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5章 怀疑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但见,棺材内静静地躺着一名约摸四十五岁左右女人,那女人面若嫣红、一袭长发垂直于要腰间,上身是一袭百褶裙,裙边绣着一朵朵鲜血欲滴的玫瑰,令其整个人看上去宛如活人一般,特别是那双明亮的眼眸,微微睁开,若不仔细看,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误会,这人是活人。

    令人惋惜的是,这女人四肢尽失,有得只是一具躯体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女人,我脑子的第一想法是乔伊丝,主要是因为这女人长相跟乔伊丝的长相有着七分相像,甚至可以说,这女人现在的模样就是乔伊丝以后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下,我盯着那女人看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脑子浮现一个人,听颜君山说,乔伊丝的母亲乔秀儿是人棍,再加上这一张相似的脸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身份呼之欲出,真正的乔秀儿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不符合逻辑啊,听那吴老说,颜君山是跟乔秀儿在万名塔相识的,也在万名塔住过一段时间,而后来那颜君山也说了,此时的乔秀儿应该在万名塔附近才对。

    当初在知道这事后,我一直在纳闷,如果乔秀儿真在万名塔附近,为什么乔婆婆仙逝时,她会不出来?

    而现在答案很简单,乔秀儿不在万名塔附近,而是在这棺材内。

    倘若一切如我猜测的那般,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乔秀儿的尸身会保持的如此完整?特别是那张脸,跟活人毫无差别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般尸体葬入墓穴,不出七天便会开始腐烂,可这尸体哪有腐烂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边上那些人之所以会惊呼,估摸着就是看到这张脸保存的太好了,毕竟马王堆出土的湿尸也仅仅是外形完整,内脏俱全,肌体丰满,尚有弹性。

    与乔秀儿的尸体相比,那湿尸显然不是在同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颜瑾走了过来,问我:“陈九,看你脸色不对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她,就告诉她:“这尸体是我一朋友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她连忙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乔秀儿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颜瑾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问我:“你确定是她?”

    我一听,疑惑地望着她,立马明白过来,这乔秀儿跟颜君山有过一段感情,而颜君山又是她父亲,说穿了,乔秀儿在颜瑾眼里是小三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让我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,玛德,早就该想到这一点,不应该对她说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我也释然了,就算我不对她说,以颜瑾警察的身份,想要查清这尸体的身份也是轻易而举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颜瑾姑娘,当前应该尽快查清另外两口棺材内躺的是谁,这才是重zhong之重,至于你家的那些琐事,容后再考虑吧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她听我这么一说,抬头瞥了我一眼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松出一口气,脚下朝第二口棺材走了过去,低头一看,这口棺材内并没有什么尸体,只有两条长长的棍状东西,用一条红丝绸裹起来的。

    我微微弯腰,伸手朝那红丝绸摸了过去,入手一丝丝寒意传了过来,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缓缓掀开那丝绸。

    瞬间,我背后一凉,瞳孔瞬间放大,不可思议地盯着棺材内,这棺材里居然放着一对玉臂,那玉璧纤长而细,没有丝毫赘肉,指甲上涂着厚厚的黑色指甲油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一口棺材,只装一对手臂?

    微微愣神,我深呼一口气,用力摁了摁那手臂,有弹性,宛如活人手臂一般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拿刀子隔开肌肤,想看看里面是否有鲜血。

    但那颜瑾在边上说,说是她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问她什么事,她沉着脸没说话,径直朝第三口棺材走了过去,跟第二口棺材如出一辙,这口棺材也是红丝绸,掀开红丝绸,里面一对**。

    这让我联想到第一口棺材,立马明白颜瑾先前要说的事。

    对,肯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颜瑾看了过去,问她:“你意思是,有人想让乔秀儿像正常人一样复活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她点点头,双眼朝木梯子那边看了过去,嘴里碎碎念的一大段话,我听的不是很清楚,隐约能听出她意思,大致上是,颜君山这辈子这辈子有过三个女人,一个是颜瑜的母亲,一个是颜瑾的母亲,还有一个便是乔秀儿。

    在这三个女人当zhong,颜君山最爱的应该是乔秀儿,而这次所谓的下墓,看似颜瑜掌控大局,颜君山跟吴老上当受骗,实则恐怕真正的赢家是颜君山才对,而上当受骗的估计只有吴老一人。

    就我猜测而言,那颜瑜对我说过,这三口棺材只有一具尸体,要是没猜错,她说的那具尸体应该是明朝那个落魄皇帝,而现在躺在里面的居然是乔秀儿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有人偷偷摸摸的把那皇帝的遗体换了出去,又将乔秀儿的遗体放入这三口棺材内。

    能干这种狸猫换太子的事,估计只有颜君山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特么真心服了颜家这一大家子人,颜瑜跟颜君山不合,明争暗斗,颜瑾则时时刻刻想置这父女俩于死地,还有那个蝮蛇,说是颜君山的儿子。

    虽说不清楚那蝮蛇的事,不过,想必那人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由深叹一口气,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这话用在颜家当真是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,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,那颜君山认识乔秀儿时,乔秀儿已经是人棍了,这手臂跟双腿是哪来的?

    还有就是把尸体分成三份装进棺材就能令人复活?

    还是说,‘说坟说坟说了就有魂’这话是真的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根本分不清颜家人哪句话是真的,哪句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让我看向颜瑾的眼神也变得有了怀疑,自从颜瑜死后,我对这颜瑾的话毫无保留的信任,可看到这棺材内的尸体后,我立马她产生了怀疑,再联想到那些所谓道士的异样,我对这颜瑾的话可以说是,连标点符号都不信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