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4章 说坟(终章·下)
    .. ,最快更新抬棺匠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在颜瑜边上也不知道跪了多久,直到腿麻了,那颜瑾拉了我一下,说:“陈九,死者已逝,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,如果你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现在能布阵。”

    我缓缓抬头瞥了她一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朝小姨打了一个眼色,小姨凑了过来,“小九呐,瑜儿是带着微笑走的,走的很安详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,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你会哭吗?”那林巧儿凑了过来,若有所思地盯着我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呐!”那林中天走了过来,白了林巧儿一眼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们兄妹俩一眼,缓缓起身,也没理他们,拭了拭眼角的泪珠,面无表情地朝颜瑾问了一句,“十面伏魔阵的材料都齐全么?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喜,忙说:“齐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不说话,从那些警察手里拿过材料,又找了一处地方布阵,这十面伏魔阵布置方法跟六阳赤火阵差不多,只是阵眼、阵言以及祭阵的东西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,我将十面伏魔阵布好,只剩下最后三道手续,前两道倒也好说,就是祭阵这一条,我有些过意不去,原因在于,这祭阵需要我亲手屠杀一头老黄牛在十面伏魔阵中心。

    那颜瑾或许是考虑到我不忍心杀牛,说了一句,这事可以由别人代劳。

    按说,一般布阵的话,只能由布阵之人亲手杀牛,若是由别人代劳的话,其阵法的威力会大减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说什么,主要是觉得颜瑜没了,再干什么事也是浑身没劲,倘若不是小姨、表姐在这,我或许会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但,她们俩在这,我只能闷着头捣鼓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那颜瑾叫过来一名警察,将老黄牛牵到十面伏魔阵中心,我怕见那血腥的一面,扭过头,也没看,小姨看我表情不对,走了过来,说了一句,“你啊,就是太善了,这社会人心险恶,像你这么善的人,总会被欺负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句,“人善人欺天不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也没再说话,双眼无神地盯着颜瑜的尸身,心如刀绞,正准备走过去,小姨说:“小九啊,待出处理好这边的事,我相信瑾儿不会亏待颜瑜,倒是那颜君山,你有啥想法没?”

    我麻木的摇了摇头,说:“没啥想法,对了,这事为什么会有警察插手?”

    她瞥了颜瑾一眼,又瞥了瞥四周,压低声音说,“zf打算在这边盖一栋全亚洲最大的医院,周边的房子都谈妥了,但颜瑜不同意卖地,这才会惊动警察,不过,也该颜家倒霉,那颜君山利用其他身份干了不少事,这事被警察给调查出来了,大概是三年前,便派大兵潜伏在颜君山身边,没想到的是,居然挖出这么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内心冷笑一声,也不说什么,毕竟,颜瑾在边上,轻声问了小姨一句,“那说坟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“听瑾儿说,好像是什么法事,至于前面说的什么,说魂,说魂,说了就有魂,那是为了引你入局,也是颜瑜故意放出烟雾弹,实际上的说坟,好像是一场法事,需要用到九曲黄河阵壮势,具体过程颜瑾应该会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颜瑾一眼,冷笑连连,所有的事不过是一场买卖罢了,这些人也当真是厉害,仅仅是为了一处房地产,却布了这么多年,足见其心。

    “您在这件事扮演什么角色?”我朝小姨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尴尬的笑了笑,“这处医院从建设到设备,全部由我们余家负责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或许就如一句话说的,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,即便是亲人,依旧难逃这句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苦涩的很,或许从一开始我就错了,错误的认为我跟小姨她们之间的亲情,错误的认为她真心待我如外甥一般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再说话,她又开口了,她说:“小九,你在这件事当中出力,我们不会亏待你,zf也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淡声道:“给钱,还是给权?”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钱??”小姨皱了皱眉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受不起你们的钱呐,我嫌脏手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颜瑜走了过去,抱起她的遗体,就准备往外走,也不晓得那林巧儿咋想的,居然也跟了过来,林中天拉了她几下,却被她打开手臂。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,我跟你走!”那林巧儿说。

    我抬眼打量了她一番,挺清秀的小姑娘,就说:“多谢好意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抬步朝前面走了过去,就在这时,那颜瑾见我这边要走,领着几个警察凑了过来,那颜瑾说:“陈九,你这是打算干吗去?”

    “带她走!”我冷漠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事,你不参与了?”她柳眉微蹙,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“剩下的事,就算没我,你们一样能解决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好似听出这话里的意思,深深地瞥了我一眼,“你可知道zf对这事很重视,只要你做完剩下的事,钱财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那钱脏手么?”我回了她一句,抬步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此时的岩洞还没破,我根本无法找到门出去,只好将颜瑜的遗体挨着墙壁放了下去,又将身上的衣服脱掉,盖在她头上,我则挨着她坐了下去,死死地拽住她手掌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弄好,那颜瑜跟小姨走了过来,小姨说:“小九,都这时候了,你就别犟了,只要你做完剩下的事,我敢向你保证,给你的钱,绝对不会低于七位数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吗?”我淡声回了一句,也不想再理她们,一把抱起颜瑜,顺手在地面捞起一根树杆,浑身一怔,手中的树杆猛地朝墙壁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一抬手,手中的树杆好似有了一股很奇怪的劲,刚触碰到墙壁,就听到哐当一声,那墙壁立马裂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见此,我面色一沉,自从学了那四段式后,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手头上的功夫比普通人强了不少,特别是在剑法的造诣更是极高。

    “此生就如树杆,不相往来。”待那墙壁裂开一条六十公分宽的通道后,我将手中的树杆朝小姨跟颜瑾中间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树杆落地,直愣愣地插入地面,晃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动作一出,小姨她们都懵了,特别小姨整张脸一下子就变了,颤着音说:“小九,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她话说完,那颜瑾凑了过来,她的一句话,令我愣在那,根本无法拒绝她所提出来的要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