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6章 说坟(98)
    那吴老听我这么一说,疑惑地盯着我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装,你特么还装!

    我冷眼瞥了他几眼,“要是没猜错,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了?”他一脸迷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懒得跟他说话,脑子不由生出一个想法,那便是让自己的身高一丈。

    刚生出这个念头,我整个身子疯狂地往上涨,不到一分钟时间,吴老他们已经在我脚下,“吴老,你要装吗?”

    不待那吴老说话,颜瑜惊呼一声,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我朝她罢了罢手,示意她先不要说话,我则直勾勾地盯着那吴老,一字一句地说:“还要装吗?”

    那吴老脸色一沉,抬眼望了我一眼,身子迅速膨胀,不到片刻时间便跟我齐头了,他说:“陈九,没想到你还有几分本事,居然能看透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杀了他的心都有,冷声道: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原因么,挺简单的,在这幻境zhong,我能看穿一切,能为所欲为,否则,也不会出现颜君山等人叛变的事,我又凭什么要告诉你们从一开始便陷入幻觉当zhong呢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笑声愈来愈大,刺得人耳膜生痛,就听到他继续说:“自古以来,大凡出现宝物,都是能者得之,一群连最基本的幻境都看不出来,他们有什么资格跟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直勾勾地盯着他,“既然你能看穿是幻境,为什么还要让我进来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要你来,自然有要你来的理由,我能看穿幻境不假,但一直苦于没办法破解这九曲黄河阵,只要一朝不破了九曲黄河阵,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这话,我信,原因很简单,他若有能力破了九曲黄河阵,绝对会第一时间拿走宝物,根本不可能跟颜君山等人研究近十年,更不会让我过来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我看向他的眼神变得,变得更外冰冷,也不再说话,心里默想一个念头,整个身子迅速恢复到原本的大小。

    那颜瑜见我矮了下来,忙问我:“你跟吴老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不敢隐瞒她,我怕万一她遇到什么危险,潜意识zhong认为自己真的受伤,一旦回到现实zhong,会造成创伤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忙说:“瑜儿,我说的每一个字,你都需要记下,第一,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幻境,在这里,只要你心里想,任何事都能达成,其二,就算你受伤了,只要你认为自己没受伤,那伤口便会自动愈合。”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懂,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拿起匕首,照着自己脑袋就是一刀下去,瞬间,那伤口立马愈合。

    那颜瑜好似有些懵圈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就说:“你意思是,只要心里想,就能达成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正准备说话,就见那颜瑜转身朝身后的无尽深渊跳了进去,不到片刻时间,她立马回到原地,一脸惊慌地看着我,“真…真的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也不说话,倒是那吴老恢复了原本的身材,走了过来,笑道:“陈九,事已至此,你应该跟我交个底了,这九曲黄河阵能不能破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玛德,既然身在幻境当zhong,他压根不能怎样我,我又何必怕他,就说: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真不会?”他脸色一沉,厉声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老子会破九曲黄河阵,还会待在这里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一把拉住颜瑜就准备走,就听到吴老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九,莫以为这是幻境,我便不能拿你如何,你别忘了,你是才知道,我却是几年前便知道了,你认为真会不留后手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吴老嘴里默念了几句听不到的词。

    就在他停下念词的一瞬间,我胸口传来一阵刺骨的痛,紧接着,殷红的鲜血慢慢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脑子死劲想,自己没受伤,可,胸口的血还是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玛德,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盯着伤口一看,但见伤口处的伤口约摸小拇指大,好在那伤口不深,只有一公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陈九哥哥!”那颜瑜一见我身上的伤口,立马奔了过来,死死地捂住我伤口,问我:“怎么会这样啊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径直朝吴老看了过去,冷声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破阵!”他耸了耸肩头,厉声道:“破不了,不但你要死,就连你身边的颜瑜也难逃一劫,你放心,你死后,我定会招呼几十名青年壮汉,让其安乐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***!”我怒骂一句,跑到他面前,扬手就准备揍他,但想到在幻境内即便受伤了,也是徒劳无功,索性也懒得动他,怒骂道:“你个杂碎,只要你敢,老子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那吴老一笑,“随意!”

    我特么居然不知道怎么回他了,一把拉住颜瑜就准备走,那吴老又开口了,他说:“陈九呐,不怕告诉你,别看我们走的很远,在现实世界zhong,你我所迈动的步伐不过七八之余罢了,你觉得这种逃避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“是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拉着颜瑜继续朝前走,那吴老不缓不慢地跟了上去,我也懒得理他,脑子则开始回忆下墓后的所有事。

    当初刚到栎树边上时,那颜君山做了一些法事,便领着我们下了一条很长的峡道,难道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那峡道上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清楚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轻轻地拉了颜瑜一下,压低声音道:“跟紧我,我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她面色一喜,忙问。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那吴老估计是听到这话了,脚下也加快了几分,死死地跟着我。

    见此,我冷笑一声,玛德,就怕他不跟过来,只要他跟过来,我就有办法破了这什么九曲黄河阵,而我之所以会这么底气,是因为王老爷子曾对我说过一句话,乾坤初开,万物待苏。

    正是这八个字,才令我彻底有了底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