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2章 八卦阵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很快,我们所有人忙碌起来,而小姨跟表姐因为颜瑾的忽然离世,一直守在颜瑾尸体边上,倒也没下来。

    由于这说坟需要在颜家大宅内进行,所以摆祭品格外不方便,更为重要的是,那些佛门弟子,开口一句佛门弟子不杀生,闭口一句佛门弟子不杀生,而那些祭品zhong又以一些牲畜的头颅为主,这让那些佛门弟子大喊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我也是醉了,只好让他们去干点别的,我则开始搬那些祭品。

    大概捣鼓了接近四十分钟的样子,整个颜家大堂内好似被我们重新装饰了一番似得,抬眼看去,一个巨大的八卦阵罢了出来。

    八卦阵zhong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、兑八个方位,被我摆上了八个祭品,分别是猪牛马羊的头颅,每一样摆了两个方位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样摆,是因为那信纸上有提到一个词,借尸还魂,而这种借尸还魂,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借尸还魂,而是借用动物的的头颅,最后通过一些什么气体,从而让人还魂。

    具体过程,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不过以前在老家时,听老班人说过类似的事,说是有些道士不甘自己后人夭折,会采用这种借尸还魂的方法。

    而我做所以这样,完全是出于这种心理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才将那些动物的头颅摆在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这八卦阵zhong的四周被我撒满了黄纸,这种黄纸不是我们那边常见的四方黄纸,而是一种圆形的黄纸,zhong间被挖了一个洞,黄纸的四个方向用金漆写了四个字,路路通顺。

    而这八卦zhong内,我用朱砂笔画满了乾三连、坤六断、震仰盂、艮覆碗、离zhong虚、坎zhong满、兑上缺、巽下短的符号。

    不同于普通八卦的是,这几样符号,我是用清一色的朱砂笔画的。而普通的八卦,一般都会采用红黑两种眼色,交替地画。

    这样画的目的是,红在八卦zhong代表吉祥、代表生机、而黑则代表凶、代表死亡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八卦阵的最zhong间,我并没有画阴阳鱼,因为这阴阳鱼代表着阳zhong有阴,阴zhong有阳。

    可,这次说坟可以说是完全需要阳气,画个阴阳鱼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弄好八卦阵后,那高僧走了过来,先是双手合十,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问我:“施主,不知那八卦阵zhong空白处,你打算放什么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担心那个位置空下来,我笑了笑说:“等会我守在那个位置,而你们只需要围着八卦阵而坐,嘴里念《南华往生闫明本续经》、《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》以及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这三本经wen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想起了一件事,继续道:“高僧,还望您能跟他们打声招呼,这次说坟事关重大,希望等会念经wen时,诸位一定要虔诚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施主请放心,贫僧是佛门zhong人,自然懂得虔诚,这点施主无需多虑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也算放下心来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离9点还有10分钟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怕八卦阵周边的东西布置的不完整,掏出颜瑜的那张信纸,看了看,又对着信纸上的内容,看了看八卦zhong的祭品,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见此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一直不明白说坟是什么,在知道说坟是什么后,心里却宛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,尽是苦甜酸辣咸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八卦阵zhong,我心里一阵阵苦涩,那高僧应该是看出什么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“高僧有什么话,尽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缓缓开口道:“施主,人的寿元在出生那一刻便已经注定,或许死者的寿元不能令阳人满意,但这一切皆是因果循环,前世种下的因,这辈子务必尝还,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告诉我,这说坟没啥用,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试试,主要是这说坟一旦能成功,那么离苏梦珂复活的日子也不远了,再者说,我答应过颜瑜跟颜瑾,这次的说坟,无论如何一定要竭尽全力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摇了摇头说:“人的确无力反天,但若不试试岂不是人生遗憾。”

    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说:“施主,你可曾想过人一旦违反了天理,会造成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如果她们真能复活,承担这后果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再次看了看时间,离九点愈来愈近了,我也没时间跟他再扯什么天理,便对他说,“高僧,一分钟后,还望你们闭上眼睛,等我叫你们睁开眼时,再睁眼,可行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他一脸疑惑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这事没法解释,总不能告诉他,我等会要拿颗人的心脏过来吧,就说:“高僧相信我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淡声哦了一句,双眼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见他同意,我也没再说话,径直朝二楼走了过去,先前去二楼时,我看到过颜瑾家的冰箱,好似就放在她房间。

    进入颜瑾家,小姨跟表姐还是低声抽泣,见我进来,小姨问:“到时间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随意的跟她们俩说了一句,考虑到那八卦阵有些恶心,我让她们守在二楼别下去了,可小姨说,这说坟很重要,她想亲眼见见。

    她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好拒绝她的意思,就随她了,我则缓缓打开冰箱,入眼是一颗鲜红的心脏,或许是因为刚挖出来没多久的缘故,那心脏边上偶有几丝鲜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敢拿。

    但想到说坟,我强忍心头的害怕感缓缓伸过手,拿起整颗心脏,一股扑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,呛得我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我嘀咕几句,捧着心脏,缓步朝楼下走了过去,由于那股血腥味实在是太重了,所以我行走的速度极慢。

    短短的一点距离,我愣是走了接近三分钟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到八卦阵边上,那高僧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居然睁眼朝我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仅仅是瞥了一眼,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旋即就是一顿狂吐。

    见此,我苦笑不已,也不说话,缓缓移动入八卦阵zhong,席地而坐,而心脏则被捧在手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