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7章 说坟(99)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跟颜瑜在前头走,吴老在后面紧紧地跟着,大概走了七八分钟时间的样子,我们一行人走进一条极其狭隘的通道,那通道两面是墙壁,宽约六十公分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幻境是缘故,还是咋回事,这里面的光线格外昏暗,我心里不止一次幻想这条道路变宽阔点,但失望的是,通道还是那么狭隘,光线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正准备说话,那颜瑜拉了我一下,颤音道:“陈九哥哥,你…你…你看脚下!”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头皮发麻,但见我们脚下是一片白色,严格来说一片白色的骷髅,是人的残骸还是动物的残骸根本没办法分别,整条通道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森的,宛如人间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那颜瑜脸色发白地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,按照我先前的猜测,我们所在位置应该是幻境才对,可到了这通道,脑子的一些想法却好似失效了一般。

    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,我掏出匕首,在自己手指上割了一下,结果很诡异,殷红的鲜血源源不断地迸出来,即便我脑子如何幻想自己没受伤,但手指上的鲜血还是显得那般刺眼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这处位置不是幻境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颜瑜看了过去,压低声音嘀咕了几句,“瑜儿,注意安全,这地方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打算坑吴老一次,将手zhong的匕首抛了抛,笑道:“吴老,敢不敢让我刺一下?”

    那吴老一愣,好似没想到我会这样说,冷声道:“为什么不敢?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玛德,只要你敢,老子这次非得给你弄残了不可,就说:“是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抬起匕首朝他左腿猛地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入手的感觉格外松弛,像是刺zhong空气一般,没受到丝毫阻力,睁眼一看他大腿处,就发现那匕首直愣愣地刺了进去,却没有鲜血流出来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我刺自己会受伤,刺他却没任何反应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吴老笑了笑,也不说话,径直绕过我,朝通道最深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满脑子全是疑惑,这…这…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陈九呐,你们自己慢慢走,我先走一步了哈,对了,忘了提醒你,这位置有点特殊,受了伤,那可是真的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那吴老丢下这话,渐渐消失在通道内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跟颜瑜对视一眼,在彼此眼zhong都看到了一丝恐惧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主要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些骨骸,太过于震撼了。

    我深沪一口气,强忍心头的疑惑,死死地拽住颜瑜,脚下缓步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动几步,脚下传来一阵咔嚓咔嚓声,低头一看,这些骨骸有种说不出来的脆弱,一踩即碎。

    随着我们这么一走,一阵咔嚓声不绝于耳,这吓得颜瑜豆大的汗水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连我内心也是瘆的慌。

    我们小心翼翼地走了几分钟的样子,只觉得每走一步对我们来说都是无尽的煎熬。

    陡然,我感觉脚下好像踩着什么东西,传出咚的一声响,不待我反应过来,只觉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感,一看,拇指粗的箭矢插在我脚踝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那颜瑜神色一紧,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事,一把扯掉那箭矢,双眼扫视了这通道一眼,从刚才的响动来看,这通道内应该是布置了某种机关。

    唯一令我不能释怀的是,在这里受了伤,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通道的墙壁迅速朝后退了过去,大概退到三米开外的地方,一排排整齐的箭矢露了出来,那箭矢浑身通黑,吓得我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陡然,那一排排的箭矢朝我们这边射了过来,宛如千军万马脱缰而奔,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些箭矢已经到了我们眼前,我整个人都是懵的,玛德,这到底怎么回事,怎么会这样啊!

    这些箭矢哪里来的?

    若说是那道人布置的机关,可,这都过去几百年了,当初再好的机关,也特么被时间给淅沥了,不可能存在才对啊!

    等等…。

    我猛然想起,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九曲黄河阵内,换而言之,所看到的一切或许是幻觉。

    那些箭矢会是幻觉吗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脑子只有两种想法,一个是这些箭矢是幻觉,不需要躲,另一个是这些箭矢是真真正正存在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更偏向于第一个想法,但目前这种情况,我不敢赌,我怕一旦赌错了,我们俩都会交待在这。

    当下,没有任何犹豫,我一把抱住颜瑜,将她压在地面,用身子死死地护住她,那颜瑜一脸恐慌地看着我,尖叫道:“你干嘛啊,快放开我,我知道以你的身手能避开那些箭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哭了起来,身子扭动起来,反手抱住我,猛地使力,想翻身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压住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‘噗’的一声,不少箭矢射在我后背后处,钻心的疼痛,令我脸色一下子就白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”她疯狂地呐喊。

    我还是不说话,双手死死地摁住她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过了多久,那些箭矢宛如狂风过后的暴雨一般,疯狂地拍打在我后背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,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!”那颜瑜已经哭了泪人,一双眼睛一直盯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很像,真的很像!”或许是背后的箭矢太多,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在流失,整个人的精神处于一种特别迷茫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不是好人呐,不值得你一而再的救我!”那颜瑜一边抽泣一边呐喊着。

    看着她,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或许是受伤令人精神比较迷糊的缘故,又或许是从一开始便把她当成了苏梦珂,我下意识喊了一句,“梦珂!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也是奇怪的很,就在我喊出这两个字后,我浑身好似有了一股很奇怪的气力般,整个人的精神在这一瞬间变得格外抖擞,就连原本浑浊不堪的眼睛,也变得清澈无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