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9章 说坟(101)
    那颜瑜见我神色不对,推了我一下,柔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人影,玛德,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呀。

    但见,那人影一袭青衫长袍,不停地冲我笑。

    我认识那人,这人正是我先前在幻境zhong见过的那道人,好似就是他在梦境zhong教我的四段式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原本以为那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,可现在那道人出现在我眼前,这令我不得不正视这件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脚步又不自主地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看花了眼,还是咋回事,刚走几步,那道人又往前面移了几步,随之移动的还有那道亮光。

    那颜瑜拉了我一下,示意我不要动。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跟紧我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脚步不由快了几分,我这边脚步刚快几分,那亮光也跟着快了起来,最为诡异的是,我这边慢下来,那边也会慢下来,就好似那亮光在逗我玩一般。

    按照我以往的性格,肯定不会追上去,但此时我心里的疑惑实在是太特么重了,我甚至认为,只要追上那人,这一切的谜团都会解开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他在前面移动,我在后面追赶,也不晓得到底追了多久,直到我身体传来一阵疲惫感,方才停下来,抬眼一看那道人,他依旧云庭闲步地移动着。

    玛德,他到底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在指引我?还是在暗示什么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也不敢犹豫,深呼一口气,再次追了上去,那颜瑜说:“陈九哥哥,别再追了,我担心追下去会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她一眼,也不知道说啥,主要是刚才这一路追来,心里隐约有股奇怪的感,总觉得这道人对我或许有某种请求,说穿了就是他应该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我摇了摇头,淡声对颜瑜说了一句没事,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次大概追了七八分钟的时间,我愈发觉得那道人有点不对劲,特别是那道亮光,也显得愈来愈奇怪,第一眼看到那亮光时,那光线十足,刺得人眼睛发疼,而现在那道亮光好似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相反,那道人的身影却愈来愈清晰,最初只能隐约看到那道人身上的衣着,而现在那道人的轮廓逐渐露了出来,刀削般的面孔,一双剑眉之下是一对深邃不见底的眼眸,给人一种即视的正义感。

    就面相而言,这样的人,其心性坏不了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敢这样追上来,一是因为他在梦境zhong教过我四段式,二是因为他这面相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朝那道人试探性地喊了一句,“一嗔大师。”

    一嗔这个名字,我在梦境zhong听吴老喊过,想必就是眼前这道人。

    那道人一听这话,脚下好似慢了几分,但这过程仅仅是持续了不到片刻时间,他脚下的速度不由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愣,玛德,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满脑子疑惑,正准备抬步继续追,那颜瑜一把拉住我,我问她怎么了,她吱吱唔唔老半天,愣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啊,差点没蹬鼻子上眼,就说:“到底咋了?再耽搁下去,那一嗔大师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她吞吞吐吐了一会儿,说:“我…我…我有点事想跟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疑惑地瞥了她一眼,就说:“有什么事等会再走吧,等那一嗔大师跑了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她柳眉微蹙,“我…我…我。”

    “瑜儿,你到底咋了?”我急了,一把拉住她,就准备跑,哪里晓得,她死死地拽住我手臂,死活不让我走,嘴里一直嘀咕一句话,“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我就纳了闷了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那一嗔道人明显是我们破阵的唯一希望,她这样拽着我是几个意思?莫不成她有办法破阵?

    不对啊,这九曲黄河阵整的我现在都迷惑了,连我这种对阵法颇有研究的人都搞不懂,颜瑜怎么可能破阵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拍了拍她后背,柔声道:“是不是害怕了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估摸着是想到什么了,眼角变得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看,更加疑惑了,莫不成她真是害怕了?就说:“你放心,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,即便是鬼神,依旧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下意识拍了拍她后背,继续道:“行了,我们先追上一嗔大师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拉了她一下,令我没想到的是,她愣在原地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拉了几下,她还是纹丝不动!

    不对啊,我记得颜瑜没这么好的身手啊,就我刚才使的力气来说,别说是一名娇小玲珑的女人了,就是一名青年壮汉,也绝对能拉得动。

    “瑜儿?”我疑惑地看着她,心zhong隐约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抬头缓缓瞥了我一眼,一双眼眸如枯木逢春般化开,在她眼神zhong,我看到一丝高傲、冷漠,这眼神完全不像是颜瑜。

    难道…。

    我特么差点没崩溃,不会又被附体了吧?

    正准备开口,那颜瑜喊了我一声:“陈九!”

    这次,她的声音冰冷异常,令人听不出任何感**彩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她,若说她被附体了,可,无论从表情还是行为举止来看,并不像是被附体了,反倒给人一种回溯本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看着她,我不敢确定眼前这人是不是颜瑜。

    她微微嗯了一声,“这才是真正的我吧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身上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奇怪的气质,那气质令人浑身不舒服,像是被上万只蚂蚁同时撕咬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原地,从入行以来,见识过不少人,但她这种气质却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瑜儿…”我颤着音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轻声嗯了一句,缓缓开口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问我:“你觉得我会害你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以前的颜瑜的确不会害我,但此时的颜瑜,我心里没丝毫底,主要是她现在给我的感觉,实在是太陌生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