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6章 芭蕉扇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如此大义灭亲,不念及父女情、姐妹情,付出如此之大,应该能升到港督吧?”

    她哪能不明白我意思,瞪了我一眼,“这事不用你管,我只问你一句,是留还是走?”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不替自己考虑,也替你家里父母的考虑一番。”小姨在边上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心头不由松了一些,抬头望了望小姨,又望了望颜瑾,深叹一口气,不得不说,她这句话戳中我内心了。

    小姨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作为人子,哪个不希望自己父母过的好,试想一下,你到我这边拿了一百万,又拿了瑾儿的芭蕉扇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她说的这些条件,很心动,但我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,特别是颜瑜的死,对我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只能告诉你,或许我们刚接触这事时,动机不纯,但后来的事,你也看到了,扪心自问,颜君山真的不该死么?吴老真的不该死么?至于颜瑜,说实话,对于她的犯罪记录,我们目前没有掌握,但她的死,是她自己选择的路,这跟我们关系不大。”那颜瑾在边上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那颜瑾跟小姨在边上说了一大堆话,大抵是劝我,让我留下来。

    约摸劝说了半小时的样子,那颜瑾好似有点失去耐性了,直接来了一句,“陈九,无论你同意与否,说坟必须由你来弄,其它仪式,我去请专门人士。”

    我考虑了一番,眼神扫视了她们一眼,问了一句,“能告诉我,为什么要说坟么?”

    那颜瑾说:“是这样的,这片地皮,f以前找风水大师看过,说是这地皮以前是战场,埋葬了不少尸骸,聚集了不少阴气,再加上一嗔天师将那皇帝埋在于此,而那皇帝临死前并不甘心,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,二者结合,导致这片地方成了养尸地,表面上看上去没啥差别,实则这地底不知道有多少阴魂在等着,一旦这岩洞坍塌,底下的那些阴魂出世,整个香港恐怕会陷入无尽混乱当中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捣鼓老半天,这里面居然这么个故事,就说:“既然你们知道凶险,又何必在这上面建医院?”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这也是无奈之举,就算不在这上面建医院,这岩洞也支撑不了多久,所以,f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打算彻底解决这事,只可惜,当初颜瑜死活不同意,现在想想,她当初可能是想在这些阴魂身上打主意吧!”

    我皱眉一皱,倘若事实如她所说的那般,那也能说的通颜瑜为什么临终前会说那般话了,甚至可以说,所谓的阴魂,恐怕只有颜瑜一人知道,而颜君山等人,皆是被颜瑜一句有宝物给骗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,就问她:“那为什么非要让我来说坟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抬棺匠!”她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意思,就问她原因。她说:“因为你们抬棺匠抬的棺材多了,身上会有一股气,这股气对阴魂而言,会令阴魂敬畏你们,找你来说坟,也正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不止一次听过这种说法,估摸着是我们抬棺算是行善,就说:“现在能告诉我什么叫说坟了吧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摇头道:“说实话,我并不知道什么叫说坟,但看风水那人说,大陆的抬棺匠应该懂说坟,还有就是王信师兄曾说过,你命中注定要去了一次香港,会影响你以后的整个人生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还真别说,这事让王信给说准了,下了幕后,先是稀里糊涂学了四段式,后是莫名其妙的跟罗盘搭上了阴阳线,最后是身体好像比以前强了,就连手头上的功夫,也比以前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么面对乔伊丝,不敢说能打得过她,但至少不会在她手下落败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立马想到先前咬我的那只红老鼠不见了,就问颜瑾,她说,我昏迷后,那红老鼠领着一群老鼠朝颜君山等人攻了过去,再加上林中天、林巧儿在边上协助,这才让颜君山等人瞬间落败,否则,这事估计还得延很久。

    至于红老鼠的去向,那颜瑾给我的解释是,它们从中间那口大红棺材钻入地底了,而小姨则在边上说,那群老鼠是躲在大红棺材内。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去向,她们俩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对于那红老鼠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它咬了我后,身子各方面所产生的变化,特别是在那黑暗中见到的栎树以及那名老翁,给我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也没再细想,原本紧绷的神经,也逐渐松了下来,那颜瑾应该是看出我的变化,朝我问了一句,“陈九,现在能留下来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留下来可以,钱就不必要了,那钱拿着嫌脏手,倒是那芭蕉扇,你们若是没啥用,倒可以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心里有股极强的负罪感,总觉得是用颜瑜的死换来的芭蕉扇,照我以前的脾气,这芭蕉扇肯定不会要,但我深知这芭蕉扇对我们八仙而言,简直是堪比火龙纯阳剑的存在。

    有了这芭蕉扇,我能看到八仙的出路,甚至能看到整个抬棺匠这一行的出路。

    所以,我只能厚着脸皮要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对她说:“能不能先给我芭蕉扇?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淡声哦了一句,“我能相信你么?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不待我开口,小姨在边上说:“放心吧,我这外甥说同意了,绝对不会反悔的,否则,他老早就同意了,也没必要等你说到地下有阴魂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小姨一眼,不得不说她是商人,这话说的滴水不漏,不但说明了我同意的原因,又在暗示我,既然同意下来,就得把事给办好。

    当下,我点了点头,对颜瑾说了一句,“你放心,我绝对会弄好!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那颜瑾把芭蕉扇朝我递了过来,我接过芭蕉扇,也没细看,立马放入包裹之内,说了一句,“我还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她皱眉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