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8章 一颗心脏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的声音唬住他们了,还是地面那些人刺激到他们了,那些人一个个胆寒心颤地盯着我,愣是没一个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这让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,盯着那些人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些人也同样盯着我,愣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大概静了一分钟的样子,也不晓得是谁喊了一声,他是魔鬼,便一窝火全散了,至于那些躺在地面****的人,压根没人搭理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瞥了地面那些人一眼,大致上检查了一下,应该是死不了,仅仅是头部受了一些伤,按照我的想法是,任由他们躺在这里算了。

    但看到那些人痛苦的表情,我特么居然动了怜悯之心,给他们打了一个报警电话,我则稍微清洗了一下自身的血迹,抱着颜瑜跟lin巧儿的遗体朝二楼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有了先前的教训,我不敢将颜瑜的尸体放在床上,只好委屈她点,用一床被子将她遗体裹起来,放在床底,又将lin巧儿的尸体捣鼓一番,挨着颜瑜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弄好她俩的遗体,我找了一些家具放在床边,也算是将她们的尸体彻底藏了起来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,先前那一幕,太特么坑了,只能说人心在某种情况下,比那些所谓的妖魔鬼怪要恐怖的很。

    捣鼓好这一切,我翻出自己从衡阳那边带过来的皮箱,脑子则开始思索所谓的说坟,说实话,我真心不明白什么叫说坟,但经历了这一切,我却摸到了一些说坟的窍门。

    当下,我在颜瑜房子内翻了起来,我记得颜瑾拍了一个我在殡仪馆说坟的视频,后来为了方便查看,我让颜瑾发到颜瑜手机上了。

    而颜瑜的手机在下墓之前,听她说好像落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大概翻了一会儿时间,失望的是根本没找到颜瑜手机,反倒找到一张不该出现在这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zhong是一男一女,男的气宇轩扬,是颜君山,女的绝美倾世,是乔秀儿。

    看到这照片,我微微皱眉,颜瑜家怎么会留着这张照片?还是说,从一开始,颜瑜便知道整件事,也知道颜君山会在棺材上动手脚。

    对此,我不好猜测,如果真如我所说的那样,颜瑜或许是想帮她父亲完全心愿。但,事实是什么,我是真心无法知道,因为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是颜瑜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颜瑜已成仙逝之人,真相是什么,或许只有她知道吧!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心里有些难过,但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我下一秒就被她床头一把像梳子的东西给吸引了,那东西呈紫红色,形状像极了梳子,上面隐约刻着一些小篆体。

    我拿起梳子看了看,压根看不懂这上面的字,皱了皱眉头,正准备放下的时候,我眼尖的看到那梳子边上有一个信封,那信奉上清秀地写了几个字,陈九亲启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这是颜瑜给我的信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有些激动,颤抖地拿过信封,入手微凉,缓缓打开,入眼第一行字是:

    九,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我一愣,她这话怎么好像预感自己会死一样,再往下看,她的每一个字直刺我灵魂最深处,令我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豆大的泪水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这上面的内容很简单,大致是说,她没下墓之前,已经预感到她跟我会死一个,而她是抱着必死的心下的墓,原因很简单,她不想看到我死。

    这让我整个人差点没奔溃,她既然预感到我跟她会死一个,她为什么还要下墓,按说她不应该下墓啊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张照片,我立马明白过来,她下墓,或许并不是为了想做翱翔蓝天的大雁,恐怕是为了满足其父亲颜君山的心愿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什么原因,她并没有把这一切告诉颜君山,而是默默地付出。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这个,我内心宛如被千万柄匕首直刺心脏般难受,紧了紧手zhong的信纸,耐着心朝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这下面记载全是有关于说坟,就连一些操作细节也被记载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把我看的差点没傻眼,换而言之,也就是说我们所有人当zhong真正懂说坟的人唯有颜瑜一人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把说坟的具体细节记录下来,又一口气将信纸zhong的内容全部看完。

    后面没啥有信息的东西,不过,有一句话却提醒了我,信zhong说:“说坟如同逆天而行,坟成则人有魂,坟败则活人失魂,二者皆不是,万幸之幸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稍微想了想,她这意思很明显,说坟有风险,一旦成了,说不能真能让乔秀儿复活,而一旦失败了,说坟那人可能会失去魂,也就是俗称的傻子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的是,她后面那句,二者皆不是,万幸之幸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难道这说坟,不是成功了才是万幸之幸么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楼下传来一阵响动,我立马收好信奉,走出房门,朝一楼瞥了瞥,来的是一些警察,一见地面这情况,朝房内喊了几声有人没,便开始捣鼓地面那些人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应声,但考虑到颜瑾她们还在洞穴等我,我也没懒得回答,毕竟,一旦回答了,那些警察问起来会没完没了,指不定还会被带到警局问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悄悄掩上房门,打算等那些警察走了,便下洞穴,而现在则开始在皮箱内捣鼓起来。

    按照那信纸上所说,说坟也算是一门仪式,只是这仪式的场面有点大,也不晓得是巧合,还是咋回事,这说坟对场地的需要,就像我先前鞥颜瑾说的那样,需要用黄帛布将整个颜家罩起来,还需要用到108有道行的法师,猪牛马羊若干。

    然而让我无法接受的是,那信纸上面说,若想让说坟成功,必须要用一颗活人的心脏作为头祭,否则,这说坟恐怕无法进行下去,甚至会惹来反噬。

    这让我懵了,活人的心脏,这特么不是让我去谋杀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