立马问了一句,“小姨,跟你一起的108佛门弟子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