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3章 八仙图(下)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我这边刚叫,那颜瑾立马凑了过来,问我:“陈九,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了一句没事,也没再理会她,继续盯着棺材底看了一会儿,就现这棺材底部并不是一副完整的八仙图,更多的像是八仙图的一角。

    就拿这棺材底部的人物来讲,有点像是韩湘子、蓝采和、曹国舅,但由于这棺材底部的图案并不是很清晰,所以,我不太敢确定是不是这三人。

    不过,我唯一敢确定的是,这棺材底部的图案绝对是八仙图。

    原因有二,一是因为入行这么久了,对八仙图还算是比较熟悉,单凭图案的一些边缘,能判断出,二则是因为这图案上用的汉隶字,我认识其zhong一个‘八’字。

    由此推断,这图案定是八仙图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不明白的是,即为八仙图,为什么仅仅只有一部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从棺材下爬了出来,也没耽搁时间,直接对颜瑾说:“我怀疑另外两口棺材底部也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颜瑾一愣,问我:“那咋办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看看另外两口棺材的底部!”说着,我将大致的想法告诉她,意思是让她动那些个道士,把另外两口棺材抬起来看看。

    那颜瑾二话没说,把这一想法对那些个道士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无比的是,那些个道士一听还要抬棺,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我,极不情愿抬棺,用他们的话来说,这抬棺是下贱的活,像他们身份这么尊贵的道士,怎能一而再地抬棺。

    对此,我特么真想煽他们几个耳光,也不说话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说这话的那道士。

    那道士估计是看到我眼神了,挑衅地瞥了我一眼,旋即,扭头对颜瑾说:“颜姑娘,我们是过来解决问题的,不是过来抬棺的。”

    那颜瑾估计是那些个道士有些不满,淡声说了一句话,“一万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些个道士,屁也没蹦一个,立马凑到棺材边上,先是将第一口棺材从木凳子上弄了下去,后是将第二口棺材弄到木凳子上,整个过程下来,如同行云流水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产生一个错觉,这群所谓的道士不会是抬棺匠吧,否则,他们的动作怎么会这般熟练?

    当下,我笑着问了颜瑾一句,“颜瑾姑娘,你找的这些人真是道士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她疑惑地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再说话,于我来说,这些人是不是道士已经不重要了,毕竟,这些个道士浑身上下沾满了铜臭味,即便是道士,估摸道行也就那样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我带有色眼镜看人,主要是大凡道行高深的道士,谁特么会为了一万块钱干自己不愿意干的事,别说那些道士了,就连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八仙,让我们抬一些特殊的棺材,别说给我一万,就算给十万,我估摸着也没几人会抬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一点,就在几分钟前,那些个道士口口声声说抬棺是下贱的活。

    对此,我特么也懒得去看那些道士,索性在边上打量了一下那三口大红棺材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几分钟的样子,那道士说了一句可以了。

    我立马拿着手电筒凑了过去,摁亮,钻进棺材底部,就现这棺材底部跟第一口棺材差不多,底部有一副图案,这图案上这次刻画的却只有两人,分别是何仙姑跟吕洞宾,在这两人的zhong间也不知道咋回事,居然缺失一块。

    起先,我也没在意,便让那些道士又将第三口棺材弄了上去,钻进去一看,跟我猜的如出一辙,这棺材下面也有一副图案,上面是三个人的画像,分别是铁拐李、汉钟离、张果老。

    值得一说的是,这一副图案跟第一口棺材下面的图案一样,相对而言比较完整,唯独第二口棺材底部zhong间的位置缺失了一块。

    我把一现跟颜瑾说了出来,询问了一番她的意见,她摇头告诉我,说是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好吧,相当于没问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问下去,又让那些道士将第二口棺材弄到木凳子上,我则钻进棺材底部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缺失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按说一般棺材雕画像,都是以花鸟图为主,也有一些特殊的棺材,会雕刻饕餮、麒麟等神兽类的图形,像这种以八仙图为图的棺材却是少之又少,甚至可以说,没有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三口棺材不但以八仙图为图案,还将八仙图分成了三份,这特么太异常了。

    盯着那棺材的图案看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不少人都围了过来,一个个猫着腰,朝棺材底部看了过去,特别是那些道士,一看到那图案,各种阴阳怪调的话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名长着一张薄情寡义的脸的道士,他的话最为刺耳,说啥弄这棺材的人肯定是个傻币,一来是因为棺材讲究完整,寓意着完整的一生,而这三口棺材却共享一副八仙图,二来说是将八仙图雕刻在棺材底部,颠倒上下顺序,会令其子孙走厄运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这一说辞,我仅仅是笑了笑,也没怎么在乎,若说此道士在香港颇具名气的话,我只能说,香港这边玄学落后太多了。

    就拿第一条来说,普通棺材的确讲究完整,但有些棺材却是不能讲究完整,需要缺失一些东西,寓意着人非完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说第二条,既然能选八仙图作为棺材的图案,单凭这一点足以说明打这口棺材的绝非凡人,要知道一般打棺材的木匠,在选择图案时,都是一些固定的图形,鲜少会选其它图形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常规的图案用的比较频繁,雕刻起来也是极其方便,二是因为陌生的图形对木匠的刀功有极强的考验,正是基于这两点,一般木匠绝对不会选八仙图为图案。要知道雕刻一张八仙图,如同雕刻八副人物像一般,没人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直接无视那道士的话,从棺材底部探出头朝颜瑾说了一句,“颜姑娘,我感觉这棺材应该是利用榫卯结构,想要开棺的话,目前只有两种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种?”她立马问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