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06.第1397章 恶斗
    要说这木梯子也当真是陡,抱着颜瑜跟林巧儿的遗体,足足走了接近半小时,方才走了出去。(%¥¥)

    刚出来,我稍微看了一眼,我们所在的地方正是颜家的杂物房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看外面,此时已是夜深时分,夜凉如水,一袭银白的月光照在窗户,令整间杂物房内有了一丝光源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扛着她们俩的遗体走出杂物房,不待我将她们放下,发现先前出来的那些警察,一个个聚在客厅当,好似在商量什么。

    见我过来,那些警察下意识停下手头的动作,都朝我这边看了过来,其一名警察问我:“下面的事搞定了?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粤语,我听的不是很清楚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又用普通话说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次,我听的很真切,说:“还没,只是来捣鼓点东西,等会还要下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紧了紧手的遗体,朝二楼扛了过去,先前那警察好似还想问啥,只身拦在我身前,笑道:“这么急着走干吗,来,陪哥们唠唠嗑!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,直觉告诉我,这些所谓的警察,恐怕有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不动声息地停了下来,问了一句,“哦,你想唠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一笑,眼神扫了颜瑜一眼,笑道:“你手里抱的是那个大明星,颜瑜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隐瞒,说:“不过,前段时间,她已经选择退出那一行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人眼神闪过一道猥琐,七八个警察朝我缓缓靠了过来,一边****道:“这些个明星只活在电视,没想到现实居然能见到,若不表示一番,恐怕妄为男人一世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们这是动了yin秽念头,想打颜瑜尸体的主意,这让我火气一下子冒了出来,都说人心这玩意太特么不可思议了,我现在算是彻底懂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脸色一沉,直勾勾地盯着那人,冷声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他****一声,说:“你觉得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手朝颜瑜伸了过去,看那架势是打算抢尸,我冷笑连连,双手死死地拽住颜瑜跟林巧儿的遗体,冷笑道:“你们这样,不怕颜瑾?”

    那人好似听到好笑的笑话一般,哈哈大笑起来,“小伙子,你不会真以为我们是警察吧?哈哈,笑死人了,我们若是警察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身后那些道士也笑了起来,他们的话很简单,大致说他们的真实身份并不是什么道士,而是路边替人看相算命的术士,是颜瑾花重金请过来的。

    明白这一切后,我心沉如铁,在出来之前,我怀疑过这些人的身份,特别是那些道士,压根不像是得道高人,更多的像是市侩的小道士。

    这让紧了紧手的拳头,冷声问了一句,“以你们的意思,这事打算找事?”

    先前那‘警察’冷笑连连,朝边那些人打了一个眼色,不少人朝我这边围了过来,连那些个假道士好似也动了凡心,一个个朝我这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扫视了他们所有人一眼,‘你们确定要动手?’

    那人冷笑一声,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若不是运气好,哪里能碰的颜瑜这样的绝世女神,即便她现在死了,丝毫不影响她在我们心地位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人****一声,猛地朝颜瑜遗体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真怒了,抬腿照着那人胸口踹了过去,那人好似练过,很轻易地避开我踹过去的脚,反手朝颜瑜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急了,奋力转过身,将颜瑜跟林巧儿的遗体放在地面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那些人,一字一句地说:“谁敢再靠近一步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顺手捞起一条木凳子,猛地砸在地面,捡起一根木凳子腿,横在身前,双眼警惕地盯着想要靠过来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哟呵,陈九,你这是吓唬谁呢!”先前那警察冷笑一声,朝身后那些人挥了挥手,“兄弟们,颜瑜在前面,错过这次,这辈子都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内心冷到极点,这特么还是人么,这简直是一群畜生啊,连一具尸体都不放过啊!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人朝前走了几步,我也没客气,鼓足气,手的木棒挥舞起来,由于学了四段式的缘故,那木棒在我手里被挥的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“!”那人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手的木棒砰的一声砸在那人头。

    瞬间,那人额头的位置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一道口子,殷红的鲜血一下子迸发出来,

    随着鲜血的迸发,那人应声倒地,四肢不停地抽搐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这一幕吓得那些人一个个都懵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下意识朝后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在他们身扫视了一眼,冷声道:“不怕死的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浑身一抖,手的木棒朝他们挥了过去,“谁敢过来一步,他便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是真怒了,试问一下,任谁看到这一幕不会动怒,而那些人也不晓得是色胆大,还是咋回事,居然没被我吓住,而是前赴后继朝我这边跑了过去,嘴里一直叫嚣着,说是我只有一个人,他们人多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客气,手的木棒不停地挥动,只要有人靠近,我手的木棒会毫不留情地敲在那人头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的,不到一分钟时间,地面已经躺了七八个,连先前跟我一起出来的道士也躺了两个,而我身则溅了不少鲜,当然都是他们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!”我冲他们咆哮一句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庆幸这次在那墓穴学了四段式,否则,我根本无法应对眼前的情况,甚至可以说,只能任由悲剧的发生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境有了微微变化,看向他们的眼神也变了,心陡生个一个想法,只要他们敢再向前一步,便屠了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