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4章 说坟(96)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猛然喊了一声,“吴老!”

    那吴老好似没听见一般,脚下缓缓地朝这边迈了过去,眼瞧他脚下就要落空了,我脑子生出两个想法,一个是让他掉入无尽深渊,另一个则是救下他。

    这两种想法在我脑子纠缠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一方面我想趁这个机会直接弄死吴老算了,另一方面又担心吴老死后,我们这群人恐怕无法到达主墓室。

    最让我担心的是,我怕吴老这是在试探我,毕竟,他对阵法也是略有涉及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打算出言救他下来,主要是考虑到吴老在后续的事情中,或许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打定这主意,我猛地喊了一声,“吴老,小心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朝吴老那边跑了过去,眼瞧那吴老脚下就要踏空了,我一把拽住他手臂,用力一拉,他整个身子朝后退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吴老被我这么一拉,好似回过神来,一见我,又看了看脚下的无尽深渊,忙说:“小九,这次真的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什么,便朝颜瑜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,我隐约看到那吴老嘴角划过一抹微笑,那微笑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令我瞬间明白过来,玛德,那吴老指不定早就从九曲黄河阵入口走了出来,只是不知道碍于什么原因,他一直站在入口处没动,见我恢复正常后,他方才故意移动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,他刚才的这一番行为,十之**是试探我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扭头看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,心里却对这吴老不由再次高看几分。

    玛德,这老东西太特么阴险了,处处给我挖坑,我甚至已经分不清他做的那些事是真,那些事是试探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立马走到颜瑜边上,就发现她脸色惨白,柳眉紧蹙,好似在经历某些痛苦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瑜儿!”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见,柳眉愈来愈紧,我有些急了,像她这种情况,十之**是陷入某种幻境当中了,一旦深陷,很有可能会死在幻境当中。

    而这种死,是最为吓人的,试想一下,某个人认为自己已经死了,而躯体却活着,这绝对会造成医学上所说的活死人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耳光不是随便能煽的,而是要瞄准人的头维穴、太阳穴、耳门穴、听会穴、颞骨穴这五个穴位。原因在于,这五个穴位代表着人体的五行,也就是俗称的金木水火土。

    像这种陷入幻境当中的人,唯有一记耳光煽在这五个穴位上,方能将对方从幻境中拉出来。

    追根到底,还是因为这五个穴位,连接人的大脑,主导着人的潜意识。

    一掌下去,那颜瑜紧锁的眉头好似松了一些,但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抬手又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使力特别大。

    一掌煽下去,那颜瑜陡然睁眼开,先是一怔,直愣愣地看着我,后好似想到什么,猛地朝我怀里扑了过来,不停地抽泣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后背,柔声道:“怎么了,是不是梦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不问还好,这一问,她哭的更大声了,说:“我…我…我在梦里看到你…跟我爸都…都…”

    不待她说完,我伸出食指放在她嘴边,“傻瓜,那只是梦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重重点头,脑袋不停地往我怀里钻。

    看着她,我内心苦涩的很,也不晓得是我想的太多了,还是咋回事,我愈来愈觉得她跟苏梦珂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这令我下意识紧了紧手臂,死死地搂着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吴老在那边喊了一声,“小九,差不多就行了哈!咱们还在办正事勒,真要谈恋爱,等出去后,我给你们俩举办个婚礼,绝对是史无前例那种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一怔,这吴老的声音怎么变得这般欢快了,就连对我的态度也是大有改变。

    莫不成是因为先前救了他的原因,又或者说,此时他是彻底信了我?

    刚生出这个念头,那吴老又在边上催促了几句,大致意思是让我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颜瑜,问了她一句能不能行走!她说没问题,于是乎,我们俩朝石柱那边走了过去,而身后那些队员则也开始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让我郁闷的是,目前我身后大概还有好几个队员,想要通过前面那块石柱,恐怕绝非易事,主要是那些队员都被吴老用降头术给控制了,也就是他们的行为在某种情况下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可,想要通过那片石柱,行动一致是绝对过不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不由快步来到吴老边上,问了他一句,那些队员怎么通过石柱,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反倒问我有没有信心通过那些石柱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抬头望了望那些石柱,就发现这些的石柱呈现一个八卦状,在石柱的对面则是一条羊肠小道,那通道很狭隘,约摸六十公分宽,体形稍微胖一点恐怕无法通过。

    那吴老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小九,有信心度过这片石柱没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从这布局来看,当初布置这石柱的人应该是按照前五退三的一种规则来布置的,也就是说每上前走上五步,必须向后退三步,但由于那时候的阵法,比现在所谓的阵法要强一些,所以,即便是前五退三,这中间或许会隐藏某种杀机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微微一变,又问我:“依你之见,那些石柱下面会有杀机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定晴朝石柱那边看了过去,就发现在这片石柱中间,有八根石柱的颜色要深一些。

    若是没猜错,那八根石柱应该是代表八门,换而言之,也就是说,只需要按照八门的规矩去行走,应该是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等等…。

    我猛然想起一件事,立马推翻刚才的推断。按说,布置这种石柱是为了守护主墓,完全没必要弄这八根不一样的石柱出来才对。

    一旦弄了这八根石柱,也就是变着法告诉别人,应该怎样破了这石柱阵。

    所以,我断定那八根石柱绝对是一个假象,一个迷惑我们的假象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浑身一凉。玛德,还好刚才想到这个,否则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说话,拉着颜瑜,缓步踏上石柱。

    那吴老见我们踏上石柱,也跟了上来,至于后面那些队员,则站在石柱边上,并没有进一步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我们刚踏上石柱的一瞬间,整个墓穴赫然晃动起来,抬头一看,玛德,上面居然塌方了,不少石子往我们这边砸了过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