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62.第1353章 说坟(85)
    那颜君山听我这么一说,显然是听出什么味道了,笑了笑,淡声道:“吴老辈份高,有些事情向他请教亦是晚辈应尽的本份,不知道这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,而是朝吴老看了过去,想到看看这老东西到底什么反应。 在场这些人,别说我,恐怕不少人都认为吴老跟颜君山的关系,绝非普通下属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而那吴老应该也是看出这种情况了,嘴角划过一抹冷意,笑道:“陈九,有些时候太聪明了,恐怕绝非好事,需知,这世间不少人是死在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玛德,威胁我,说:“以吴老的意思,您这是打算要了小九的命?”

    说完,我故意咳嗽了几声,干笑道:“我赌您老不敢杀我,哪怕…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朝蝮蛇走了过去,抬手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煽了下去,笑道:“哪怕我这样打他,您老照样不敢拿我怎样,不知我说的可对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做,是出于绝对的自信心,我拿捏准了此时的吴老绝对不会动我,只要他不动我,我特么什么都敢干,谁叫咱懂阵法勒!

    如果此时不嚣张一下,等九曲黄河阵破了以后,倒霉的十之**可能是我,所以,我现在的想法如诗仙李白那句诗一样,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吴老脸色一凝,冷声道:“做事适可而止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直接无视他的话,抬手又是一记耳光煽了过去,笑道:“如果吴老对我有意见,大可将我丢下去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故意朝吴老眨巴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那吴老被我气的不轻,整张脸阴沉的很,大有一言不合开大的趋势,我则直接无视他的脸色,缓步朝颜君山走了过去,笑道:“颜老板,来香港这么多天了,当真是麻烦您老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!”那颜君山好似没想到我会如此说道,嘴角下意识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您老打了我表姐这事,咱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。”我语锋一变,甩手是一记耳光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响,四条鲜红的手指印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停下来,抬手又朝他脸煽了过去,一连煽了七八个耳光,不但将颜君山打懵了,连边的蝮蛇、大兵、吴老都懵了,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特别是颜瑜,她双眼冒火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好似空气在这一瞬间完全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十几秒的样子,那颜君山脸色冷到一个极致,我估摸着此时的颜君山,只要往他脸泼点水,他整张脸绝对会结冰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从未见过一个人的脸色能冷到如此地步,你看看他那眉毛,都特么纠到一块了,一双眼珠瞪得斗大如牛眼且凶狠。

    “小九,我会让你死无藏身之地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一把掐住我喉咙,他手头的力气特别大,大到我根本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,这颜君山肯定是动了真怒,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颜君山居然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,小九,好计谋。

    计谋?

    我特么懵了,我哪里有什么计谋,纯属于替表姐出气才会煽他几个耳光,毕竟,表姐被她关过一些时间,作为表弟,这个仇必须报。

    当然,我并不是看在表姐的面子,而是看在小姨的面子。

    可,这颜君山夸我好计谋,我有点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等等…计谋?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明白过来,不错,刚才这无心之举,的确是好计谋。

    其一,我打颜君山,看似我个人泄私愤,可在外人眼里却成有另一番韵味,至少外人会认为我们俩不是一伙,这能断了吴老的某些想法。

    其二,颜君山作为全然教的大尊,现在被我打了,颜君山势必会反击,一旦他反击,那必定是杀了我,因为这关乎到全然教的脸面,而只要颜君山想杀我,那吴老便会坐不住,绝对会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问题便出现在吴老以什么身份来阻止颜君山?

    若说单单以长老的身份来阻止,肯定有些说不通,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,那便是吴老承认他在全然教的身份,一旦他承认了,颜君山在明面便可全身退出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特么暗赞一句,果真是计谋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吴老果然有些坐不住了,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一把打开颜君山手臂,我则顺势朝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我本来是不会倒地的,但今日不同于往日,谁叫我还有着另一个身份,伤残人士呢。试问一下,伤残人士被这么一掐,若是不做点反应出来,那不是让人怀疑么。

    所以,那颜君山的手刚松开,我立马倒了下去,还象征性地抽搐了一下,那颜瑜立马凑到我边,不停地掐我人,急道:“陈九,你别吓我,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也不知道是真的,还是演戏的,发现她眼角居然挤出几粒泪水,吧唧吧唧掉在我嘴角。

    我抬头瞥了她一眼,冲她一笑,立马装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,不停地********那颜瑜应该是看出我在装伤,破涕一笑,小粉拳不动声息地捶在我胸口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正打情骂俏着,颜君山那边则完全是另一种局面,但见吴老走到颜君山边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连说话都透露着一股冰渣子,“颜君山,枉我如此看重你,你这样报答我,一旦陈九出事了,我们谋划了近十年的计划此泡汤,这是你想要的结局么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吴老抬手是一掌劈在颜君山肩头,他那一掌好似挺重的,见到颜君山整个人朝后面连退了三四步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记住,眼前的任何事都没陈九的性命重要,谁敢动陈九,是跟我过不去,休怪我吴某人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吴老一身霸气一览无余,特别是那语气,与先前的吴老的相,简直是两个极致,如果说先前的吴老,是一只狡猾的狐狸,此时的吴老绝对是一头蓄势待发的老虎,浑身下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威摄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