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0章 说坟前夕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那颜瑾听我这么一问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“你觉得我还在骗你?”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直接说:“被你骗怕了。”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转身朝二楼走了过去,很快又下来了,这次,她手里多了一些东西,是照片。

    她将手中的照片朝我递了过来,我接过来一看,这些照片有些年头了,好些地方都泛黄了,不过照片中所拍摄的东西却是异常清楚。

    但见,那照片上面记录了几个人在刨坑,他们边上是一具尸体,由于那尸体面部被一张黄纸给罩住,看不到脸,不过,尸体边上的小女孩,我却是看的格外清楚,应该是颜瑾。

    我不敢确定,盯着那照片上的小女孩看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颜瑾,最后终于敢确定照片当中的小女孩就是颜瑾。

    这让我彻底放下心来,将手中的照片交还给颜瑾,也不再说话,顺势坐在沙发边上,掏出烟,点燃,抽了几口。

    一支烟过后,那颜瑾好似有些坐不住,又过来问我:“陈九,考虑的怎样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可以,只是,我也不确定说坟能否成功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“这个没事,只要你尽力就行了,实在不行,只能怪好人不长命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将手中的烟蒂丢在地面,踩熄,缓缓起身,把说坟的大致过程跟颜瑾说了一下,就问她能不能准备好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放心,今天晚上12点前,绝对给你搞定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样说,我也算放下心来,毕竟,香港对我来说太陌生了,若是她不同意,想要找齐那些东西恐怕还要费上一番功夫,特别是将整个颜家蒙起来,不但需要时间,还需要动用点关系。

    就我这种市井小民来到香港这种大城市,别说关系了,就连活下去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我不得不答应颜瑾的条件。

    那颜瑾说完这话后,抬步朝外面走了过去,说是去准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她忽然停了下来,扭过头看着我,说:“你说的108法师,能不能去寺庙请?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明白她意思,她这是打算去请和尚,我想了想,那信纸上面说,需要108法师,并没有说是和尚还是道士,估摸着应该可以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点头道:“可以!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抬步出了门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想了想,如果她母亲埋在那三口棺材下面,就这样埋着肯定不行,得挖出来,将其摆在三角形正中央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是,如此一来,整个说坟仪式下来,收益最大的会是摆在正中间那口棺材,这违背了我的初衷。

    但,如果不挖出来,整个说坟下来,那口棺材可能会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最后只能顺其自然,便跟小姨她们扯了几句,或许是所有事说开了点缘故,小姨跟表姐的话有点多,先是对我说了几句道歉的话,说是不该牵扯我进来,后是解释说,她们之所以骗我,是怕我不同意,至于在洞穴说的钱,她们给我的解释是,她们打算用金钱打动我。

    对此,我笑着点头说,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疙瘩,毕竟,没人愿意像傻币一样被人骗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小姨估计是看出我的想法,便坐在我边上,也没说话,倒是表姐的话多了起来,大致上是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,又说她的同事如何如何漂亮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我也是醉了,就告诉她,我有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在房内待了一会儿,大概是晚上11点半的样子,我们三人有点犯困,正准备睡觉,那颜瑾一脸疲惫的赶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进门,我立马闻到她身上散发了一种荷尔蒙气味,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姨估计也是闻到那种气味了,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你又去找他了?”

    那颜瑾嗯了一声,“除了找他,我别无它法。”

    我在边上听的有点懵,不过,从她身上的荷尔蒙气味,我大致上能猜到,她这是出去找人帮忙,只是那人提了一些过分的要求,而颜瑾为了让那人帮自己,应该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沉了下去,就问了一句,“谁?”

    小姨瞪了我一眼,让我别多管闲事,倒是颜瑾虚弱地说了一句,“没事,事已至此,我也没想活下去了,只要母亲能复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扭头看向我,继续道:“陈九,答应我,一定要尽心办好这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忽然苦涩的很,都说女人在这世间处在弱势群体,这话丝毫不假,就如颜瑾,在遇到事时,除了拿身体去做交换,毫无它法。

    那颜瑾又说:“明天早上六点的样子,那108法师会上门,剩下那些祭品,随后就会运到,至于用黄帛布蒙住颜家,等会也会有人过来,你只需要找准时辰起坛即可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,便开始推算时辰,大概推算了几分钟的样子,我算准明天的巳时适合开始说坟,也就是9点到11点。

    我把时辰告诉颜瑾,她嗯了一声,便朝表姐招了招手,意思是扶她去房间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小姨深叹一口气,“女人呐!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一直在大堂内坐着,大概是丑时颜家外面传来一阵响动,我走出去一看,是有人用货车拉了一车祭品过来。

    随着祭品被拉来,又来了一群像民工样式的人,扯着一块黄帛布将整个颜家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他们弄好这些东西后,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,我大致上检查了一下他们拉过来的祭品,一样不少,全是刚宰没多久的猪牛羊马的头颅,剩下的全是普通祭祀所用到的祭品。

    检查完这些,我犯起难来,这说坟需要一颗心脏,我特么到哪去找心脏啊。

    就在我犯难之际,表姐走了出来,她眼角有些湿润,我内心一紧,难道…。

    不待我开口,表姐说:“你是不是需要一颗心脏?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点头。

    她又说:“心脏在冰箱,你明天去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哇得一下哭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