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2章 八仙图(上)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,那大兵问我:“陈九,是不是这棺材主人不愿意让我们开棺?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,一般棺材主人不喜被打扰,会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事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说话,脑子则在想颜瑜的话,她说这三口棺材内葬了一人,可就我了解的知识来说,一个人不可能葬三口棺材,除非是分尸而葬。

    但分尸而葬,在古代是一种刑罚,一般受了这种刑罚的人,不可能有棺材,再说,听颜君山说,这棺材可是明朝的落魄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可是九五之尊,怎么可能分尸而葬。

    所以,我立马判定颜瑜说谎了。

    而颜瑜说谎的理由,可能只有一个,那便是这棺材不能开,一旦开了会出事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心头有些动摇了,但想到先前的龙跃虎眼之地,我心里隐约觉得这三口大红棺材内的人,很有可能跟颜家有关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目前的颜家正属于那种子孙相残的情况,跟龙跃虎眼之地的风水极其吻合。

    在棺材边上愣了一会儿,我眉头越皱越深,扭过头朝颜瑾看了过去,打算问一下她的意见,毕竟她也算是颜家的人,就问她:“要不要开棺。”

    她说由我决定就好了。

    玛德,这事我能作主么,就把这风水师的危害以及开棺的凶险告诉她,问她:“我只是个外人,不好参与你的家事,不过,我只能告诉你,倘若你母亲或颜瑜的母亲在这其zhong一口棺材,你们家恐怕真会绝后,换而言之,你,可能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颜瑾满眼错愕地盯着我,声音都开始打颤了,说:“真是这样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淡声道:“从风水角度来看,先人福力浅薄,而欲图王侯之地,是不量力度德也,为此对恃势为四凶,一凶己、二凶亲、三凶子嗣、四凶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,抬眼看了看颜瑾的表情,就发现她绝美的脸庞凝成了一团,特别是一对柳眉更是挤到一块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继续道:“颜瑾姑娘,若是你知道些什么,最好说出来,否则,这祸事早晚临头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颜瑾曾说过她母亲被颜君山关在这墓穴,可,下墓这么久,却从未发现她母亲,所以,我怀疑她母亲可能葬在这三口大红棺材的其zhong一口。

    那颜瑾听我这么一问,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:“那要不要开棺?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颤着音说:“那…那…那开吧!”

    我一听,也没客气,立马让大兵退开一点,我则围着第一口棺材开始打量起来,先是查了查棺材盖上方以及周边,后是查了查棺材的两侧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来说,棺材盖推不开,无外乎三种原因,一种是死者不愿意让活人开棺,一种做棺材的木匠,防止有人胡乱开棺,会采取榫(sun)卯结构的方式去打造棺材,而这种棺材类似于一个机关盒子,需要找准机关方才能开棺。

    最后一种原因是,棺材内产生某种变化,导致整口棺材被阴气吸住,就如平常一些空着的瓶子,一旦时间放久了,瓶内会衍生某种变化,从而导致瓶盖十分难拧开。

    而棺材也是相同的道理,埋在地底时间长了,棺材内的浊气跟氧气会滋生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从而导致棺材被死死地吸住,压根打不开。

    不过,眼前这口棺材,却是裂开一道缝隙,所以这第三种可能性,不大。

    那么,只剩下两个可能性,要么是死者不愿开棺,要么是这棺材是由榫卯结构的方式打出来的,而棺材之所以会裂开一道缝隙,可能是颜君山等人暴力所致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,至于第一种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也没有多余的动作,围着棺材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看了好长一会儿,只觉得除了比普通棺材大一些,并不像是有什么机关,可愣是打不开棺材盖,这让我苦恼的很,直到颜瑾的一句话提醒了我,她说:“那棺材下面你看了没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恍然大悟过来,刚才一直在检查这棺材的表层,一直忘了棺材下面,便立马让大兵将棺材微微抬起一些,我则弯下腰朝棺材底部看了过去,由于光线的缘故,底部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我让颜瑾给我递了一个手电筒,摁亮,朝棺材底部照了过去,一看,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但见,那棺材底部有一幅图,上面画的都是一些很奇怪的图形,像是某种神兽,又像是人物画,但由于光线问题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让大兵放下棺材,又让颜瑾找三条木凳子过来,再叫些人过来帮忙,那颜瑾想也没想,立马朝边上的木梯子走了过去,说是上去找凳子,顺便叫人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那颜瑾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,她带来的人不像是警察,反倒是一些穿道袍的人,我大致上数了一下,估摸着有二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皱了皱眉头,问她:“他们是?”

    那颜瑾一笑,说:“他们啊,都是香港这边有点名气的道士,是zf指派过来的,毕竟这事关乎重大,不能全由你一个人说了算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过来,玛德,捣鼓老半天,她这是怕我骗她,这才弄了这么多道士过来,再联想到她出去的时间,也就是说,这些道士一直守在颜家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甚是不爽,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“既然不信我,又何必让我留下来,直接让他们弄不是更好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从颜瑾身后走出来一名道士,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下颚留着一撮山羊胡,看上去风仙道骨的,但这道士的面相不好,长着一张薄情寡义的脸。

    那道士开口就是一句,“小朋友,留你下来,只因你是抬棺匠,否则,你以为凭你的本事,有资格参加这事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对于这种人,我从来都是不想理会,直接看着颜瑾说:“要么选他们,要么选我,我跟他们无法共事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倒不是看不起他们,主要是来的人太多了,你一言,我一语,很容易扰乱整体思路,再说,道士的处事方式与我们抬棺匠大相径庭,他们的方式未必会适合用在棺材上,而我的提议,他们未必会相信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你不信我,我不信你,整件事根本没法进行下去,倒不如一开始便把话挑明。

    那颜瑾听我这么一说,尴尬的笑了笑,“陈九,我们先前不是说好了么,那芭蕉扇都给你了,你总不能就这样走了吧!”

    我一听,玛德,她这是拿芭蕉扇说事,逼迫我同意。

    这让我敢怒不敢言,就说:“那行,不过,有一点我必须说明,他们只有参考权,没有决定权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道士好似想说什么,那颜瑾立马说:“这个依你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说,我也不好坚持什么,便立马让那些道士帮忙把棺材抬到木凳子上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我话刚说完,先前那道士又跳出来了,怒骂道:“你什么东西,竟敢让我们给你抬棺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直接看向颜瑾,那颜瑾哪能不明白我意思,立马安抚了那道士几句,又给那些个道士许诺了一些好处,这才令那些道士缓缓朝棺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一句,人多就是力量大,这不,我还没回过神来,那些个道士已经把棺材从地面抬到木凳子上。

    我也没说话,提着电筒,摁亮,猫着腰钻进棺材下面,由于这距离有点矮,我只好选择躺在地面,手zhong的电筒朝棺材底部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照,我浑身抖了起来,尖叫一声,“八仙图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