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97.第1388章 命犯桃花劫?
    那警察愣了一会儿,好似有些为难,直到颜瑾说了一句,你到底去不去,那警察才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,也不知道在哪提了一桶汽油,二话没说,照着吴老的尸体倒了下去。(@¥)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岩洞内充斥着一股浓重的汽油味,熏得我们所有人都皱着眉头没说话,见到那警察倒完汽油后,找了一个还算干燥的树枝点燃,朝吴老尸体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有些不忍,毕竟,作为抬棺匠,见到尸体,我们的第一想法是去尊重尸体,像这种烧尸的不道德行为,触犯了我们抬棺匠的行业准则。

    当下,我缓缓闭眼,扭过头,也不看那吴老的尸体,也算是求份心安吧!

    在他们烧尸那会,我一直背对着尸体,约摸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一阵噼里啪啦的烧尸声响起,我缓缓睁眼,朝十面伏魔阵看了过去,发现那边的旋风好似小了点,但依旧颇为强劲。

    见此,我缓缓朝那边走了过去,蹲了下去,伸手探了探旋风,发现这旋风的劲道好似没有先前那般大,要知道先前取牛眼泪时,那劲道刮得手臂的寒毛根根竖立而起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仅仅是手臂的寒毛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烧尸估计有用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那吴老生前作恶多端,死后尸体又聚集了不少阴气,若说将其土葬的话,其过程颇为复杂,首先,得找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,其次,那处地方的泥土必须泛红,不能是普通的黄泥或黑泥。

    最后是墓穴四周必须要有活水,也是流动的水,最为关键的一点还是选棺,像吴老这种含大怨恨而死的人,其棺材必须用五作八面棺,再将棺材涂成大红色,铆入的寿钉则需要沾满黑狗血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一样不能少,一旦少了一样,恐怕算将其埋入地下,也会出大事,轻则会影响到抬棺八仙的命运气数,重则棺材埋入的周围,将会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,若是有子嗣的话,其子嗣必遭横祸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第一次对火化有了异样的情绪,下意识朝吴老尸体那边看了过去,发现尸身燃烧起熊熊大火,偶尔会爆出几道咔嚓咔嚓声。

    那颜瑾见我扭过头来,走到我边,问了我一句,“怎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燃烧的尸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看了多久,忽然,一阵腐臭味从尸体那边传了过来,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捂了鼻子。

    可,那股腐臭味极强无,即便是捂鼻子,那股腐臭味还是透过手指的缝隙,传入鼻子内。

    这阵臭味传出没多久,不少警察已经开始呕吐,连小姨跟表姐也开始呕吐了,唯独颜瑾、林天、林巧儿以及我没呕吐。

    那颜瑾死死地捂住鼻子问我:“这…是咋回事?怎么会这么臭?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解释道:“因为是在烧阴气,才会出现这种腐臭味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我手头一重,扭头一看,是林巧儿,她紧紧地拽我手臂,脸色发白,说:“陈九哥哥,我…我…我快受不了那股臭味了。”

    我望了望她,这小丫头片子在关键时刻帮过我,也算是自己人,我也没拒绝,立马从身撕下一块布,又沾了一点水,让她将布绑在鼻子处。

    那林巧儿也不知道咋回事,正准备接布条,整个身子朝我边倒了过来,我立马扶住她,入手湿漉漉的感觉,有点黏,定晴一看,我瞳孔瞬间放大。

    但见,她的整个后背已经被鲜血染的通红,一条二指宽的伤痕显得格外眨眼,殷红的鲜血宛如喷泉一般朝外缓缓溢出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小丫头片子,从我醒过来后,她一直给我的感觉像没事的人一样,谁曾知道,她背后居然会受如此重的伤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或许是留学过多的缘故,她说话的声音有点打颤,“陈九哥哥,我没事,你忙好你的事行了,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我疑惑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没事!”

    我一听,眉头紧皱起来,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知道此时的她明显已经快不行了,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还嘴硬,我也没说话,一把拉过她,又从身撕了一块布,朝她伤口抹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一怔,好似没想到我会这样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满眼尽是错愕,颤音道:“我没事,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“还说没事,再这样下去,你非得流血而亡不可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林巧儿柔情地望着我,也不说话,我则开始捣鼓她背后的伤口,大概弄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她陡然开口道:“陈九哥哥,假如有一天我死了,你会为我哭吗?”

    我停下手的动作,瞥了她一眼,皱眉道:“瞎说什么呢,年纪轻轻的,你以后的人生路还长着勒!”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到我的话一般,又问了一句,“陈九哥哥,你会为我哭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,这林巧儿咋莫名其妙的说这话了,正准备开口,小姨凑了过去,由于那烧尸的腐臭味极重,她捂住鼻子冲我点了点头,意思是让我说会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好了,不待我开口,那林巧儿又问我:“陈九哥哥,你会哭吗?”

    我轻声嗯了一声,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,主要是我跟这林巧儿交际不多,说:“你个小丫头片子,大白天的说这话也不怕不吉利啊!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一双凤眼紧紧地盯着我,约摸盯了十来秒,我有些受不了她的眼神,主要是她眼神是赤果果的爱意,这让我有些束手无策,莫不成这小丫头片子真喜欢我了?

    不能啊!

    我们没什么交际啊!

    莫不成这是青玄子说的桃花运?不对,严格来说,是桃花劫。

    刚生出这念头,那林巧儿又开口了,这次,她的声音格外虚弱,虚弱到说话的声音都听不见,听到她说:“陈九哥哥,认识你真好,你是第一个愿意对我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嘴角滑过一抹笑意,双眼紧紧地盯着我,渐渐地她双手很自然地往下捶了下去,双眼缓缓闭,紧接着,她身子逐渐冰冷下去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愣在原地,压根不知道什么情况,怎么好好的一个人,说没没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