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2章 说坟(终章·上)
    我这边刚倒下,那林巧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奔而至,一把抱住我,豆大的眼泪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,根本没任何心情去理会边上的事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那便是打走红老鼠。

    可,身体各方面的机能,却不允许我做任何动作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红老鼠不停地撕咬胸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瞬间,又或许是几个小时,眼皮再也支撑不住,缓缓闭上。

    在闭上的那一瞬间,好似看到颜瑜动了几下,但最终她还是选择站在原地没动,倒是颜瑾动了几步,不待她来到我边上,我双眼重重地合上。

    昏迷中,我不知道自己是死了,还是活着,就觉得自己来到一处昏暗无光的地方,只能听到滴答、滴答的滴水声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?”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回答我的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我慌了,拼命朝前跑,可好似看不到尽头一般,越是往前跑,那滴答、滴答的声音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陡然,前方闪过一道亮光,那亮光格外刺眼,弄得我立马抬手挡了一下光线。

    就在我抬手的一瞬间,好似看到一颗种子掉入地面,旋即,那种子开始发芽,渐渐地衍生出一颗小树苗,那树苗愈来愈大,长到最后,依然成了森天的栎树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栎树,我立马想起一件事,下墓的前一晚,我好似梦到过这棵树,当时树底下好似坐着一位老翁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,我立马朝树下看了过去,那树底下果然坐了一名老翁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光线问题,还是咋回事,无论我怎么看,始终看不清那老翁的脸。

    带着几分疑惑,我抬步朝那边走了过去,待走到栎树边上时,我浑身一怔,那老翁边上伫立了四肢大红老鼠,不停地朝栎树作揖,而那老翁的脸好似蒙了一层迷雾般,根本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心大起,伸手拨开那些迷雾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这边伸手,那老翁唰的一下不见了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老翁先前坐的地方出现几个字,是汉隶体,我只能认识其中一个吕字,后面两个字不太认识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细看之时,陡然,我身子四周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力,旋即,一阵呼喊声传了过来,“陈九哥哥,陈九哥哥!”

    那声音格外刺耳,宛如暮鼓晨钟般在耳边炸开,令我整个思路一下子被疏通了。

    当我睁眼开时,入眼是一张熟悉无比的脸,是小姨,她一脸关切地看着我,见我睁开眼,她眼神如枯木逢春般化开,喜道:“小九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手擦了擦眼睛,不待我开口,边上的林巧儿凑了过来,小丫头双眼哭的通红,死死地拽住我手臂,不停地摇曳,一边抽泣一边说:“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睁眼看去,就发现我现在正好躺在地面,边上是颜瑾、小姨、表姐、林中天兄妹,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,他们每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一些彩,至于先前围着我的那群老鼠,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你你们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小姨原本紧绷的脸色一下子就松了下来,先是探了探我额头,后是听了听我心跳,喜道:“没事,你真没事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笑了起来,笑着,笑着又哭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看的莫名其妙,又问了一句,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颜瑜跟颜君山他们呢?”

    小姨白了我一眼,说:“你先养好伤,他们几人自然有人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阵疑惑,听她这语气,好像颜君山等人已经被控制住了?不能啊,我记得昏迷之前,也就是林巧儿稍微占了上风,怎么可能那颜君山就被人制服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颜瑾朝我走了过来,纤纤玉指朝我伸了过来,“陈九,重新认识一下,我叫颜瑾,隶属大陆公安厅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懵了,彻底懵了,什么情况?公安厅?颜瑾是警察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颜瑾又开口了,她说:“这位是我同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朝边上那人指了过去,我一看,麻蛋,居然是大兵,他正冲我咧嘴笑,笑骂道:“你小子太不厚道了,我给你使了多少眼色啊,你吖下手还真t娘的恨,若不是看你这次有功,非得拽你到监狱蹲几天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冲我肩膀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,这特么变化也太大了吧,仅仅是昏迷了一下,醒过来后整个局面简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令我如何能相信。

    那大兵见我不说话,好似想说什么,被边上的颜瑾给制止了,她说:“具体事宜过后才告诉你,目前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解决此地的风水问题,二是说坟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皱了皱眉头,“风水问题不是解决了?”

    她皱眉道:“你所布置的六阳赤火阵,只能暂时解决这问题,却不能根治问题,唯有令起一阵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她说的挺对,当时布置六阳赤火阵只能暂时压制这岩洞内的风水,却不能根治,至于她说的令起一阵,我心里倒是有一阵法,只是那阵法所需要的祭品有点残忍,需要拉一头老黄牛,活生生宰杀在阵法当中。

    而这杀牛,无论是道教还是佛教,都是极其反对之事,而我们八仙对杀牛之事,更是痛恨之极。

    那颜瑾见我皱着眉头没说话,走了过来,“你放心,我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王老爷子、王相、王信、王静儿这四人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我一怔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惊呼一声,“你怎么知道他们?”

    她白了我一眼,“王老爷子是我半个师傅,当然认识他们勒,只是后来去了警校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叹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直到前段时间,我给王信师兄打了一个电话,向他请教一些风水阵法的问题,王信师兄向我推荐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赫然开朗起来,脑子不由生出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