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85.第1376章 说坟(108)
    那颜瑜见我望着她,冲我淡淡一笑,也不说话,赫然起身朝边走了过去。(#¥)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颜君山等人也朝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们这是不打算管这事了,这也是意料之的事,毕竟,颜瑜、颜君山、颜瑾即便有再大的仇恨,也是自家人,而大兵、蝮蛇又是颜君山的人,于他们来说,我不过是一外人罢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叹了一口气,朝小姨看了过去,发现她一脸紧张地盯着颜瑜,看那架势是打算求颜瑜。

    “小姨,别担心!”我安慰她几句,又朝颜瑜看了过去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颜瑜估计感觉到我眼神,缓缓扭头望了望我,苦笑道:“陈九,莫怪我,想要解决这事必须费一番大力,而我们之所以下到这墓穴,是为了说坟,实在是没有更多的精力管这事了,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颜瑜率先朝大红棺材那边走了过去,颜君山等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待他们进去后,那墙壁重重地合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特么算是体会到什么叫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了,本以为那颜瑜会看在以前的一些交情,稍微拉我一把,结果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是释然,整件事不过是颜瑜所布的一个局,虽说到现在我依旧没弄明白她为什么叫我过来,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,我特么不过是她的一颗棋子罢了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也懒得再想,与其求人倒不如求己,缓缓起身,先是将吴老的尸体翻回正面,后是对小姨跟表姐说了几句话,大致是告诉她们别担心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    捣鼓好这一切,我朝吴老的尸体作了几个揖,又在岩洞内找了一些干柴盖在尸体面,最后弄了一些黄纸烧在边,毕竟,死者为大嘛!

    我这边刚弄好,小姨凑了过来,一脸懊悔的看着我,说:“都怪我,是我害了你,要不是我给她们你的联系方式,你也不会来这边,也不会招惹这事,更不会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低声抽泣起来,表姐一直在边安慰她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笑道:“没事的,以前有人替我算过命,说我能还能活好几十年勒!”

    随后,我跟小姨她们一直守在吴老尸体边,估摸着是怕吴老来报仇,小姨一直处于抽泣状态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几分钟,又或许是几个小时,听到那墙壁内传出哐当哐当的声音,那声音格外大,像是某种金属撞击墙壁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一愣,连忙起身,朝那墙壁走了过去,贴耳听去,那哐当哐当声愈来愈大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小九!”小姨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朝她罢了罢手,示意她不要说话,我则整个身子贴在墙壁,倾耳听去,隐约能听到里面传出一道道争吵声,“这个是我的,你们谁也别想抢!”

    这是颜瑜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一怔,玛德,什么情况?莫不成在里面争宝打起来了?

    不对啊,那颜瑜先前说这里面根本没什么宝物,有得只是几具尸体罢了啊!

    陡然,那哐当声愈来愈大,到最后,整个岩洞内都回荡起那种哐当声,当真是诡异的很。

    在这时,小姨再也坐不住了,凑了过来,学着我的样子,贴在墙壁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听,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嘴唇都乌了,颤着音说:“鬼,鬼,那里面有鬼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,只是哐当声,哪来的鬼,问她听到了什么,她说:“我…我…我我听到里面在喊冤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彻底懵了,喊冤?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那里面只是哐当哐当声啊,哪有什么人喊冤啊,问她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她点头道:“小九啊,都这时候了,小姨还骗你干嘛啊,要不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我一听,稍微想了想,总觉得这事透露着一股子邪气,朝表姐看了过去,让她过来听听里面是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她也没犹豫,凑到边,一听,我特么更纳闷了,发现她红着脸,支支吾吾老半天,最终憋出了几个字,说是她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是咿呀咿呀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我…我懵了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所在的位置相同,为什么听到的却是三种不同的声音?

    我听到的事哐当哐当声,小姨听到的是喊冤声,而表姐听到的却是喘气声。

    这…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压根想不通咋回事,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,我的第一想法是吴老的魂魄游荡在四周,影响到我们脑电波,从而导致我们的五感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我的猜测,具体情况,我特么实在是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我敢确定的是,我们现在所遇到的诡异事件,绝对跟吴老有关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掏出符箓,给小姨、表姐一人发了几张,让她们揣在身,又吩咐她们坐到岩洞的东南甲子位,让她们遇到任何事都别妄动,即便是看到我遇到某种危险,也千万别动。

    小姨听我这么一说,原本紧张的脸色变得更紧张了,一个劲地问我到底咋了。

    我大致告诉她,可能是吴老的魂魄在作怪。

    安置好她们,我在四周环视了一眼,找了一根约摸三尺长的棍子,说是棍子实则有点像是桃木剑,浑身通黑,剑的一端也不晓得是人为的还是腐烂了,呈现参差不齐的断口,另一端则是剑柄。

    我暗赞一句可能是天无绝人之路吧,紧紧地握住桃木剑,抬步朝吴老的尸体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人一剑,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我的想法很简单,一旦出现某种诡异事,只能利用这桃木剑舞纯阳剑法了,这是目前唯一能保命的一种手段,至于为什么安排小姨她们坐在东南甲子位,是因为根据阵法而言,东南甲子位是生门,阳气最重,坐在那个位置,应该能避开吴老的鬼魂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有前提的,前提是我不能出现在东南甲子位,一旦出现在那个位置,我估摸着小姨她们会跟着遭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