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9章 颜瑜的苦衷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在房内待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脑子一直在想心脏的事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楼下传来关门的响动,我猫着身子看了看,就发现那些警察已经收拾好现场,领着那些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在皮箱内捣鼓了一些东西,立马下了二楼,径直找到杂物房,顺着木梯子爬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下到洞穴,那颜瑾迎了过来,问我:“东西都准备妥当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拍了拍包裹说,“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把说坟所需要的东西悉数跟她说了出来,又让她在一天内务必准备齐全,至于原因很简单,因为明天的日子正好适合说坟。

    那颜瑾听后,也不说话,点点头,便朝木梯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离开,整个洞穴只剩下,我、小姨、表姐、大兵以及十来个道士,由于先前在外面知道那些道士跟警察是假的,所以,我看向小姨的眼光也变得格外凌厉,总觉得她跟颜瑾在一样在骗我。

    至于她们在图谋什么,我是真心不知道,不过,也没心情去知道了,因为我此时的心事全放在说坟上面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先是虚情假意地跟他们说了几句,大致上都是一些虚伪的话,后是开始在洞穴nei开始捣鼓起来。

    按照颜瑜留下的那封信来看,想要说坟成功,这三口棺材必须摆成一个三角形,说是利用这种形状能吸收地面的浊气,有利于说坟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让那些道士帮忙将那三口大红棺材摆成一个三角形,又重新将棺材盖弄好,最后在棺材盖的上下左右分别贴上几道符箓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,小姨问我:“小九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不能对她说实话,只好说:“这个啊,只是摆个阵,能消灭底下的那些阴魂,这样一来,你们以后在上面盖医院才会蒸蒸日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不愿再说话,主要是怕言多必失,便径直朝最zhong间的棺材走了过去,对着那棺材拜了拜,又念了一些词,最后在棺材的正zhong央插了三柱清香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又在这洞内捣鼓了一些其它东西,大致上是清理洞内的一些脏东西,又将那些道士、小姨以及表姐赶上木梯子,将他们留下的脚印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小姨看着我的动作觉得莫名其妙的,就站在木梯子上问我这是干吗呢,我随便的扯了一句话谎话告诉她,“不能在这留下生人的脚印,否则会出现死人压活人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这吓得小姨连大气也不敢坑一声。

    大概在洞穴捣鼓了二十来分钟,所有的东西基本上都准备的差不多,我大致上瞄了一些这洞穴,应该没啥意外了,便在脚底绑了塑料袋,将自己的脚印清理干净,最后爬上木梯子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人顺着木梯子爬到杂物房,或许是先前那些警察没清干净留在地面的血液,那颜瑾沉着脸坐在大堂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见我们出来,那颜瑾一脸怒色地盯着我:“陈九,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说的是啥意思,故作疑惑道:“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也不说话,先是朝那些道士挥了挥手,吼了一声,“都滚出去!”

    那些道士哪里敢耽搁,一窝火全部散了。

    待那些道士离开,颜瑾走到我边上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:“陈九,事至如今,我也不怕告诉你,不错,我是骗了你,但你可知这其zhong的原因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兴趣。

    她面色一沉,抬手指着我额头,怒声道:“你不懂,你什么都不懂,你仅知道颜瑜死了,你却从未想过我为这个家庭付出过什么,若不是我,她颜瑜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不过,也仅仅是怔了一下,并没有更多的反应,因为她现在说啥我都不信了。

    试问一下,一个人被骗了那么多次,谁还会傻乎乎的去相信一个人?

    那颜瑾估计是看出我的意思了,朝我小姨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小姨说话,我连忙朝小姨罢了罢手,说:“小姨,我对他们家的私事,没啥兴趣,我只能说,我现在铁了心说坟,谁敢阻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脸色一沉,“谁敢阻我,它便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抬手猛地朝面前的一张茶几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那茶几的玻璃片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随着这玻璃一碎,整个场面落针可闻,没有人说话,就连小姨的脸色也变了变,估计是没想到我会发脾气。

    足足静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那颜瑾脸色一松,死劲搓了搓脸颊,整个人的精气神好似抽走了一般,问我:“你已经确定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不说话,眼睛却一直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即便到了现在,我依旧想不明白,这颜瑾到底想干吗,若说颜瑜是为完成她父亲的遗愿,而颜君山是为了复活乔秀儿,那这颜瑾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我实在是不明白的很,就觉得颜瑾所做的一切都有些多此一举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又说: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也无话可说,不过,我还是以前那句话,在说坟的同时,我希望你救救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疑惑道:“你母亲在哪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就在那三口棺材的正下方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彻底懵了,玛德,这颜的人心计到底有多深啊,那颜瑜先是用重宝骗了吴老跟颜君山,而颜君山则趁这个机会,把棺材内的尸体换成了乔秀儿,最后又发现颜瑜这样做是为了满足父亲的心愿。

    而现在颜瑾居然告诉我,她把她母亲埋在那三口棺材下面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,我特么只能说,颜家的人不好惹,天知道什么时候阴你一下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震惊,我朝小姨看了过去,“你掺合这事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尴尬的笑了笑,好似觉得愧对我,也不说话,倒是边上的表姐说了一句,“瑾儿姐姐的母亲是我二姑妈。”

    好吧,捣鼓老半天,居然都是亲戚,这让我愣了好久,深叹一口气,警惕地看了颜瑾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这次是真话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