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98.第1389章 情伤
    “林姑娘!”我紧了紧怀里的林巧儿,试探性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回答我的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她彻底懵了,这什么情况,她背后的伤的确挺重,但绝对不足以致命啊!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林天走了过来,抬手是一拳砸在我太阳穴,紧接着,他歇斯底地骂了一句,“陈九,我草你大爷,赔我妹妹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手又是一拳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任由他的拳头砸在我身,我也没说话,主要是脑子是懵的,根本搞不清状态。

    那林天在我身砸了三四拳后,一把推开我,从我手里抱过林巧儿,蹲在地面,歇斯底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隐约明白了什么,朝小姨看了过去,问她:“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她好似想到什么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在我肩膀拍了拍,淡声说:“小九,她为了你,牺牲真的很大,不颜瑜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呼吸一紧,忙问。

    她望了望我,解释道:“在你昏迷那会功夫,发生了很多事,巧儿为了救你,腹部被颜君山捅了一刀,她怕你醒过来担心,一直让我们瞒着你,她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声音不由低沉了几分,眼角也变得湿润异常。

    我忙问:“她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再次叹了一口气,“她说,你过得好好,只要能看到你为她哭几句,她这辈子便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那颜瑾走了过来,说:“陈九呐,巧儿是个好姑娘,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她对你,真的很心了,很少见到如此心甘情愿默默地为人付出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们的话,我彻底懵了,也顾不那么多,走到林巧儿边,微微掀开她一角,但见,一道二指宽的伤口出现在她腹部,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一些内脏已经破坏的不成样子了,殷红的鲜血将她整个腹部,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伤口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她为什么要隐瞒受伤的事?为什么啊!

    我内心歇斯底地呐喊着,双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跪着,跪着,我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,我跟林巧儿接触最多的事,莫不过去那天在殡仪馆替她清理了一具尸体,再往后,根本毫无任何交际。

    如果,当初不替她清理那具尸体,她不会死,她绝对不会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”我再也忍不住心的愤怒,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九!”小姨走了过来,“或许这一切是命吧!”

    命?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难道这一切真是命?真如青玄子说的那般,我命犯桃花劫,大凡接近我的女人,没一个落个好下场?

    跪在地面,我紧了紧拳头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林巧儿那冰冷的身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瞬间,又或许是几个小时,直到颜瑾说了一句,“陈九,吴老的尸体已经烧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泪眼婆娑,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,若说颜瑜的死,我充满了愧疚,但这林巧儿的死,对我来说却是一种歇斯底的那种心痛。

    这一切来的太忽然了,我从未想过林巧儿会死,更没想过林巧儿会为我而死。

    我缓缓起身,走到林巧儿边,缓缓抱起她,那林天好似不太情愿,扬手要打我,颜瑾在边说了一句,“天,你是不是忘了巧儿的遗言?”

    “陈九…”那林天一听,双眼愤怒地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处理好巧儿的后事,我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的话,因为我能明白他内心的感受,麻木地走了过去,从他手抱过林巧儿,缓缓起身,朝颜瑜那边走了过去,将林巧儿的尸体放在颜瑜边,又将身最后一件衣服脱了下来,盖在林巧儿脸。

    “林姑娘!!”我呢喃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九,逝者已死,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,对了,巧儿姑娘先前让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小姨在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缓缓扭过头,望了小姨一眼。

    “她希望你能在她墓碑,写陈九之妻墓。”小姨说这话的时候,整个人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,好似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拿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但我还是点点头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,我林巧儿尸体边跪了约摸十分钟的样子,又烧了一些黄纸,最后缓缓起身,在她额头宛如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,呢喃道:“林姑娘,若有来世,定不负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感觉整颗心好似被锋利的刀子,一刀一刀地割肉,那种钻心的痛,令我整个身子一晃,差点摔倒了,好在小姨扶住我了。

    “小九啊!巧儿姑娘说,每个人活在这个世间的使命不一样,她活着的使命是护你周全,即便是豁出性命。”小姨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能感受到林巧儿说这话时,内心那股淡然感以及守护的心。

    只是…,我何德何能得到林巧儿的亲睐。

    或许是命吧!

    又或许冥冥之早已注定一切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后悔来香港,倘若当初不来香港,颜瑜不会死,林巧儿不会死,还有很多很多人都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因为我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,我内心除了自责还是自责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几分钟的样子,那颜瑾再次催了一句,“陈九,该办正事了,再耽搁下去,恐怕剩下的事有点难搞了。”

    我缓缓瞥了她一眼,也不说话,死劲搓了搓脸,令自己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先是瞥了一眼吴老的尸体,那尸体在大火的焚烧之下,目前只剩下一堆白灰,偶有几块蹭亮的白骨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是瞥了那十面伏魔阵一眼,发现阵眼的那阵旋风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游荡在附近的阴魂应该是消失了,又或者说,那阴魂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见此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内心并没有高兴劲,相反心情却变得格外沉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