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6章 荒芜的颜家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望着那空荡荡的棺材看了老半天,我特么差点没崩溃了,若说那三口棺材是空的,有可能是乔秀儿复活了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棺材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这棺材里面的主人复活了,她总得出去吧?

    而想要出去,总得破开棺材吧?

    现在的结果是,这棺材完好无损,没半点被破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棺材先前就是空的?

    也不对啊,那颜瑾给我看过照片,照片中明显躺着一名女人,再加上颜瑾自取心脏作为祭品,足以说明这棺材不是空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实在摸不清这里面的路子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举起锄头,干脆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棺材砸的稀巴烂,借着微弱的光一看,与那三口棺材一样,这里面也倒立着一张纸人。

    拿起那纸人看了看,这纸人背后写着,谢欣、1967年,5月初3,丑时诞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特么是一些道士常用的手段,用纸人代替生人,埋入棺材内,用以挡灾什么的。

    等等,生人?

    难道说颜瑾的母亲没死?

    对,肯定没死。

    否则,这一切绝对说不通。

    我敢这样肯定是因为,这纸人一般是用在生人身上,说白了也就是活人,倘若那谢欣已经死了,完全没必要弄这么一个纸人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立马起身朝那三口棺材看了过去,拿起纸人一看,这后面写的是乔秀儿,1966年,9月初9,亥时诞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乔秀儿也没死。

    可,不对劲啊,那乔秀儿的尸体我亲眼见过,怎么可能会变成纸人?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这个,我立马想起道教有种秘术,好像叫啥障眼法,按说这种障眼法一般起不了大的作用,原因在于障眼法类似一种磁场,只对一些脑电波弱小的人产生影响,说穿了就是对一些孩童或一些弱智才会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情况不对,一来那玩意放在棺材内,由于这棺材放在洞穴时间颇久,从而使棺材内滋生出浊气,浊气与那障眼法相辅相成,便会强大那障眼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最终导致我们所有人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倘若一切真是这样,那么乔秀儿跟谢欣在哪?

    她们为什么要骗颜君山、颜瑜、颜瑾?

    特别是颜瑾,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复活,更是自取心脏,到头来却发现这一切只是一个骗局,那她也死的太冤了吧!

    当下,我紧了紧拳头,我一直以为颜君山、颜瑜、颜瑾这些人智商已经足够高了。然而,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真正的高人居然会是谢欣、乔秀儿。

    不对,严格来说应该是帮忙她们俩的那人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朝木梯子爬了上去,打算找小姨问问情况,毕竟,就目前这些人而言,估计只有小姨知道的事多了。

    大概爬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我抬头朝上方望了望,黑漆漆的一切,闷着头又爬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再抬头看,还是一切漆黑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里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这木梯子我爬过,应该用不了这么久时间才对。

    我沉着脸,又爬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奇怪的是,这次还是黑漆漆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,而我脚下的木梯子好像已经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放心,抬手摸了摸木梯子,没错,这木梯子已经是尽头,但眼前的一切却是那么漆黑,看不到丝毫光源!

    不对啊,我记得下墓之前,招呼高僧照顾好小姨,让他们在杂物房等我才对。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他们都去哪了?

    还是说,我没从墓穴爬出来?

    我眉头越皱越紧,摸出打火机滑燃,朝四周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照,我懵了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房子哪是先前的房子,明显是年代久远欠修的房子吖,整个房子显得满目疮痍,发黄的墙壁,漏雨的屋顶,屋内布满蜘蛛网,落尽灰尘,屈指可数的几件摆设,看上去空荡荡,狭窄,阴暗,偶有几只老鼠在房内肆意地穿梭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是颜瑜家?

    不能啊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啊!

    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,定晴一看,没错,我眼前出现的房子就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立马跑出去看,但直觉告诉这一切绝对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是因为我刚才下去的时间仅仅不过一小时左右,即便加上上下木梯子的时间,也不过是两小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试问一句,两小时怎么可能让一栋原本好好的房子,变得满目疮痍,甚至能结上一层蜘蛛网。

    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肯定是产生幻觉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找了一条凳子,擦了擦上面的灰尘,坐了下去,掏出烟,点燃,深吸一口,或许是抽的太重的缘故,令我忍不住咳嗽了几下。

    抬手挥掉眼前的烟雾,闷着头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支烟过后,丢掉烟蒂,我死劲揉了揉脸颊,再次滑燃火机,朝房内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那房子跟原先是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这次,我特么是真怕了,一边滑燃火机,一边朝外面走了过去,入眼跟先前没啥两样,那房子的墙壁都是发黄的那种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几分钟的样子,我眼神被墙壁上的挂钟给吸引了,那挂钟我再熟悉不过,先前在说坟时,我好几次都看过,所以,对这挂钟我熟悉的很。

    这挂钟正是颜瑜家的挂钟。

    这…难道真是颜瑜的家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立马走了过去,抬手擦了擦那挂钟上面的灰尘,定晴一看,没错,就是这挂钟。

    对于颜瑜家的其它家具,我或许不太熟悉,但对这挂钟,我太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到底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我要疯了,这就好比只是去了躺洗手间,从洗手间出来却发现外面的人都穿着古装。

    穿越了?

    闪过这荒谬的想法,我特么真心快醉了,肯定是出现幻觉了,否则,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