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1章 108佛门弟子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我微微一怔,疑惑地看着她,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听我这么一问,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越哭越伤心,到最后干脆趴在门边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一沉,就觉得出事了,也顾不上那么多,撒腿朝大堂内走了过去,还没进门,就发现原本在大堂休息的小姨不见,从二楼隐约传来一阵哭泣声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,不会是颜瑾出事了吧!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脚下不由加速几分,来到颜瑾的房间一看,我懵了,但见,床上躺着一具冰冷的尸体,殷红的鲜血流了一地,将原本洁白的房间染红了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小姨正蹲在尸体边上,低声抽泣着,“到底是作了么子孽啊,整个颜家没了,就这样没了,一个都不剩了。”

    我缓缓抬步走了过去,先是探了探颜瑾的脉搏,又掰开她眼神看了看,最后目光被她胸前的一个血洞给吸引了,要是没猜错,她这是用她自己的心脏作为祭品呐!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,久久不能动弹,只觉得对颜瑾的看法在这一刻全被颠覆了,她…她…她居然用心脏作为祭品,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,才敢下这样的决定呐!

    足足愣了好几分钟时间,我微微回过神来,颤着音问了小姨一句,“她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小姨哇得一下哭了起来,说:“九啊,你一定要帮帮她,别让她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说实话,在没发生这事之前,我只是打算随便应付一下颜瑾就行了,但现在…。

    小姨见我没说话,问我:“九啊…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沉声道:“你放心,我定会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径直走了过去,看了看时间,离吉时还有段时间,偏偏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,定晴一看,来人是清一色的佛门弟子,粗略数了一下,人数应该在一百以上。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想到我叫颜瑾请的108法师,连忙走了过去,朝领头那佛门弟子做了一个万福的动作,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佛门弟子,四十来岁的年龄,国字脸,头上烙了九个伤疤,身上是一套黄se袈裟。

    我在打量他的同时,他也打量我,一对深邃的眼神一直留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十来秒的样子,他缓缓伸出手,令我没想的是,他的手宛如洋葱那般白嫩,丝毫不像四十来岁的人该拥有的手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跟他象征性地握了一下,他说:“施主,可是叫陈九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在下正是陈九。”

    他又说:“你可认识佛门zhong的佛子。”

    佛子?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脑子不由自主浮现一个人,陈二杯。

    难道他说的是陈二杯?

    很快,我立马释然了,也对,天下佛门本是一家,都是离根不离本的,而陈二杯乃佛门的佛子,这事在佛门应该不是啥秘密了。

    然而,真正令我没想到的是,远在香港这边,居然会有人还记得陈二杯,更没想到,还会让我遇见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点点头,说:“嗯,认识,我们是朋友!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原本还是紧绷的脸色,一下子宛如枯木逢春般的化开,笑道:“那定是施主了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做了一个我万万想不到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…他居然领着一众佛门弟子朝我这边跪了下去,还是佛教最高的礼仪,也就是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这吓得我脸色大变,伸手去拉他,却被他给阻止了,他说:“施主于佛门有大恩,若不是因为施主,佛门恐怕近百年难以觅到佛子,这一切都是施主的功劳,受得起贫僧这份礼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他领着一众佛门弟子再次行礼,足足拜了三次,方才起身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原地,尴尬的很,死劲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看出我的尴尬,笑道:“施主无需拘谨,这是应该的,倒是施主一下子请来108佛门弟子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疑惑道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贫僧只是受人所托到颜家行法事,具体行什么法事却是一无所知,直到先前来的路上才听说,这次主坛叫陈九,贫僧也仅仅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没想到真会是施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双手合十,朝我微微弯腰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态度,这令我稍微放下心来,说实话,这些佛门弟子没来之前,我特么十分担心他们会闹什么幺蛾子,而现在全是熟人,想必应该不会出啥事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他交流了一会儿,大致上是告诉他,等会说坟时,需要朗诵到哪些经wen,令我松一口气的是,我说的那些经wen,这些佛门弟子都会。

    约摸聊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陡然想起颜瑾所准备的这一切,全是找别人干的,而这佛门弟子应该知道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高僧,小子有一事不明,还望高僧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但说无妨,”他朝我挥了挥手,示意我问。

    我立马说:“不知是谁委托您过来的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他脸色稍微变了一下,摇头道:“抱歉了,这事实在是无法告知,贫僧只能告诉施主,办完这说坟,尽早离开香港,免得受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本来打算再继续问下去,但他的表情好似有些不悦,我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,便跟他又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概聊到早上8点的样子,我伸了一个懒腰,按照我所推算的吉时是巳时,也就是9点到11点,离吉时大概还有1小时的样子,时候准备东西了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告诉那高僧,他说:“施主,你只需说怎么做,贫僧所带来的108佛门弟子,全听吩咐,毫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他都这样说了,我自然也没跟他客气,毕竟,这说坟的阵势有点大,单凭我一个人弄起来,诸多麻烦。现在不同了,有了这108佛门弟子,要弄起来,进度会快很多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