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61.第1352章 说坟(84)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想让吴老他们明白我的重要性,说穿了,我是往自己这边堆筹码,筹码越多,他们越得考虑我的份量。

    这也是无奈之举,跟这虎狼之辈打交道,必须保证自己能活命,否则,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给我下个暗手,或者直接弄死我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愈发确定要让他们明白我的重要性,而之所以让吴老对大兵动手,是出于三个考虑。

    其一,我想看看他们的底线在哪,其二那大兵先前的话的确惹火了我,不灭他了他的气焰,等会可能会惹来无尽的麻烦,其三,只要吴老动了大兵,不敢说让大兵直接叛变,至少能让大兵心里有疙瘩。

    一旦他心里有了疙瘩,他与吴老的关系恐怕会生出裂缝,倘若后面颜君山真的跟吴老闹掰了,大兵肯定会往颜君山那边倾斜。

    我曾想过破裂蝮蛇跟吴老的关系,但那蝮蛇一阵沉闷闷的,压根不说话,令我丝毫没办法,我甚至想过,只要他说一句话,我绝对把祸水往他那边引。

    但那蝮蛇愣是没办法,这让我着实是没得办法了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吴老好似有了决定,他缓缓起身,朝大兵说了一句抱歉了,抬手是一记耳光煽了过去,特响,不到三秒钟,那大兵脸便浮现四根鲜红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大兵挨了一记耳光后,居然没痛恨吴老,相反却恶狠狠地盯着我,这与我想象还有点差别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,必须将祸水引到吴老身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对吴老说:“吴老,我相信您刚才也听到了,他可是要害我性命,您觉得仅仅是一个耳光能解决的么,再有是,莫不成您认为我的重要性还不及大兵么?”

    我这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,那是逼着吴老表态,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大兵重要。

    玛德,如果说刚才大兵会痛恨我,是因为我他才会被打,而现在则是一个本质问题了,一旦吴老选了我,那大兵还是无动于衷的话,只能说明两个问题,一是这大兵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币,二是这大兵绝对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那吴老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“陈九,你别太过分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过分么,他刚才要将我丢下去,您老不觉得他过分?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行动!”那吴老说。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若不是我留着有点用,您老认为他真的只是口头说说吗?当然,您要是觉得我没信心破九曲黄河阵,也可以将我丢下去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颜瑜喊了一声,“瑜儿,扶我去悬崖边,免得他们动手,我自己跳下去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其实是国式客套话,说是要跳悬崖,实则是在逼吴老,说穿了,算我真的要跳下去,颜瑜绝对会拉住我。

    嗯,其实我不想这样无赖的,主要是我平常见刘寡妇使用这招,百试百灵,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借鉴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这话的效果是显然易见的,这不,颜瑜刚扶我,那吴老急了,二话没说,逮着大兵是一顿暴揍,揍得那个惨呐,我特么都无法直视了,觉得太特么暴力了。

    大概打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那大兵直接被打成了车祸现场,整张脸已经看不出原型了,肿的老高了,特别是眼睛,简直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这让我直喊:“哎呀,吴老,我只是让您教训他一番,您老不用打的这么惨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都说了您别打了,您老咋不信勒!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他左边脸没右边脸肿得高,您老这是放水呐!”

    “多了,对,左边脸肿的右边高了!”

    看着那吴老暴揍大兵,我特么在边一直兴奋地喊着,而那颜君山的一双眼睛则一直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大概揍了五分钟的样子,那吴老总算停了下来,对我说:“现在满意了没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基本满意了,只是他左边脸肿的右边好像更高了,您老这样会影响他整体美观,要是能让他两边肿的一样高,我非常乐意看到这样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吴老抬手是一拳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对,这样!”我在边喊了一声,眼神却一直盯着大兵看,而大兵也一直盯着我看,在他眼神,我看到一丝阴险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不解,莫不成这大兵真是****?不对啊,通过这段时间跟他接触来看,这大兵不像是傻币啊,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,那便是大兵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忽然感觉这大兵有点可怕,一个人在这情况下,还能不忘本心,绝对是能成大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行了么?”吴老朝我问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淡声道:“行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故意朝蝮蛇看了过去,陡然大声道:“蝮蛇,你特么什么意思,用那种眼神看我,是不是想对我下黑手。”

    其实,那蝮蛇并没有看我,只是,我为了探探吴老的底线,故意这样说罢了,说穿了,我这种情况属于那种睁眼说瞎话的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吴老立马说:“蝮蛇,跪下,向他道歉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蝮蛇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朝我跪了下来,说:“陈九,对不起,我刚才不该用那种眼神看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无语了,我睁眼说瞎话也算了,这蝮蛇也特么睁眼说瞎话了,不过,这足以证明蝮蛇对吴老的命令是百分之百服从,想要离间他们,恐怕绝非难事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特么也没了那个兴致,倘若再坚持下去,只会让吴老对我带疑,于是乎,我叹了一口气,说:“既然你都道歉了,我大人不计小人过,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让颜瑜扶我走到吴老边,笑道:“既然吴老这么看重我,小九势必替您老破了九曲黄河阵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“如此甚好,若是破不了,别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故作诧异,朝颜君山疑惑道:“颜老板,这团队不是您说了算么,怎么现在给人的感觉却是吴老说了算呀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