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60.第1351章 说坟(83)
    那大兵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一横,厉声道:“小子,别以为懂点什么阵法,特么敢狂妄自大,在绝对势力面前,任何阵法都如同虚设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笑了笑,朝吴老看了过去,笑道:“吴老,既然他这么有信心,您老何等会何不让他破了那所谓的九曲黄河阵。 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吴老立马瞪了大兵一眼,吓得那大兵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情况,我心如明镜,让这吴老将大兵丢下万丈深渊,这可能性不大,毕竟,他们既然能带大兵下来,说明此人必有用处,为今之计,只能退一步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说:“要不,您看这样行不,我破了八阵图,也无需您将他丢下去,只要能您老能让我解气行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考虑到这办法可行,至于怎么才能让我解气,这个主动权还是我手里。

    那吴老听我这么一说,原本沉着的脸色,稍微好了一些,说:“行!”

    我坏笑地瞥了大兵一眼,玛德,看老子等会怎么整你,别特么以为老子受伤了,能任由你欺负。

    当下,我整了整思路,又拿起一块石头递给吴老,意思是由他掌控八阵图,我则掌控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那吴老接过石头,在八阵图动了一番手脚,我定晴一看,他在八阵图的阵首、阵尾,画了两个圆圈,其意思是将生门关了,有破釜沉舟之势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说话,将一字长蛇阵朝阵首的位置慢慢移了过去,笑道:“一字长蛇阵,看似简单,形状如一,然而,当时带兵打仗的将领领悟不了真正长蛇阵的威力,正所谓一字长蛇阵,如同长虹贯日,以极快的速度攻入八阵图的生门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抬头瞥了吴老一眼,淡声道:“您老觉得我集一字长蛇阵之威力,可否破了你的生门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“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,自然能破!”

    我一听,点点头,又说:“生门一开,是否表面,我这部队可以进退自如,进能攻击八阵图其它门,退能自保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这个恐怕有难度,我只需将惊门与死门的兵力,往生门那边移,切断你的后援,你想要攻破其它门,恐怕绝非易事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不错,那您老的意思是,抽调惊门跟死门的兵力么?”

    他稍微想了一下,又看了看我,好似不太确定,在看到我表情没啥变化后,他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嘴角滑过一丝笑意,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您老恐怕输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将一字长蛇阵的尾部朝惊门、死门那边移了过去,笑道:“所谓长蛇阵,又有另一个讲究,那便是灵活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变,说:“如此一来,你的蛇头可完全栽在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,慈不掌兵义不掌财,为了取得胜利,牺牲一部分兵力又如何,忘了告诉你,我蛇头安排的都是老幼病残的士兵,真正的精英兵力,全部集在蛇尾,只要攻进生死二门,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你们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将蛇尾的线条直接画至八阵图的将领位,继续道:“您老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他脸色时而阴沉,时而欣喜,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他将其它几门的兵力朝生死两门这边移,说:“不对,我可以用其它几门的兵力来阻挡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从理想来讲,的确可以这样,但您别忘了,这是战场,你的一道命令,传到一些将领手,需要时间,而我完全可以趁这个时间,直接擒拿你的将帅。”

    他稍微想了想,久久不语,倒是边的颜君山说了一句,“小九,以你的意思,八阵图如此简单,为何三国时期,却鲜少有人能破八阵图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听过空城计的故事么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我又问:“如果高考时,出现一道题是1+1=?,你敢填2么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敢吧,高考怎么可能会出这么容易的题目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吴老好像明白过来,立马说:“我懂你意思了,你意思是,没人敢相信诸葛老先生的八阵图会如此简单破了,所以,他们想要破阵,便会往复杂方面想,一旦往复杂方面想,这八阵图的威力便会变得越大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不错,的确是这个道理,只要他们往复杂方面想,这八阵图的威力便会倍之,然而那个时代的人,却没人相信八阵图会留有如此大的漏洞,也正因为如此,晚年的诸葛老先生考虑到这点,便想办法补救八阵图,奈何万物相生相克,一旦补这个漏洞,便会露出更大的漏洞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有意无意地瞥了吴老先生一眼,继续道:“其实,想要破这个八阵图,二龙出水阵也可破,只是难度却要长蛇阵大数倍,到最后双方的兵力会出现耗尽的情况,只剩下光杆司令。”

    听完我的话,那吴老眉头紧锁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也不说话

    我问他还有什么异议,他没有理我,倒是颜君山问了一句,“小九,你有把握破九曲黄河阵么?”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朝吴老看了过去,笑道:“吴老,不知道我先前的话,您老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又抬头看了看大兵,好似在考虑什么,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他问我:“不知你有把握破九曲黄河阵么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不怀好意地盯着大兵,笑道:“那得看您老怎么给我解气了,如果让我十分爽的话,便有八分把握能破了九曲黄河阵,依此类推,若是不能让我解气,恐怕破不了勒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入手开始画九曲黄河阵,当然,我画的是丧事的九曲黄河阵,一边画着,一边说着,“王老爷子曾说过,时下所有的阵法,空有其阵却不得其法,而古时候的阵法,却有几分法的韵味在里面,其威力恐怕要更甚,绝非一些炸药能解决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