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0章 说坟(102)
    那颜瑜见我没说话,伸手拉了我一下,说:“相信我!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眼神却朝一嗔道人那边瞥了过去,那颜瑜应该是看出我心里的担心,淡声道:“那不过是一个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一把拽住我手臂,猛地朝左侧跑了过去,她跑动的异常快,快到即便是我都难以追上。

    玛德,这颜瑜要逆天了啊!这还是那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么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颜瑜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关闭五神,清空思绪,任何也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就纳闷了,她说的关闭五神,即神、魄、魂、意、志五种精神活动,这是让我让遁入空冥状态,就如老僧打坐一般。

    这要是搁在平常,或许能做到关闭五神,但在跑动zhong关闭五神,这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说:“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她头也回地说:“先放松精神,后念静心咒,默念三遍,应该能遁入那种境界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脚下一边跑动,心zhong开始默念静心咒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她这方法挺好用的,不到片刻时间,便觉得脑袋空空的,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也没了,就听到她说:“保持这种状态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也没任何想法,麻木地跟着她跑动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五分钟过去了,那颜瑜陡然一把拽住我手臂,嘴里开始念词,她念得那些词深奥难懂,更为重要的一点,我感觉她所念出来的词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我陡然想起一件事,当初在殡仪馆时,我昏迷过去了,嘴里念了一些词,后来那颜瑜拿那视频给我看了,我当时嘴里念得词,跟她现在所念得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说坟!

    我脑袋有点懵了,她念的那些词是说坟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回事?

    那颜君山无数次跟我提过说坟,甚至说我会说坟,而我压根不懂那些东西,万万没想到的是,真正懂说坟的居然会是颜瑜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简直颠覆了我所有的观点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颜瑜陡然出声道:“陈九,注意了,要出阵了。”

    出阵?

    这…这…,我已经不知道怎样去形容颜瑜了,只觉得这颜瑜简直就是开了挂,仅仅是一瞬间,从原本娇滴滴的美人,一下子变得宛如太上老君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反差感,当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瞬间,我眼睛所能看到的东西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最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座十分巨大的天然岩洞。

    说是十分巨大,实则也仅仅是一个六十个方左右岩洞,只不过这岩洞很高,高到看不见顶,岩洞四周布满了绿油油的萤火虫,将整座岩洞照的宛如一片绿海。

    这令我生出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深呼几口气,我仔细打量了一会儿,就发现在这岩洞内,有着几道熟悉的身影,是吴老、颜君山、大兵、蝮蛇、颜瑾以及我小姨跟表姐。

    真正令我诧异的是,离我脚边约摸三四米的位置,有个暗金色的木匣子,那木匣子四面布满了小孔,那小孔约摸牙签大小。

    若是没猜错,我先前在通道内遇到的所谓箭矢,正是这暗金色的木匣子在作乱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仔细看了一下吴老、颜君山等人,就发现他们所呈现出来的动作与我先前看到的一致。

    唯一的差别在于,我先前仅仅是他们在我周边没多远,没看的如此仔细。

    等等…。

    难道我们真的出阵了?

    当下,我不可思议地盯着颜瑜,就发现她皱着眉头,在吴老等人身上扫视了一眼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忙问她:“瑜…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喊瑜儿,但看到她表情不善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居然有些怕她,连忙改口道:“颜瑜小姐,我们从九曲黄河阵出来了?”

    她微微扭头,瞥了我一眼,面无表情地说:“这墓穴从一开始便没有什么九曲黄河阵,不过是我故意放给他们的消息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眼神朝左侧最里面的位置看了过去,脚下缓步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连忙跟了上去,一边走着,一边问:“你意思是,吴老他们准备近十年的东西,仅仅是因为你的一句假话?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摁耐不住心zhong的疑惑,又重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停下脚步,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淡声道:“你不觉得你问的太多了么?”

    好吧,我的确问的太多了,只是,我一直搞不明白,十年前颜瑜不过是十岁出头,她有什么本事用一句话,令吴老等人忙碌近十年时间?

    在看到颜瑜表情不对后,我也不敢问,便把心zhong的疑惑压了下去,跟着她朝左侧最里面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十来步的样子,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冒了出来,整个身体传来一阵彻骨的凉意。

    这令我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,嘀咕了一句,“好冷。”

    那颜瑜听我这么一嘀咕,原本沉着的脸色变得没了一丝血色,缓步朝最里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走到靠墙壁的位置,那颜瑜挨墙而立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墙壁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只是一面墙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她惨笑一声,抬手朝墙壁摁了一下。陡然,那墙壁轰隆一声响,从墙壁zhong间裂开一道缝隙,渐渐地那缝隙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缝隙变成了一条通道,抬眼看去,缝隙的尽头三口大红色的棺材摆在那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三口大红色的棺材不像是普通的棺材,其造型格外奇怪,有点像是传说zhong的一种棺材,具体是哪种棺材,我却没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见那棺材,比普通棺材大了一倍,棺材的一头极大,令一口却极小,形成鲜明的对比,棺材zhong部的位置,有点像孕妇的肚子,凸出来特多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眉头紧锁,这种棺材,我好似听老王说过,好像叫五作八面棺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浑身一个激灵,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猛地朝那棺材跑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