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7章 烧尸
    我深深地看了颜瑾一眼,淡声道:“事后必须将颜瑜风光大葬,将其遗骸埋入梅州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她想了想,说:“这点不需要你说,我也会替她办一场盛大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朝她说了一声谢谢,最后朝其弯了弯腰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那颜瑾好似没想到我会这般做,微微一怔,问我:“陈九,你喜欢上我妹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里苦涩的很,也不再说话,走到颜瑜边上,紧了紧她手臂,眼角变得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,缓缓起身,朝颜瑾问了一句,“十面伏魔阵弄好了没?”

    她点头道:“已经弄好了,就差阵言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径直走了过去,抬眼看了一下十面伏魔阵,布置的还算不错,有板有眼的,阵中央的位置尽是殷红的牛血,阵头的位置是一颗牛头。

    或许是杀牛时手法不对,牛眼的位置挂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牛眼泪。

    不看那牛眼泪还好,一看那牛眼泪,我心里有些不忍,但考虑颜瑾她们在边上,还是走了过去,席地而坐,双眼微闭,嘴里开始念阵言。

    这阵言有点难,足足花了半小时,当念完阵言时,我已经汗流浃背,脸色也是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那颜瑾走了过来,掏出纸巾替我擦了擦额前的汗水,又问了我一句,“好了没?”

    我点头不语,缓缓起身,双手不停地结印,约摸弄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我双手猛地朝地面拍了下去,嘴里暴喝一声:“结阵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一出,十面伏魔阵中间的位置掀起阵阵旋风,全部朝阵头那个位置汇去。

    看着旋风吹起,我微微皱眉,按说十面伏魔阵不会起这种反应才对啊,就如平常烧黄纸,一般都是平地起风,一旦出现打着旋儿的风,只能说明附近有阴魂来拿黄纸了。

    那颜瑾见我脸色不对,问了我一句,“陈九,怎么了?阵法出问题了还是?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“情况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劲了?”小姨凑了过来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我学阵法时,王老爷子曾跟我说过一句话,说是大凡阵法结成时,最多是起一层朦雾,绝对不会掀起这种旋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是?”那颜瑾神色一紧,忙问。

    我把先前的想法告诉她,就说这附近有阴魂来了,她说:“是不是地下那些阴魂的缘故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不可能,先前布六阳赤火阵时,并没有异象,这足以说明在这布置阵法应该不会对地下阴魂产生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之见,现在的情况是?”那颜瑾估计是想到了什么,下意识朝颜瑜的遗体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立马回过神来,目前这情况,恐怕不是颜瑜的阴魂在作怪,而是…吴老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吴老的尸体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地面空荡荡的,哪有什么尸体啊,我忙问:“尸体呢?”

    那颜瑾一愣,“不是在那么?”

    我急了,又问:“我说的是吴老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吴老啊!”她扭头朝边上的一名警察看了过去,问:“先前让你捣鼓那尸体,你整哪去了?”

    那警察二十来岁的年龄,应该是刚入警队没多久,一听颜瑾的话,好似挺害怕的,说:“在…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手朝另一边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地方看去,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,麻蛋,他居然把吴老的尸体移到六阳赤火阵的阵眼上了。

    我擦,这特么不是没事找事么。

    我布六阳赤火阵,本身是打算利用六阳赤火阵,令整个岩洞内达到阴阳平衡的状态,现在被他把吴老的尸体移过去,这特么谈什么阴阳平衡。

    很明显的是,那六阳赤火阵不但不能令整个岩洞达到阴阳平衡,相反,反倒会加重岩洞内的阴气。

    好在,那六阳赤火阵只有一小时的时限,现在一小时早就过去了,但即便这样,依旧不能忽略那阵法。

    毕竟,阵法这玩意哪怕过了时限,多多少少还有点威力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阴沉下去了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警察看了好长一会儿。

    那颜瑾估计是看出啥了,就问我:“是不是尸体位置没放好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厉声道:“何止没放好啊,这特么简直就是坑人啊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特么气的差点没揍人,连忙走了过去,一把拉开吴老的尸体,又对着他尸体烧了一些黄纸,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,跑到十面伏魔阵的阵头,将牛眼的眼泪抹在吴老的眼珠上,又弄了一点牛血,涂在吴老的四肢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是,牛血属于纯阳之物,涂在吴老身上,能令其身体四周的阴气消散一点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总算弄好了这一切,但,十面伏魔阵那边的旋风还是汇聚在阵头处,这让我生出束手无策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在那颜瑾的一句话点醒了我,她说:“陈九,要不,将吴老的尸体直接烧了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她说的这个办法可行,只是,吴老已经死了,按照我们抬棺匠的规矩,不能烧尸的,这让我愣在那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那颜瑾见我没说话,就问我:“怎么?不能烧尸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烧倒是能烧,只是我们抬棺匠不允许烧尸,会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颜瑾压根没理我,直接对边上那警察说:“事是你惹出来的,你得自己解决,否则,事情结束后,别怪我记你黑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遇到如此上司,也特么是真倒霉了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替那警察说几句好话,哪里晓得那警察直接来了一句,“颜队,您说咋做?”

    “找些汽油倒在那尸体上面,一把火烧了干净。”那颜瑾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可…可要是把尸体烧了,我们回去后怎么交待啊!”那警察支吾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,是我写报告,我自然有办法能说得过去。”那颜瑾瞪了那警察一眼,催了一句,“行了,别磨磨唧唧的,赶紧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