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72.第1363章 说坟(95)
    我急了,哪里顾得那么多,立马起身,朝发声处摸了过去,入手的第一感觉,令我整个人梦懵在那,只觉头皮发麻,一股凉气由脚底板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不可能,怎么可能!

    我心里不停地捣鼓,再次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那种感觉更为强烈了,先是一股彻骨的冰冷感从手掌心开始蔓延,不到片刻时间,那种感觉便穿透浑身,令我宛如被雷击一般。

    再摸,入手有点粗糙,像是蛇皮那种粗糙,仔细摸了一番,发现这像蛇皮的东西,有成人半个身子那么大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想法是,我在遛马村那个地下时间遇到的那条白蛇。

    玛德,这怎么可能,那遛马村在湖南,而我们现在却身处香港这边,怎么可能是那条白蛇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,那颜瑜又喊了一声,“陈九哥哥,鬼,有鬼啊!”

    我没有急着回答她的画,而是深呼一口气,仔细去分辨这话,约摸过了几秒钟的样子,我心生出三个疑点,其一,这声音听似像颜瑜的声音,实则这声音却夹杂了几分很重的回音,不像是正常人能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其二,颜瑜先前说过话,我也伸手去摸过她,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摸着,而现在却摸到了一条蛇,这好像有点说不通。

    其三,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,那便是我们现在已经身处九曲黄河阵,在阵内所发生的事,给人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死劲掐了掐自己大腿,剧烈的疼痛感令我稍微冷清下来,再次伸手朝先前那个方向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失望的是,这次,什么也没摸着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觉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颜瑜他们是不是同样陷入幻觉当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哪里还敢耽搁,席地而坐,清空思绪,脑子不停地思考九曲黄河阵的特殊性。

    据我所了解的九曲黄河阵来说,应该是虚实结合的一种阵法,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虚实莫辨,也是说,我们目前所遇到的情况,有一部分是真的,也有一部分是虚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目前所感应到的方位也未必是对的,例如,我目前所待的位置,往左走,看似是左边,而实际情况很有可能是右边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我不敢妄下断论,连忙掏出事先准备的小电筒,朝前后左右晃动了一下,失望的是,只能看到一团光在我手里晃动,看不清任何物体。

    哪怕是我脚下的位置,拿电筒照去,依旧看不到地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真的只能待在这坐以待毙?

    在这时,我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在游动,那东西格外冰冷,我顺着大腿朝摸了过去,入手滑滑的,黏糊糊的,约摸大拇指粗。

    蛇?

    这一想法吓得我背后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不可能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是蛇。

    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目前这种情况而言,想要分清虚实,第一件事应该是让自己视线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可,目前这情况而言,连火把跟手电筒的光线都受到限制,想要让自己视线变得清晰起来,绝非易事,毕竟,我们所带的照明工具,目前只有手电筒跟火把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解决光线问题,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,那便是用《梅花易数》去推测凶吉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先是掐指算了一下自己的凶吉,结果显示凶吉参半,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紧皱的眉头稍微松弛了一些,又掐指算了一下,前、左、右三条道路的凶吉。

    令我无法琢磨的是,前、左两条道路显示的吉,而右边那条道路则显示的是凶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我先前的推测来说,目前摆在我面前的是生、死、伤三门,也是其两条路是显示凶才对。

    可,推算出来的结果却是两条路是吉。

    这…这怎么回事?

    是我把阵法推测错了?还是这两条道路其隐藏什么生机?

    我不敢妄动,那两条道路又掐指算了一番,结果显示往左边走,活下去的胜算大点。

    推测出这一点,我扯开嗓门喊了一声,“瑜儿,吴老。”

    回到我的是死一般的寂静,没有任何响动传过来,有得只是无尽无穷的黑暗。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好不容易推算出结果,如果不能通知他们俩,这不是瞎扯淡嘛!

    “瑜儿!”我又喊了一声,结果跟先前一模一样,没有人应声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,怎样才能同志他们?

    当下,我双手朝四周探了过去,令我不能释怀的是,这次所触摸到的全是那种彻骨的冰冷感以及那滑滑的蛇皮。

    擦,难道我现在身处蛇窝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特么是完全迷茫了,压根不知道接下来的事该怎么捣鼓,更分不清哪些是真,哪些是假。

    玛德,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也没再说话,脚下试探性朝左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时,不可能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我这边刚朝左边迈动一步,整个世界好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先是视线变得逐渐开朗起来,后是发现我们身处的位置,哪里是什么羊肠小道,而是一块块圆形的石柱,石柱下面是深不见底深渊,扭头朝后面看去,是我们先前走过的那种宽阔道路,往前看是一片石柱。

    石柱与石柱之间的距离的大概是45公分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我浑身惊出一身凉汗。玛德,刚才要是走错一步,绝对会掉进无尽深渊。

    等等,颜瑜他们人呢?

    我陡然想起这事,定晴一看,发现颜瑜跟吴老在我身后三米开外的位置。所幸的是,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并不是在石柱之,而是介于石柱与地面之间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里,我微微一怔,要是没猜错,他们那些人所在的位置,应该是九曲黄河阵的入口,换而言之,他们仅仅是刚踏入九曲黄河阵便被困在那了,而我则乱打乱撞走进了九曲黄河阵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边的吴老居然有了动作,他脚下缓步朝我这边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极慢,好似每迈出一步,都耗尽了浑身的气力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