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9章 说坟(111)
    那声音说:“是不是需要六阳赤火阵的材料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扭头看去,来人是林中天兄妹,这让我面色一喜,就在几分钟前,小姨还提到这俩人,说是这俩人会在关键时刻出现。

    莫不成现在就是关键时刻了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林中天领着林巧儿走了过来,令我没想不明白的是,这石岩洞内根本入口之类的东西,他们是怎么出现的?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这个,我特么更纳闷了,我们几人又是怎么出现在这的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林中天走到我边上,在我肩膀拍了拍,而林巧儿则冲我一笑,喊了一声,陈九哥哥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到来,我是打心眼里欢喜,更为重要的一点,听他们语气好像有六阳赤火阵的材料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跟他们寒暄几句,大致上是问他们怎么来的,那林中天给我的答案很简单,说是岩洞内有秘道,我问他秘道在哪,他却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好吧,他不愿意说,我也没在强求,就问那林中天,“有六阳赤火阵的材料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顺手朝背后捞了一个麻袋朝我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麻袋,一看,入眼是五帝钱、鸡公、杀猪刀、鲁班尺、剃刀以及一刀黄纸。

    我先是一喜,后是想了一下,疑惑地看着他,问了一句,“你怎么会无缘无故准备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“这些可不是我准备的,是颜瑾给你准备的,说是你应该会需要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玛德,又是颜瑾,这令我不得不重新看待颜瑾,这女人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未卜先知般,无论我需要什么,特么的都被她提前给预测到了,甚至给我提前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有些看不懂那颜瑾,就没好气地问了一句,“虎爪有没有?”

    我说的这虎爪,也算是六阳赤火阵有用,可以用来当作六阳赤火阵的阵眼,令整个阵法的威力大增。

    然而,我没想到的是,那林巧儿立马掏出虎爪出来,那虎爪有点小,只有婴儿手那般大小,或许是时代久远的缘故,那虎爪已经是空有其骨,隐约有些皮毛在上面。

    她说:“瑾儿姐姐说,你应该用的上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虎爪,我特么彻底懵了,这颜瑾当真是万事皆备啊!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好再说下,拿过虎爪,在岩洞内溜达起来,想要找一处好的地方布置六阳赤火阵。

    而这布置六阳赤火阵对地址位置要求颇高,讲究水流土外,衍之外气,气藏土中,衍之内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不好找,特别是在这种岩洞内,想要找到这种地方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这样,也有方法可破,那便是先前所讲到的虎爪,这老虎历来有森林之王的称呼,其身上有股气体,类似于皇家之气。

    若将虎爪埋入地下的话,能令周围三米以内的地方短时间达到阴阳调合,不过这时间有点短,用古时候的计时方式来算,是半个时辰,也就是现在的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想要在这布置六阳赤火阵,必须在一小时内全部完成,而这六阳赤火阵所能吸纳阳气的时间,也计算在这一小时内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直接埋入虎爪,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结果很失望,并没有地段适合布阵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吴老身体边上,找了一处地方,挖了一个小坑,将虎爪放入里面。

    就在虎爪放入坑里的一瞬间,整个岩洞的气氛明显的有了变化,小姨、表姐跟林中天兄妹也感觉到气氛的变化,一个个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回答他们的问题,找了一块比较尖锐的石头,在地面画了五角星。

    这五角星从阵法这边来说,称为芒星,而六阳赤火阵在一些人眼里,也被称为芒星阵。

    画好五角星后,我在每个尖端的位置挖了一个小坑,将五帝钱、杀猪刀、鲁班尺、剃刀这四样东西放入坑内。

    最后,我将那一刀黄纸坼开,放在地面,先是朝黄纸作揖,后是朝东边跪了下去,嘴里念了几句静心咒。

    这取三两七钱黄纸,讲究心境,所以,在取黄纸之前,必须念上几句静心咒,令自身遁入空冥境界。

    其次,想要取到正好三两七钱的黄纸,还得看祖师爷的意思,说白了,倘若取出来的黄纸不是三两七钱,无论其它步骤做的再完美,始终使不出该阵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真要解释起来,我也说不清楚,不过,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玄乎,谁也说不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几口气,嘴里说了一句,祖师爷保护,伸手朝黄纸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抓了一公分厚的黄纸,我稍微掂量了一下,目测重量应该是四两左右,至于是不是三两七钱,我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重要得问撑杆要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抓好黄纸,那林中天凑了过来,掏出一杆那种圆头秤,下面有个小钩子那种,他说:“秤一秤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将黄纸挂了上去,一秤,不多不少,正好三两七钱,这令我心中松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要说布阵这六阳赤火阵,其它步骤,我倒没什么担心,最担心的就是黄纸这一关,如今黄纸没问题,也就意为着这六阳赤火阵应该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将黄纸埋入五星尖端的位置,嘴里念了几句词。

    这种词,是布阵的一种阵言,以前听王老爷子说,大凡吸纳阳气的阵法,都需要念上一段阵言。

    整个阵言攻击108个字,都是那些枯涩难懂的词,例如:镛、欵、尦等等字眼。

    这种词念起来,极其费劲,足足念了好几分钟时间,方才将这阵言念完。

    刚念完阵言,我立马捞起鸡公取鸡公血,这取鸡公血有个讲究,不能动刀子,一旦动了刀子不吉利,需要亲手将鸡头拧断,再取其鸡血撒在五星正中间的位置,将鸡头放入五星左上角那位置。

    这过程有些残忍,这也是无奈之举,像布置阵法这种事,一般都是有违天合,破坏了天道,所以,大凡布置阵法,都有些残忍的事在里面。

    特别是一些大型阵法,很多阵法大师都会采用人祭,将活人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弄死,祭阵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