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4章 气体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将求救的眼神抛向高僧,然而那高僧好似在全神贯注朗诵经文,压根没注意到我这边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看,正好看到小姨她们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急了,连连朝她使眼神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不愧是有点亲,她立马明白过来,也不晓得是她真心想帮我,还是她有着自己的打算,她居然朝八卦阵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她若就这样冲过来,这不是完全添乱么?

    但,我嘴里又根本说不出话,只好不停地使眼色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小姨好似中邪了一般,不要命地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诡异的是,她跑动的速度特别快,半点也不像平常那个娇滴滴的小姨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玛德,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啊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我真的急了,心急如焚,想说话,但嘴巴跟先前一样,根本不受自己控制,一个个怪异的词从我嘴迸发而出,每个词都显得那么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本以为就这样完蛋了,没想到的是,那高僧居然在这关键时刻陡然睁开双眼,一见小姨,那高僧也算是经验丰富了,他赫然起身,一把抓住正准备入阵的小姨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松出一口气,倘若真让小姨冲进来,其后果当真是不敢想象,好在这一切仅仅是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然而,偏偏这个时候,再生异变,但见,小姨被高僧抓住后,并没有停下来,相反,她的情绪变得相当激动,嘴里碎碎念的骂了一大段话,她骂出来的那些话,不同于平常的话,而是一种很偏的地方语言。

    我听的不是很懂,但那高僧好似听懂了,他神色一凝,朝边上那些佛门弟子吩咐了一句,“快,拿袈裟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边上的一个佛门弟子立马脱了自身的袈裟,朝高僧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僧接过袈裟,整个人的气场在这一刻好似发生了变化,不再是先前那个慈眉善目的高僧,而是一尊活佛。

    他先是死死地抓住小姨手臂,后是将手中的袈裟缓缓朝小姨头上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姨好似挺害怕那袈裟,嘴里凄厉地嘶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立马明白过来,玛德,她这是中邪了啊!

    想想也对,这说坟本来就是容易招惹脏东西,找上小姨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也没再关注小姨那边,毕竟,以那高僧的道行,这点小事肯定能解决,而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难题,还是先前那个,我再次抬了抬脚,跟先前一样,很沉重,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地敷住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挂钟,离11点还剩六分钟,再这样下去,这心脏肯定不能在11点前送到艮的位置。

    玛德,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清空思绪,狠狠地咬了咬舌尖,只觉得舌尖处一痛,让我奔溃的是,居然没流血。

    我原本的打算是弄点舌尖血,朝脚下喷下去,而现在这舌头也不知道咋回事,居然不流血,这特么不太不正常了,平常只要稍微用点力,舌尖必出血啊!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也不晓得的是那108佛门弟子朗经的速度慢了,还是说坟到了紧要关头,我脑袋忽然传出一阵嗡嗡声。

    这嗡嗡声像极了数万只乌鸦,在耳边齐鸣一般,令人心里莫名其妙的烦躁。

    这嗡嗡声约摸持续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整颗脑袋都快炸开了,甚至想把耳朵活生生撕裂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我低呼一声,腾出一只手,猛地朝大脑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拍,脑袋顿时清醒了一些,但也仅仅是一瞬间,随之而来就是那股嗡嗡声愈来愈强,到最后,我只觉得自己身处在充满嗡嗡声的世界,耳朵能听见的,除了嗡嗡声还是嗡嗡声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搞不清楚这嗡嗡声是怎么来的,也搞不清为什么嗡嗡声会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直觉告诉我,如果就这样下去,这说坟十之**会失败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?

    我强忍脑袋那股疼痛感,伸手在身上摸索了一番,或许是天意吧,我正好摸到颜瑾给我的那柄芭蕉扇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掏出芭蕉扇,先是朝脚下煽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,随着芭蕉扇这么一煽,脚下那股束缚感居然立马消失了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芭蕉扇这么好用?

    当下,我又在耳朵边上煽了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跟先前一模一样,那股嗡嗡声,瞬间便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彻底懵了,有了这芭蕉扇,以后遇到啥诡事不能解决的?

    就在我暗自欢喜之际,那高僧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施主,那东西切莫多用,会折寿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我特么彻底石化了,用这玩意会折寿?这太扯淡了吧?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对,万物皆是相对应的,这芭蕉扇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一些事,而使用者必然得付出与之相呼应的代价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连忙将芭蕉扇收了起来,抬步朝艮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用过芭蕉扇的缘故,剩下的路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,但,令我不能释怀的是,我总感觉有人跟在背后,而且不是一个人,应该是三个人。

    每次扭头看去,却是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当真是玄之又玄,我想过拿出芭蕉扇煽走那种感觉,但想到那玩意会折阳寿,我也没敢拿。

    很快,我走到艮的位置,将手中的心脏,缓缓地放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,我这边刚放下心脏,由艮的位置开始,冒出一股特别奇怪的气体,那气体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说它是雾,但它的颜色却是五颜六色,像是风雨过后的那种颜色。

    随着艮的位置冒出这种气体,紧接着兑、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七个位置先后冒出气体,一时之间,整个八卦阵被那种气体给笼罩了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们所有人的眼神都被吸引了,一个个都望着八卦阵,而我也从八卦阵中缓步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退出来,就发现那些气体盘旋在八卦阵上空,相互交缠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不长,约摸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原本还是流动的气体,陡然停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