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05.第1396章 真相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人是这样,在经历大悲大喜后,人的精神会处于一种格外怪的状态,很容易轻信人。

    而在看到棺材内的一切后,我立马恍然大悟过来,这颜瑾恐怕也非善茬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不敢轻举妄动,深呼几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心态平复下来,扭头朝颜瑾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颜瑾姑娘,听你意思是,这所有的事是颜君山在作祟?”

    她好似沉侵在某件事当,并没有注意到我表情,而是下意识回了一句,“除了那负心汉,还有谁能干出来这事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,便朝第一口棺材走了过去,又看了看其它两口棺材,心徒生出一个想法,那便是既然颜君山如此大费周章将乔秀儿的尸体弄到这棺材内,想必这地方定有它的特殊性,再加棺材内的那些异常反响,我有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顺着颜瑾的意思说坟,将整件事继续下去,一来,我可以试试说坟是否真如那句话说的,说了有魂,二来如果这次成功,是不是意味着苏梦珂也有复活的可能性,三来乔秀儿是乔伊丝的母亲,作为朋友,若是能将她母亲复活,我相信乔伊丝定会开心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脑子开始谋划这件事的可行性,直觉告诉我,这事绝对不可能,但事已至此,即便是试试也没啥事,算失败了,对我而言,也没啥损失。

    相反,一旦成功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相信后面的事,我怕太激动从而导致自己四肢抽搐。

    大概想了一两分钟的样子,我走到颜瑾边,她好似还沉侵在那事当,直到我推了她一下,她才回过神来,问我:“怎么,有事?”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颜瑾姑娘,这些棺材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她柳眉微蹙,没回答我的问题,反倒问了我,“依你之见,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忙说:“我哪里晓得怎么办,你对这里熟悉,你说怎么办行。”

    她抬眼饶有深意地瞥了我几眼,淡声道:“我没啥想法,只要能说坟解决底下的阴魂成,具体操作过程,你全权作主即可。”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,立马说:“如果真由我作主,我希望那些道士全部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颜瑾看了一眼,想看看她的脸色,发现她脸色没任何变化,说:“你高兴行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也没跟她客气,告诉她,不但要将那些道士赶出去,还需要她给我找齐108名有道行的法师,又需要她给我布置一个超大型的法场,最好能将整个颜家用黄帛布蒙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听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颤音道:“陈九,你这是打算干吗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说:“说坟呐,你不是说需要说坟么?”

    “可,你这动静也太大了吧,将整个颜家用黄帛布蒙起来,你让外人怎么看?”那颜瑾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立马说:“按照你的意思,这地底有数不清的阴魂,倘若不能把法场弄大,凭什么将那些阴魂驱散,又凭什么去改变此地的风水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怕她不相信,又补充了一句话,说:“正所谓势欲天来而坡垂,形欲方广而平夷,势欲曲折而长,形欲秀直而昂,夫天下山川行度,千变万化,岂有一定之理哉,何者不欲起伏而长,阔厚而方。所以,这法场必须长而方,宽而圆,否则,这事恐怕难办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她在我身盯了好长一会儿,方才缓缓开口道: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至少有八分把握!”我想了想,说了一句谎话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若不这样说,那颜瑾很有可能会拒绝,一旦她拒绝了,整件事恐怕会变得更为棘手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“八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正准备开口,她朝我罢了罢手,“我记得你不会说坟吖,怎么忽然又会了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玛德,我哪里懂什么说坟,连先前跟她说的那些东西,都是下意识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颜瑾见我没说话,眉头皱的更甚了,“陈九,你不会打算框我吧?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头,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那些道士不是在边看着么,你问问他们知道了,至于我怎么懂的说坟,说起来你可能不信。”

    她皱眉看着我,说了一句,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问她:“还记得在那岩洞内么,那颜君山想杀我,结果却是他莫名其妙的被人撞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颜瑾好似想到什么,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了,颤着音问我:“你意思是那是你动的手脚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不是,但与我有关,如你先前说的,这地下有阴魂,而我想告诉你的是,不但这地下有阴魂,连我们所在的位置也有阴魂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颜瑾脸色巨变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“你意思是先前动手的是阴魂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的确可以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断定这附近有阴魂?”她好似不太信我,便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从地面捞起一根树杆,掂了掂,“没下墓穴之前,我应该算是手无束鸡之力吧,而现在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手头的树杆不由猛地挥舞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舞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停下手的动作,笑道:“这剑法便是墓穴那阴魂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毕恭毕敬朝左边鞠躬,说了一句,“多谢您老传艺。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我演戏挺有天分的,看的那颜瑾一愣一愣的,她双眼死死地盯着我鞠躬的地方,久久不离,好似想看穿那地方一样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里稍微有了一些底,便打算趁热打铁,立马说:“刚下墓时,我的确不懂说坟,但先前昏迷时,梦到一颗栎树,那栎树下有个老头,他教了我怎样说坟。”

    我这番话算是七分真来三分假,毕竟,我的确梦到栎树了,也的确梦到一老头,假的是那老头根本没教我说坟。

    听完这话,那颜瑾在我身盯了好长一会儿,好似在权衡我这番话的真实性,最后也不知她是不是想到了什么,点头道:“那行,你需要什么尽管说,我一定竭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眼神朝那三口棺材看了过去,心也是忐忑的很,说:“我需要先去一趟地面,取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抱起颜瑜、林巧儿的遗体,缓步朝木梯子走了过去,那颜瑾估计是怕我逃跑,让四个道士跟在我身后,说是我给我打下手。

    我也没理会那些道士,抬步朝木梯子走了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