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67.第1358章 说坟(90)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对吴老他们说了出来,大致意思是问他们,会不会是颜瑾我先一步入墓了。(@¥)

    那吴老一听,第一反应是朝颜君山看了过去,淡声问道:“君山呐,颜瑾是你女儿,你应该知道的我们清楚吧!说说吧,你那女儿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颜君山先是朝我瞥了我一眼,后是吱吱唔唔起来,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,直到吴老重重地咳嗽一声,吓得那颜君山立马说:“很有可能是颜瑾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吴老脸色一变再变,整个人的声音毫无一丝感**彩在里面,说:“照你这么说,下墓的入口不止一个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这些年来,我们一直是在一起研究,倘若真有别的入口,怎么可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你们也绝对会知道啊!”那颜君山解释一句,又朝我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过来,玛德,这颜君山果然是打算跟吴老他们闹掰。要是没猜错,那颜瑾入墓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下墓来救她母亲,二是下墓来帮颜君山的,至于那林天跟林巧儿,很有可能是颜君山这边的人。

    我记得颜瑾跟我说过,她说,颜君山弄死了林天跟林巧儿的父亲,也是真正的林叔,而按照目前事情的发展,整件事恐怕并不是针对颜君山,而是吴老,也是林天跟林巧儿真正要对付的人,是吴老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大致有些明白颜君山的打算,这也能说得通他家杂物房那个地洞了,捣鼓老半天,这颜君山是打算来个双管齐下。

    玛德,贵圈真特么乱,一个个脑袋是怎么长成的,为了一个计划,可以付出近十年的努力,这特么要是搁在普通人身,绝对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,颜瑾那支队伍有多少人,有没有实力跟吴老他们来一场生死之战,不过,目前这种情况而言,颜瑾他们有着绝对优势,那便是他们躲在黑暗,可以时不时对吴老他们来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特么立马后悔了,倘若我刚才不说出颜瑾的事,那吴老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防备,利于颜瑾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但,说出来了,也未必是坏事,至少吴老他们要分一部分精力来防备颜瑾他们,如此一来,我跟颜瑜这边可以适当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吴老跟颜君山两人已经争吵起来了,大致意思是,吴老怀疑颜君山动了私心,想独吞这个墓,而颜君山则说,他将全部的青春奉献给了全然教,没想到会换来这种怀疑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们俩人火药味十足,眼瞧要干起来了,我特么算是看出这里面的意思了,本以为他俩至少会虚情假意到主墓室才闹掰,没想到因为这石碑的石画居然吵成这样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我估摸着是颜君山有了自己的底气,否则,他绝对不会选择这个时间闹掰,而他的底气应该是来自颜瑾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正准备劝说几句,听到颜君山说:“行,大尊,既然您老不信我,我也无话可说,无论您要跟分道扬镳也好,还是要对我动手也罢,反正这里你最大,什么都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好狠!”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玛德,这颜君山看似挺委屈的,实则是在向另外一些人传达一个讯息,那便是,你们看,我跟在他身边这么久,他都能如此怀疑我,你们这些小喽喽又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那吴老显然是看穿了颜君山的用意,笑道:“君山,仅仅是因为一句说辞,你便不顾下级关系,公然说出分道扬镳这样的话,恐怕你有这个想法并非一两天了吧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真心对这俩人佩服的很,玛德,一个个精的跟猴似得,那颜君山以弱者的姿态想要博得同情,这吴老干脆便说颜君山一直在谋划叛变。

    这番言语功底,当真不是盖得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颜君山笑了笑,“大尊,我对您的心,您应该也知道,我跟在您身边接近十年,并不是一朝一夕呐,若有叛逆之心,早叛逆了,何苦等到现在,反倒是您老,因为这点事,便怀疑我,这样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不待吴老开口,那颜君山下意识朝我这边靠了过来,继续道:“以我之见,倒不如我们此分道扬镳吧,免得颜某人不知自己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振臂一挥,“愿意跟我颜君山走的,过来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蝮蛇跟大兵面面相觑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大兵居然会是第一个投诚,他一边朝颜君山那边走了过去,一边笑道:“吴老,我只认颜大尊。”

    真正令我没想到的事还在后面,那…那…那蝮蛇居然也朝颜君山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玛德,这什么情况,蝮蛇不是对吴老一直言听计从么,怎么会往颜君山那边跑,这特么不科学啊,直到蝮蛇开口的第一句话,我特么才明白过来,他说:“爸,我早看那老东西不惯了,若不是您一而再的阻止,我早弄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我认识蝮蛇以来,第一次听到一次性说这么多话,还是如此震撼人心的话。

    我特么做梦也没想过蝮蛇会是颜君山的儿子,在我骨子里已经将蝮蛇完全当成吴老的人了,可事实反差竟然会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俩朝颜君山靠了过去,剩下那些人,也是平常跟在颜君山身边的那些人,无一例外,一个个全往颜君山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时间,原本还牛气冲天的吴老,一瞬间便变成了光杆司令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的选择呢?”那吴老也不生气,饶有深意地看着我,一字一句地问。

    不待我开口,那颜君山抢先开口道:“吴老,莫非您以为小九会到您那边去?别忘了他跟我女儿是一对。”

    那吴老没说话,眼睛一直盯着我,好似在等我选择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按照正常剧本走,我应该选择待在颜君山这边,但我刚才简单的掐算了一下,出现的是宫破之数,这种宫破之数,在《梅花易数》有吉凶占半的说法,也是说,我这次选择注定了一个事,那便是选好了是吉,选得不好便是凶。

    看似多余的话,可这里面却给了我一个信息,那便是目前势力最大的是颜君山,选他应该最为安全,可,我刚才掐算的时候,心里已经偏向颜君山,但还是出现宫破之数,这让我有些拿捏不准。

    在这时,那颜瑜走了过来,一把挽住我手臂,对我说:“陈九哥哥,我们一起对付吴老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默不作称地朝吴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动,颜君山那边也动了,他暴喝一声,“拦下他,别让他投靠吴老了,倘若敢反抗,杀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,那颜君山说的是那样无情。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,便将眼神朝颜瑜看了过去,一字一句地问:“瑜儿,你也要杀我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