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90.第1381章 说坟(113)
    一见那蝮蛇,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很明显是想找我挑几手。 ( . v o dtw . )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正准备动手,那林巧儿拦在我身前,冲我一笑,“陈九哥哥,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林巧儿神色一凝,浑身的气息在这一瞬间爆开了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林巧儿不过是一介女流,可,她身爆出来的气场,丝毫不任何男子弱,隐约有超过蝮蛇之势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,在几分钟前,心里还在嘀咕,这林巧儿下墓,不是带了一个拖油瓶进来么。

    可,现在看来,这哪是什么拖油瓶啊,分明是杀神啊!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林巧儿已经跟蝮蛇交手了,万万没想到的是,仅仅是几个来回,那蝮蛇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。

    这让在场所有人的眼神都朝那林巧儿看了过去,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,有我在,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你的。”那林巧儿一边应付蝮蛇的攻势,一边冲我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一怔,我跟这林巧儿没啥交际啊,真要算交际的话,也仅仅是在殡仪馆时,替她清理了一具尸体,莫不是成因为这事,便要保护我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也没再细想下去,大致瞥了林巧儿跟林天一眼,发现林巧儿这头占了风,林天跟大兵那边,林天却始终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“陈九,现在还有人能帮你么?”那颜君山放下手头的东西,笑呵呵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他刚才放下的那东西是个小号的榔头,榔头正面印有八卦图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我冷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也不想怎样,是想让你长眠于此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朝我这边奔了过来,不到片刻时间,他已经出现在我身前,抬手照我面门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由于先前布阵耗了不心神,此时的我,连站立都成问题,哪有什么气力去挡他。

    眼瞧他的拳头要砸在我面门时,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出现了,但见那颜君山整个身形朝后边倒了下去,以一种怪的弧形倒在地面。

    紧接着,见到那颜君山胸口出现一个脚印,那脚印像极了成年人的脚印。

    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我刚才什么也没做,可那个脚印却是实打实的出现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一幕,不但我看见了,颜瑜、颜瑾等人也见到了,连林天兄妹以及大兵、蝮蛇也纷纷停下手头的动作,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场面的气氛诡异到极致,一个个连大气也不敢呼,直勾勾地盯着躺在地面的颜君山。

    而那颜君山则双眼惊愕地扫视着四周,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然而,真正诡异的事还在后面,随着颜君山倒地,从那三口大红棺材后面涌出无边无际的老鼠,那老鼠拳头大小,宛如行军般地朝我这边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这些老鼠是攻击我的,吓得我连忙后退,由于体力不支,整个人朝后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,那些老鼠窜到我边时,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仅仅是将我团团围住,一双双鼠眼直刷刷地朝颜君山那边盯了过来,好似只要颜君山动一下,它们便会一拥而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原地,满脸错愕地看着这一切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这些老鼠是来帮我的?这特么太扯淡了吧!在几个小时前,这些老鼠还要攻击我来着,现在反过来保护我?

    在这时,那颜瑜朝前迈了几步,嘴里碎碎地念了几句,都是一些听不懂的词,不过我却能听出来,她念得那些词,好似跟说坟有关。

    但,这次无论她怎么念词,那些老鼠宛如邪了一般,伫立在那,直勾勾地盯着倒在地面的颜君山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鼠爷!”那颜瑜估计是急了,猛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先前消失的那红老鼠从棺材后头冒了出来,这次它并没有理会颜瑜,而是掂着鼠肚朝我这边迈了过去。

    它行走的速度极慢,像是巡查士兵的将军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所有人的眼光一下子全都聚集在它身,而那红老鼠好似丝毫不在意,掂着鼠肚朝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来到边时,它先是朝我微微作揖,后是亲睐地用脑袋不停地拱我脚踝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,我什么时候跟这红老鼠有了感情的?

    在我纳闷这会功夫,那红老鼠唰的一下,朝我肩膀跳了去,先是冲颜君山等人齿牙咧嘴,后是猛地朝我衣服内钻了进去,在我胸口的位置,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一股蚀骨的疼痛感从胸口传了过来,不到片刻时间,这种感觉便蔓延之全身,我想伸手打走那老鼠。

    可,不知道为什么,手头根本使不气力,只能任由那红老鼠死死地咬住我胸口,低头看去,不偏不倚,那红老鼠咬的位置正好是我胸口那个燕子纹身。

    玛德,这到底是巧合,还是什么?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!”那林巧儿有些急了,冲我喊了一声,准备朝我这边跑过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虽说搞不清楚那红老鼠为什么会撕咬我,但直接告诉我,它绝对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冲林巧儿喊了一声,“先别过来!”

    不开口还好,这一开口,一阵眩晕感传了过来,令我脑袋昏昏沉沉的,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旋即,那阵眩晕感愈来愈强,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得。

    咋办,咋办。

    我急了,要是在这节骨眼昏迷过去,恐怕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猛地挥手朝胸口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我手摸到胸口,胸口那股疼痛感愈来愈强,脑袋传来的眩晕感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咋办,咋办。

    我想喊林巧儿,可也不知道咋回事,刚开口,一阵阴风吹了过来,呛得我眼泪差点没出来,旋即,整个脑袋轰轰作响,不到片刻时间,我整个身体好似失去知觉一般,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了,砰的一声,倒在地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