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3章 说坟(终章·中)
    若是没猜错,整件事并不是小姨让颜瑾找我,而是小姨在颜瑾面前提过我,后来又听王信提到我,这才下定决定去找我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咋回事,这事被颜瑜给知晓了,所以,最终去衡阳找我的是颜瑜。

    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王信不告诉我整件事?非得让到颜瑾来找我,毕竟,只要王信开口,哪里还需要颜瑾来找我,我估摸着直接来了香港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对,那时候王老爷子为了游天鸣仙逝了,估摸着王信那时候对我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倘若一切真是这样,那颜瑾从一开始便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她为什么却要一直瞒着我?导致我走了那么多弯路子?

    我把这一疑问问了了出来,她给我的解释是,颜君山、吴老等人都是猴精,一个个精明的要命,需要一个横冲直撞的人去打破这一切,说穿了,就是需要一个傻缺,很不幸的是,我特么就是那个横冲直撞的人。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我,差点没骂出来,你大爷的,本以为我能一步步解开整件事,捣鼓老半天,我特么居然像个傻子一样被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很想揍颜瑾一顿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好气地问了一句,“你跟颜君山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她一听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也不说话,我又问了一句,“你们真是父女关系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扭头朝颜君山那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脑子闪过一个词,薄情寡义,旋即,又冒出一个词,大义灭亲。

    具体是薄情寡义还是大义灭亲,或许只有颜瑾知道,我这局外人永远无法理会她内心深处的想法,不过,好在这件事也算是有了一个还算可以的结局。

    而眼前摆在我们的难题,就如先前颜瑾说的那般,用阵法解决岩洞的风水,再者就是说坟。

    那阵法倒也好解决,只需要材料齐全,重点在于说坟二字上面,坦诚而言,即便到了现在,我依然不清楚什么叫说坟,也不知道说坟到底有啥用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颜瑾说坟是什么,但她并没有给我问这句话的机会,而是直接开始准备材料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颜瑾这女人在某些事情上,还是干劲十足,这不,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从外面进来十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,每人手里都拿了一些东西,定晴一看,都是布阵的材料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材料,我立马想起一个阵法,十面伏魔阵,也就是说,从一开始颜瑾便知道我要布置六阳赤火阵以及十面伏魔阵。

    “陈九,材料都齐了,你看什么时候布阵合适?”那颜瑾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句,也没说时间,便朝躺在地面的颜君山、颜瑜以及蝮蛇看了过去,他们三人皆是伤痕累累,特别是颜瑜,浑身上下鲜血淋漓,或许是受伤时间有点久的缘故,不少地方的血液已经凝固,特别是她脸色苍白如纸,没丝毫血色。

    见我望了过去,她惨笑一声,张了张嘴,却没能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阵刺痛,走了过去,在她边上蹲了下去,将她扶起,柔声问了一句,“能告诉我,为什么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她缓缓扭头看了我一眼,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她说:“你觉得燕子跟雁子有什么差别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她又说,“我想做雁子,翱翔于蓝天之上,不想做一只躲在屋檐之下的燕子。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她这是女人身,男人心,就说:“可,你做着一切值吗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无所谓值不值,人生在世,只要自己过的好即好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久久地盯着她看,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你母亲真在这棺材内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不在,那三口棺材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口棺材,一具尸体?”我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那我能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么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摇头道:“我知道你要问什么,有些事情在心里就好了,你知我知即可,我只能告诉你,认识你,此生不悔,若有下世,我定做相夫教子的好妻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不再说话,无论我问什么,她始终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无可奈何,从认识颜瑜的第一天起,我潜意识便把当她当成了苏梦珂,再后来又经历了一些事,更加深我的潜意识,到最后,我甚至已经把她当成了苏梦珂。

    只是,事实总是那般残酷,残酷到让人无法接受,或许就如一句话说的那般,你以为的你以为的,永远不会变成以为的。

    我深叹一口气,盯着她看了好长一会儿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望着她,好似在故意回避什么,将眼神朝颜君山那边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瑜儿!”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轻声嗯了一声,冲我甜甜一笑,“陈九哥哥,这辈子无缘了。下辈子,即便不能给你全世界,也会把我的世界全给你,照顾好自己,我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瞬间变青,我急了,连忙走了过去,不待我有所动作,就发现那颜瑜整张脸呈现菜叶青,一对眼珠淡淡地看着我,嘴角划过一丝微笑,似甜笑,又似欣慰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探了探她心跳以及脉搏,毫无气息。

    瞬间,我双腿一软,跪了下去,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,跟颜瑜的一切,宛如电影片段般一帧帧地在眼前闪过。

    她的笑。

    她的哭。

    她一切的一切,宛如就在昨日般闪过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颜瑾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没理她,她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,“我这个妹妹的性格,我再清楚不过,若不是她对你动情了,整件事恐怕没那么快结束,甚至还要死不少人,她是你动情了,故意放水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里更难受了,她说的那些我又何尝不懂,颜瑜好几次暗示过我,也给过我不少提示,只是,我始终没想到颜瑜会是整件事的幕后策划者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依旧没弄清楚,她为什么要布这么一个局,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吴老、颜君山等人骗到这岩洞,个中原因,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又或许就如她临终前对我说的那句话,她想做翱翔于蓝天之上的雁子,不想做躲在屋檐下的燕子,仅仅是因为这么一句话,便布了这么一个局。

    有时候想想,人,真的很奇怪,为了某一句不经意的话,能为此坚持一辈子,而有些人却是三天两头变换着想法,而我则因为当初老秀才的一句话,让自己在抬棺匠这一行,混的人不人鬼不鬼,当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