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6章 说坟(88)
    那颜瑜的包裹居然装着一颗人头,起先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他包裹里的确有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而这人头的主人不是别人,正是下墓时,被颜君山砍掉的那颗人头,也就是那快餐店老板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我轻声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瞥了我一眼,警惕地看了看四周,低声道:“这个等会留着有用!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虽说暂时不明白有什么用,不过,既然她都这样说了,想必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,只是,像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妹纸,包裹里藏着一颗人头,咋看都觉得怪异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所有人都查看好包裹,随着吴老的一声出发,整支队伍续续向前,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先前下墓时,折损了不少人,再加上先前炸石门折损了部分人,如今整支队伍的人数,约摸五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来步的样子,或许是因为地面太多碎石,我们不行速度特别缓慢,走了好好一两分钟的样子,才走到石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抬头稍微望了一眼,也不晓得是看花了眼,还是咋回事,我好似那石门最上方的位置好似有什么东西,那东西黑乎乎的,约摸大拇指粗,隐约能看到边上好似有什么黑气缠绕。

    这令我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念头,正所谓一个墓是否安全,全看门的位置,以及门头是否端正,而现在的情况是这石门绝对有问题,再加上我先前所作的那个梦,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总觉得这墓不同寻常,甚至想过退出。

    刚闪过这念头,我一边假装行走,一边拉了颜瑜一下,轻声道:“瑜儿,要不,我们逃出去吧,以我现在的身手,带上你逃命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她一听,先是说了一声谢谢,后是淡声道:“我有必然下墓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!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也不晓得是她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她面上闪过一丝苦涩,柔声道:“我喜欢你,想一辈子都跟你在一起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,但作为人女,我有自己的父母,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做一些事,所以,请你别阻止我好吗?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她,有点不懂她的意思,就见到她摇了摇头,说:“我知道你不同于常人,倘若你真的懂说坟,我希望你能帮我,如果你真的不懂,也请你照顾好自己,找个机会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坟?

    又是说坟,这说坟到底是什么啊!

    我忙问了一句,“什么是说坟?”

    她摇头不语,抬手抚摸了我脸颊一下,深叹一口气,“如果不是事出有因,我真的不想拉你下水,倘若你在这墓里出了事,我颜瑜绝不独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抬头朝我朝我脸颊亲了一下,柔声道:“记住,我是你的女人,无论生死,都是你的,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小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泪眼婆娑的,紧了紧抱了我一下,殷桃般小嘴在我肩膀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咬的特别重,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牙齿深入皮肤那种感觉,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任由她咬着我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分钟之久,她方才缓缓松嘴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此时的颜瑜已经哭成了泪人,芊芊玉指不停地抚摸被她咬过的地方,低声抽泣道:“陈九哥哥,如果我死了,你一定要带着这个印记活下去!”

    我抬手拍了一下她脑袋,“傻瓜,说什么傻话勒,有我在,你绝对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她死劲晃了晃脑袋,“陈九哥哥,你要答应我,好好下去,带着我对你的爱活下去!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前头传来吴老的声音,他说:“小九,谈恋爱也分下场合好吧,你们这样很容易耽搁我们的速度,需知我们离主墓还有一段距离。”

    好吧,在他眼里,我们俩这成了谈恋爱,我也懒得解释,任由他误会最好,就朝前头喊了一句,“好叻,立马跟上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扭头瞥了一眼颜瑜,就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擦干眼角的泪水,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我看,不时冲我笑。

    虽说她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变得自然点,但在我眼里,她的笑,还是夹杂了几分辛酸与无奈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下次别说什么死不死的,多不吉利啊!”我轻声呵斥了她几句,便跟着大队伍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眼界逐渐变得宽阔起来,就发现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内,这岩洞的四周布满水域,水面浮现一层淡蓝色的光,有点像是萤火虫所散发的光芒,将整个岩洞照的宛如白天一般。

    真正吸引我眼球的是岩洞正中央的位置,那位置竖着一块石碑。

    那石碑上没有任何字迹,只有三幅壁画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壁画,我的第一感觉是画里有故事,这倒不是我多想,只是身体的一种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“瑜儿,扶我过去!”我朝颜瑜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扶着我朝壁画那边走了过去,至于吴老他们则安排那些队员守在水域边上,说是怕水里忽然钻出来什么怪物,让我恐惧的是,那些队员并不是单纯的人站那,而是一人手里一把47。

    我勒个擦,什么都什么社会了,这些47哪来的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吴老领着颜君山、蝮蛇以及大兵朝我靠了过来,吴老笑道:“怎么?被吓到了?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指了指那些队员手里的枪,颤音道:“这些东西,你们哪来的?”

    那吴老一笑,“你说那个啊,不用你担心,我们自然有路子搞到手。”

    那吴老估计是因为下到了墓里,心情颇不错,说话都是面带微笑那种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不好再深问下去,淡声哦了一句,就问他现在有什么打算,他说:“先看看那石碑,根据我们这些的调查来到石碑时,应该离主墓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便朝石碑那边靠了过去,大致上扫了一眼,这石碑约摸三米高,一米半宽,在石碑正中央的位置雕刻了三幅石画,或许是雕刻之人手工不太熟练的缘故,这三幅石画雕刻的极其粗糙,若不仔细看,很难看出画中的内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